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36:收南盛,杀安慛(四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靖容可有胆子将这话捅到主公跟前?”

    因为主公勤政就怀疑她被山野精怪夺舍,这不是变相说主公之前太不务正业?

    哪怕杨思说的是大实话,但主公可不喜欢听。

    真要让她知道了,卫慈担心来年杨思坟头的野草能有三尺高。

    “没胆子,不敢做,我错了!”

    杨思连忙摆手,他的求生欲再度救了他的小命。

    卫慈道,“主公这是长大了,我等幸事。”

    前世的陛下登基后才开始勤政,酷似浪了一个暑假,临近末尾几天才疯狂赶作业的学生。

    这一世早早开始改变,料想以后的处境会比前世好得多,至少能最大限度避免君臣离心。

    卫慈的感慨是发自内心的,杨思却忍不住吐槽的洪荒之力。

    长大了?

    同龄人准备给孩子议亲的年纪?

    杨思眼神古怪地瞥向卫慈,讪笑道,“长大?主公这个年纪都快老了……”

    卫慈“……”

    不用主公动手,他现在就想送杨思永登极乐。

    尽管姜芃姬总说自己是学渣,文化课程是历任军团长最低的一个,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是人们印象中的学渣了。人家“北大还行撒贝宁”说北大还行,北大就真的只是“还行”了?

    对普通人来说,它仍旧是个需要仰望的存在。

    同理可得,姜芃姬说自己是学渣,这个学渣也是相较于同水平的人而言。

    一旦她开始收心改正,众人便能体会到自家主公的全方位实力碾压。

    杨思几人开心没两日就叫苦不迭。

    正常人需要三日才能处理的政务,姜芃姬一般能在一日左右处理完,剩下的时间干嘛呢?自然是将未来四五日的事情提前拉过来做,作为姜芃姬的下属,杨思几人也必须赶上节奏。

    节奏快了,无形中给他们增添了成倍的压力。

    这时候,杨思和丰真几人倒是怀念自家主公当甩手掌柜的日子。

    自家主公当甩手掌柜,她也没有耽误正事,现在开启工作狂模式,简直是要将人往死了操。

    “过去耽于玩乐、疏于政务,幸得诸君不弃,宽容至今,从今往后必不使诸君失望。”

    姜芃姬这话算是正面承诺,不仅承认先前有“玩物丧志”的嫌疑,她还保证一定会改。

    身为主公却坦然向诸多臣子承认错误,光是这份心胸便能让人佩服。

    原先对她有些偏见的杨涛旧臣也因此对她另眼相看。

    当然,有人欣慰也有人表示质疑,认为姜芃姬只是三分钟热度,谁让她之前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不仅这些人,连一部分咸鱼都这么想的,万万没想到姜芃姬来真的,说到做到。

    【清风纸巾】原先稳重带皮的主播一下子变得有领导范了,不是很习惯。

    【傲滴乐明】有嘛?我怎么感觉主播还是那么喜欢笑,哪家领导会像她这样?

    【老板我要胡萝卜】谁说不苟言笑就是领导范了?

    【偷渡非酋】我倒是觉得现在的主播更加附和她的身份。嬉皮打闹固然很亲民,但不是什么时候亲民都是好的。总有人以为自己接近拥有权力的人就等于拥有了权利,不是每个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主播对他们亲善,他们反而觉得主播好欺负,没有君主该有的威严。一旦臣子觉得君主没了威严,接着便是僭越乃至踩踏。现在没有这种现象,因为主播还是乱世诸侯,身上杀气重,再怎么嬉皮笑脸也无法掩盖她手上人命无数的事实,但以后天下大定,百姓安居乐业,总会有不长眼的人只记住主播的亲民,忘了主播的狠,继而做出僭越的举动。

    安逸会腐蚀一人的警戒心,忘了曾经的谨慎。

    【第五洛】大佬说得很对啊,靠近有权利的人而误认为自己拥有权力,本就是欲壑难填的劣根性。这倒是让我想起几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保姆案子。雇主给保姆高薪,让她跟着一起上桌吃饭,逢年过节给红包,帮保姆的儿子找工作,雇主对保姆太好,以至于保姆觉得自己也是人上人,偷盗、虐待孩子,最后还因为矛盾,起了杀心,带着人入室抢劫杀害雇主。

    类似的案例枚不胜举。

    整体来说,咸鱼们都是支持居多。

    姜芃姬收心,她又有心隐瞒,一连数日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对外一直抱病修养,唯有几个心腹能瞧见她的面。杨思几人的忠心毋庸置疑,南氏那头的探子自然查不到什么。

    没收到死士传递回来的消息,南氏起初心下也有几分动摇,那些死士再怎么谨慎小心,一旦得手,他们甩开追兵也会尽快回复,此时却连丁点儿消息都没有。事有反常必有妖。

    听到姜芃姬从那日冬泳之后就抱病至今,他们又不敢肯定。

    一颗心啊,好似跨在墙头的野草,左右摇摆。

    民间关于姜芃姬遇伏身亡的消息越演越烈,卫慈这位水军总教头不仅没有出面打压,反而派人火上浇油,不仅闹得百姓都信了,甚至连一些不经常瞧见姜芃姬的臣子也心生动摇。

    特别是杨涛旧部,有几人私底下探听杨涛口风。

    探听什么口风?

    自然是探听杨涛有没有趁机再起的意思!

    本为诸侯,如何能心甘情愿对另一人俯首称臣?

    当然,因为遇伏身亡的消息没有石锤,这几人探听的时候口吻也很模糊,传扬出去也不能当做证据。杨涛念在以往交情,义正辞严地呵斥了那几人,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姜芃姬死没死,他心里清楚得很。

    百余死士伏击都没能伤她分毫,若在她眼皮底下有异心,怎么死都不知道。颜霖这人精还刻意叮嘱杨涛,千万别透露姜芃姬还活着的石锤消息,但也不能说她死了,一定要含糊暧昧!

    杨涛一下子就琢磨过来,面色为难。

    “少阳是担心内应出在我们这里?”

    颜霖叹道,“不论内应是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我们都要第一时间洗脱嫌疑。”

    姜芃姬被死士堵了个正着,总要有人给南氏当内应,给他们传递消息。

    出事当日,仅有姜芃姬、杨涛以及两人的护卫心腹。

    不是姜芃姬的人被南氏收买,那就是杨涛这里出了问题。

    前者还好,姜芃姬查清楚就能清理门户,若是杨涛的话……难免会将杨涛拉下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