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四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南氏特地挑选这时候下手,本身也有将主公当做替死鬼的意思。不论行刺能否成功,主公都是最有嫌疑的人。想要洗脱嫌疑,唯有尽心帮助柳……柳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颜霖授意杨涛帮衬姜芃姬圆谎,自然是为了给小伙伴洗脱嫌疑。

    除此,二人的一举一动也在姜芃姬掌控之中。

    那些有别样心思的旧臣跟杨涛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哪怕她比谁都清楚。

    颜霖让杨涛这么做,本身也有邀功自证清白的意思。

    里头的弯弯绕绕太多,杨涛无需明白,照做即可,动脑的事情颜霖会帮他处理妥当。

    杨涛暗中送别曾经的旧臣,眉宇写满了担心。

    他道,“不知身边有多少眼线,他们缘何非得来撺掇我呢——”

    颜霖道,“乱世之人,身不由己。正泽不欲掺和其中,但这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能避开的。”

    总有什么东西会让人或被迫或自愿,走上这条充斥着荆棘的独木桥。

    这个东西,可以是道义、理念、守护、**、权利……

    杨涛是为了守护小家,姜芃姬呢?

    “虽千万人,吾往矣。”

    杨涛不解道,“少阳说什么?”

    “道有万千,人人皆有自己的道,或大或小、或公或私,‘道’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随心动、随意行,万千大道最后殊途同归。”颜霖笑着道,“霖只是好奇,柳羲走上这条路,她的初衷是什么?是为大义还是为小爱?思来想去,霖只觉得,仿佛只有这一句最为契合。”

    杨涛眨了眨眼,听不大懂。

    颜霖扶额道,“通俗来讲,柳公是个有大志向、大胸怀的人。”

    杨涛笑道,“极少见少阳会这么赞誉一人。”

    评价超高了。

    颜霖摇头道,“道不同。”

    欣赏归欣赏,这种人还是摆在神坛上看看就好,颜霖是不会豁出去陪着闹的。

    用马拉松比喻,参赛选手杨涛将全程四十公里分作八段,每次目标只用跑五公里,颜霖能陪着他慢慢来。参赛选手姜芃姬却是一口气想跑完一百公里,四十公里只是她的阶段性目标。

    嗯……

    这种情况,颜霖敬佩她的勇气和志向,但却没有这个精力陪她跑完一百公里。

    杨涛托腮道,“少阳,你说我要不要主动跟柳兰亭坦白他们的举动,顺便求个情?”

    毕竟是旧臣,多年感情不是假的,杨涛也不愿意他们被姜芃姬清算。

    颜霖垂眸道,“不用,柳公不会拿这些人怎么样,但顶多吓唬一番,整体来说是有惊无险。”

    夫妻之间一年到头还要冒出几十回和离的念头呢,牙齿舌头还要打架呢,更何况是君臣。

    他就不信杨思几人屡屡被姜芃姬放鸽子的时候,他们没有生出过掐死这位主公的念头。

    只是念头又不是付诸实践,敲打教育就行,犯不着将人都咔嚓了。

    杨涛哦了一声,这下算是放心了。

    颜霖道,“若是可以……”

    杨涛扭头瞧他,问道,“什么?”

    说话不要说一半啊。

    颜霖补充道,“正泽尽可能请缨去抄没南氏。”

    反正姜芃姬借杨涛之手抄没的南盛士族不在少数,将这些人得罪死了。

    掘坟挖墓、强夺家财……这些骂名,姜芃姬担了一半,杨涛作为亲自执行的人担了另一半。

    虱子多了不愁,再灭一个南氏也无妨。

    南氏若是死在杨涛手中,不仅坚定了立场,还洗清了嫌疑。

    杨涛哦了一声,没想那么多,只是笑着眯了眼。

    “听闻南氏家产丰厚,那可是一头肥的流油的肥羊,果然是好差事,不知能不能抢到。”

    打仗抄家的时候趁机扣押一些油水,这都是行业潜规则,不少武将就是靠这个发家致富的。

    现在还有仗能打,多攒点儿家底,等天下太平,养家糊口就不容易了。

    “一定能,只要你开口。”

    作为曾经的诸侯,杨涛的身份是个短板不假,但也有好处。

    例如他主动请缨立功,一般没人争得过他。

    为何如此?

    自然是为了安抚杨涛,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尽可能满足他的小要求。

    杨涛拒绝了旧臣的诱惑,那几个旧臣没了主心骨,只能叹息着放弃,继续观望。

    南氏却坐不住了,联合几个与姜芃姬有仇的士族趁机搞事。奈何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们密谋还只是理论层次就被杨涛带人碰了个正着,搜刮出来的信函与认证供词都被保存起来。

    咸鱼们看着这个操作惊呆了。

    【认怂了大佬】不是——正常剧本难道不是主播继续装病装死,等南氏等人得意洋洋带兵出来,关键时刻你再跳出来打他们脸?人家只是理论阶段你就动手了,打脸的爽感不够啊。

    这像是什么?

    这像是九九八十一集的权谋大剧被姜芃姬的剪刀手剪得只剩五分钟的预告片。

    基本是南氏联合好各个士族,刚准备登台就被姜芃姬踢下了升降台。

    这种剧节奏快得堪比饿死鬼投胎,泡面番都比它长久坚挺。

    有一位咸鱼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夜舞焱灵】所以……主播装病装死是为了什么?

    “为了多抄几家。”姜芃姬道,“南氏不是联合六个汾州大小士族?勉强算是死得其所了。”

    为什么非得等火灾烧毁了屋子再出手灭火?

    这种英雄反转不要也罢。

    姜芃姬是冷眼看着火势烧了几本书,烟雾拉响警报器就将小火扑灭。

    南氏搅动的局就是那场不成气候的小火。

    她冷笑道,“南氏不是咒骂我强夺家财、掘他们祖坟是盗匪行径?呵,好心好意留他们一命,自己不惜福。那我就名正言顺要了他们全族性命。杀鸡儆猴,好让后来者都看看下场!”

    南氏在她眼中只是跳梁小丑。

    她没将对方放在眼里,只是他们自己将自己看得太重要,上蹿下跳不让人清净。

    不树立一个典型,南盛这帮人真以为她是软柿子能随意拿捏践踏?

    南氏一倒,南盛士族也该稍稍消停了。

    若这样都不消停,姜芃姬只能给他们设局,名正言顺地杀到他们全都闭嘴为止。

    至于内应……

    姜芃姬将茶盏随意一掷,冷漠道,“凌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