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39:收南盛,杀安慛(五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外有敌人虎视眈眈,内有隐患杂乱丛生……

    日渐增大的压力和无处不在的算计让聂清一日消瘦一日,没多久就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当这些重担一下子都砸到这个青年的肩膀上,三千青丝短短数月便添了肉眼可见的灰白。

    不止如此,聂清时常还会出现恍惚之症,憔悴得模样看得人心下泛苦。

    谁能想得到,眼前这个消瘦脆弱的青年在两年前也曾是意气风发、无忧无虑的士族贵子?

    任何一个亲眼见证聂清变化的人都会忍不住唏嘘。

    不过,唏嘘归唏嘘,谁也不会因为同情聂清就放弃自己的野心。

    即使聂清有心联合中诏境内的大小势力,结成联盟对抗姜芃姬的势力,但那些倚老卖老的人哪里会听聂清的话?对他们而言,聂氏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聂清仍是阻挡他们的绊脚石,不得不除!哪怕有人愿意顾全大局而暂罢兵戈,亓官让和孙文这两人也不是摆着看的。

    他们怎么可能任由聂清将一盘散沙的中诏势力重新凝聚起来?

    姜芃姬刚带兵去漳州,二人便凑到一块儿制定了一系列针对中诏的计划。

    挑来捡去,他们终于择定暗中扶持一个傀儡势力。

    说是傀儡势力,本身在中诏也有一定的人脉和底蕴,属于土生土长的中诏本土势力。

    当年若不是畏惧于聂氏的淫威与聂良的手段,这个势力的头目也不会轻易俯首称臣。

    “啧,说是俯首称臣,本身却有虎狼之心。”亓官让笑着将此人的消息全都看了一遍,好奇地对孙文道,“只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说他这么有野心,聂良临终之前怎么不办了他?留着这么一个祸患,哪怕不被我等利用,最后也会成为聂清的心腹大患……”

    孙文连眼皮都懒得翻一下。

    “聂良虽有才能,却也不是神人。郑浩有野心但,也有脑子。那么多有野心的隐患都被聂良清除了,让这个郑浩成了漏网之鱼。要么,郑浩的心计比我等预想中还要深沉,甚至瞒过了聂良的清算。要么就是此人的野心与能力不吻合,聂良没将他当一回事。”孙文倒是不太担心中诏,经过自家主公那一番折腾,中诏已经被打了个半残,成了任人蹂躏的鱼肉,

    亓官让笑着道,“载道说的也有理。”

    “文证以为,这个郑浩属于哪一种?”

    亓官让没有回答,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被他们算计的人却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下场。

    他们交谈没有障碍,丰仪勉强能听懂,唯独对算计筹谋不太擅长的孙兰还是一头雾水。

    “晚辈有个疑惑。”

    他是个好学的好学生,不懂就要问。

    现在还有长辈在一侧帮着指点,多多学习、多多请教,等以后独当一面了,他还能指望谁?

    孙文问道,“什么疑惑?”

    孙兰道,“亓官军师说郑浩有虎狼之心,不会甘心当傀儡,我们扶持他,当真不会被反噬?”

    养狗训狗最后还被狗反咬一口,这也太丢人了。

    孙文笑而不语,亓官让问丰仪,“容礼怎么看?”

    丰仪道,“方才孙军师也说了,聂良清算却漏了郑浩。晚辈以为,郑浩应该属于后者。”

    野心与能力不吻合。

    亓官让又问,“有何理由?”

    丰仪道,“聂良虽是聂清之父,但惯子如杀子,若是他临终前帮聂清连点儿小碎石都清理干净了,没了能给聂清当魔石的练手对象,他总归成长不起来的。这不是真的帮他是害他。”

    亓官让二人没什么反应,丰仪继续说道,“再者,二位军师既然选了郑浩……晚辈斗胆判断,郑浩不会有这个机会成长为反咬一口的狗,因此……晚辈并不担心……”

    这话若是出自旁人之口,难免有些阿谀奉承的意思。

    不过,丰仪却是二人看着成长的,对方的脾性如何,他们心里有数。

    亓官让道,“本以为你与丰子实不大像是父子,如今一瞧,有一点倒是一脉相承。”

    丰仪问道,“什么?”

    亓官让说,“机灵!”

    丰仪没有用长篇大论去推理分析,只用最简单的情报就能推出结论。

    虽说有些投机取巧的成分,但化繁为简也是一种本事。

    丰仪这小子很有前途!

    对叔伯辈的善意调侃,丰仪露出腼腆的笑。

    亓官让他们敲定了计划,作为被扶持的傀儡郑浩却不认为自己是被掌控的傀儡。

    他与亓官让等人的合作属于互惠互助,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

    亓官让几人能通过他图谋中诏,他也能通过亓官让获取支持,积累底蕴,成长起来再反杀。

    两方各怀鬼胎。

    举个形象的比喻,两方表面上和平地握手签合同,背地里却都在磨刀霍霍。

    亓官让是坐等时机成熟,郑浩是“卧薪尝胆”。

    在亓官让几人暗中的支持下,郑浩逐渐吞并了不少地盘,慢慢有了底气,甚至能无视聂清的调度和命令。他在亓官让的授意下还给聂清使了不少绊子,离间聂清提出的联盟计划。

    郑浩的幕僚对如今的局势有些忧心。

    “将军,柳羲帐下的亓官让与孙文皆是她的心腹,她将二人留在湛江关,本身就不怀好意。我等与他们俩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此事,不妨再考虑考虑……”

    郑浩挥手打断了幕僚的话。

    他叹了一口粗气道,“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道?不过,这已经是我们唯一摆脱聂氏的机会了。好不容易熬死了聂良,现在他的儿子又爬到我头上。不过是个天真单纯又无能的黄口小儿,有什么本事对我喝五邀六?明知道亓官让不安好心,但也要试一试……”

    幕僚也清楚郑浩的野心,只是他仍是不安。

    郑浩的举动对于中诏而言,那就是卖国叛国!

    若是被中诏士族知晓了,不仅尽失民心,还会被后人唾骂千年啊。

    为了一时的野心付出千古骂名的代价,这值得吗?

    郑浩道,“自然是值得,更何况……谁输谁赢、谁利用谁……这还不一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