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五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孙烈的死是多方原因造成的,而非单纯的一两个原因。

    首先,那个聂氏嫡系子嗣行事嚣张、做事跋扈,容不得别人压他的风头,而孙烈做的文章不仅将他风头压下了,还直直戳中了他的痛脚,让他误以为这篇文章是孙烈以私通之事作为把柄威胁他,最后还有聂洋这货在一旁煽风点火,愣是将仅有五分的杀意催动到了十分!!!

    孙文心里那个恨啊,做梦都想将参与其中的凶手一个一个弄死。

    他掘地三尺将当年的事情查了一遍又一遍,保证没有漏网之鱼,害死他独子的人必须死!

    连他的孙儿孙兰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孙文一直没从伤痛走出来。

    每次午夜梦魇惊醒,他都忍不住将自己整理出来的消息,逐字逐句默读一遍,仿佛要借此将上面的每一个人都记进骨子里。为了让自己的复仇完美无缺,他做了无数个假设和计划。

    “如此一说,这人也是载道的棋子?”

    亓官让咋舌,幸好孙文这个老头子是友军,要是敌军,他还真会头疼。

    鬼晓得孙文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算计布局,没什么存在感的小透明都能被他提领出来废物利用一番,实在是怕了他了。讲真,这股劲头倒是跟自家主公将人往死了压榨是异曲同工的。

    孙文晓得亓官让“怕”什么,不由得哑然失笑。

    “你眼前这个糟老头只不过是个凡人,生老病死、爱恨离别都与常人无异,又不是神灵,更不会算无遗策。”孙文要是有这么厉害,独子孙烈也不会死得这么惨,这话倒是发自肺腑。

    在孙文看来,他只是时间比较多,想得比人多,尽可能弥补漏洞,看着就比较周全。

    亓官让笑了声,“载道这是自谦了。”

    孙文道,“这些年久居东庆,中诏的情况了解不多,手头上没什么可用的棋子。”

    言外之意,他只能充分利用有限的棋子去达成无限的价值,这才不算是浪费。

    再者——

    “养不教,父之过。金鳞书院的教材有微言大义,短短六字便道尽了为人父母该有的职责。那个混账养出一个不知羞耻,婚内与人私通的荡、、/妇,甚至还间接害死了我儿……哼,这笔账当然能算到他的头上!”孙文迁怒人的逻辑让亓官让深感共鸣,二人的三观格外合拍。

    亓官让将年长一辈的孙文引为知己,孙文连连欢喜。

    等老人家扭头瞧见一脸委屈巴巴的孙子,他霍得想起正事儿。

    他的终极目标不是当亓官让的忘年交,而是当他的亲家啊!

    “没事,兰兰……爷爷瞧着亓官让看你挺满意的,他这么聪明,不会不懂暗示。”

    孙文说得有些心虚。

    孙兰问,“若是亓官军师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孙文“……”

    如果这样,他还真是没辙。

    “一家女百家求……想要娶好姑娘,不受点挫折怎么行?”孙文劝慰孙子,同时鼓励道,“书院不是常常教导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人家心尖上的闺女,哪里是那么容易求到的?”

    孙兰目光幽怨。

    好女难求,但“难求”也是分难易程度的。

    很显然,亓官让就是地狱难度,脑袋不够铁的年轻人还是别去碰壁了,小心连命都没了。

    孙文感慨,“天底下没哪个岳父是容易讨好的,倘若兰兰是女子,爷爷也不会轻易交出去。”

    亓官让不知道这事儿?

    怎么可能。

    孙文与他处得格外和谐,除了自身三观吻合,另一个原因便是孙文有意交好。

    论三观不正,杨思、丰真他们几个也是半径八两啊,为什么孙文不跟他们玩得好?

    还不是因为这几人家里没适龄的闺女,而孙文的孙子盯上了自家的那块肉?

    他的确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自家闺女连及笄都没有,他对女儿的未来也有其他规划,孙兰是不是个合格的夫婿,还需要仔细观察。倘若孙兰不合适,即使拼着将孙文得罪死的风险,亓官让也不会松口。

    大家都是主公帐下重臣,谁也不比谁矮了一头。

    二人真交恶,亓官让未必会落下风。

    当然,孙兰要是合格,两家结了亲家,那也是强强联合,有益无害。

    两只老狐狸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得响。

    被他们算计的目标一点儿也不舒心。

    孙文记恨一个人,自然是要将人往死了整。

    被孙文用死亡凝视注目的人姓周,他的嫡女及笄之后嫁入门当户对的士族安氏,成了宗妇。

    不论是安氏还是周氏,本身都依附聂氏、仰人鼻息,属于三流小家族,族人规模不大。

    两家先祖出身都属低微,经历数代经营才有如今的光景,深知发展不易,更加爱惜羽毛。

    孙文要做的不过是将宗妇婚后曾与聂氏嫡系纨绔数次私通,所生子嗣生父不详的事实捅给两家当家人,顺便煽风点火,彻底激怒二者的野心和仇恨,自然能给聂氏拉去仇恨。

    原先只是郑浩与聂清两家内斗,中途掺和进来一个周氏和一个安氏,场面就更加混乱了。

    安氏与周氏对聂氏极为了解,真要反水参战,聂清怕会焦头烂额。

    天底下的男人,哪个会容忍绿帽罩顶的耻辱?

    情敌仗着家世出身就偷吃自己妻子,还给自己送了一个血统不明的嫡子,谁能忍得下来?

    事实证明,人家还真能忍——如果聂氏没有元气大伤,如果没有郑浩珠玉在前,一顶绿帽、一个血统不明的嫡子,搁在权利、家族利益面前,这男人还真能忍——不少士族以利益当先,哪怕知道老婆被人偷吃了,儿子有可能不是自己的,但为了利益,便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问题来了,如今的聂氏还有震慑群雄的威力吗?

    没有这般威力,被戴了绿帽的安氏凭什么忍下绿帽的耻辱?

    当孙文的情报被辗转送到绿帽先生手中,他当下就怒不可遏地找妻子算账。

    嫡子依偎在妻子怀中小憩,妻子如往常一般精致优雅,原先让他倍感温馨的场景,此时却让他刺目厌恶。他一把推开门,动作粗鲁得将熟睡的儿子丢给一旁伺候的奶娘和丫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