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五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他的举动十分突兀且粗鲁,一下子惊醒了睡梦中的儿子,以至于儿子吓得嚎啕大哭。

    绿帽先生极其不耐烦,双眉带着不悦。

    贵妇惊愕道,“郎君这是怎么了?有何事情不能好好说,何苦吓了孩子?”

    “你们都滚下去,我与夫人有话说。”绿帽先生压抑着火气,挥退仆从。

    等伺候的人都下去了,他又单刀直入地询问妻子,她所生嫡子究竟是谁的种。

    贵妇有些心虚又有些不解,含糊地道,“郎君突然询问这个作甚?莫非是有人在郎君面前说三道四、搬弄是非?我儿究竟是谁的,郎君最清楚了,何必冤枉妾身清白?”

    绿毛先生问,“你怀孩子前,是不是与聂氏那个畜牲不清不楚,曾借着雅集的借口私会苟合?”

    贵妇面色大变,精致的妆容险些被吓花了。

    “郎君从何处听来这些污蔑妾身清白的话?郎君不信妾身也就罢了,居然为了外人的一面之词怀疑您疼爱多年的嫡子?”

    绿毛先生冷笑,“你不承认也无妨,有没有做过你心里最清楚。兴许你连孩子是谁的种都不清楚吧?我没追究你婚前与谁有过首尾,但嫁入安氏当了宗妇还这么不安分,你对得起我?”

    越说越是羞愤,一想到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被人偷吃,那种绿云罩顶的羞辱便如影随形。

    中诏女四书盛行之前,男女关系并不保守,越有地位权势越是如此。

    有权有势的寡妇豢养面首很正常,未嫁女有一两个蓝颜知己也正常,士族圈子更加开放。

    不过,婚嫁后就要顾及丈夫和家族的颜面,安安心心相夫教子了。

    这几乎是多年前的圈子默契。

    当然,自从女四书面世之后,中诏男子对女子的要求一下子就苛刻起来。原先觉得正常的潜规则变成了令人无法容忍的恶俗。婚前如此,更遑论婚后。

    夫妻二人为此大吵一架,算不上歇斯底里,但除了没有动手,基本不给对方留什么颜面。

    “既然你对我有这么多怨言,为何以前装聋作哑了?”绿帽先生逼问得紧了,贵妇也被气到了,不怒反笑地嘲讽,“你究竟为了什么在我这儿撒泼放肆,你心里清楚。倘若聂氏威严如昔,我便是与聂氏那人有了孩子,婚后还不清不楚,你知道了敢放个屁?你连个屁都放不出来!怕是会默认自己婆娘将人家伺候舒心了,你好趁机攫取好处。你便跟你直说了,青楼伺候的龟公都比你有种。扪心自问,你真不知道那人与我的关系?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简直是笑话!你怕是隐隐知道什么,为了逃避不敢深究吧?如今装什么大男人尊严找我清算?有能耐你带人去将那人杀了呀?这就去啊!没什么能耐,只会冲着内宅女流大吼大叫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当我愿意?我若告诉你,屈于权势的你可敢站出来?窝囊废!”

    绿毛先生听了面色铁青。

    “我如何不敢?”

    贵妇辛辣地道,“你现在当然敢!如今的聂氏还是当初的聂氏?若是当年,你敢吭声?全家老小,不过都是聂氏走狗!如今的聂氏只是一头被拔光了牙齿的年迈老虫,偏偏还占着山头称王称霸,你心里早就不服气了,早有意图谋反自立,但又碍于颜面,不肯担上背弃旧主、无情无义的名声。现在质问我,不过是想拿我当筏子向聂氏发难罢了!”

    “你再说一句?”

    绿毛先生心底最隐秘的野心被妻子毫不留情地揭穿,恼羞成怒。

    “哼,便是再说十句二十句我也敢。”贵妇冷笑,有恃无恐地道,“单凭你一个,哪怕反了聂氏,无异于是以卵击石。若是利用此事让我父亲襄助,利用他的愧疚,你成事的机会就大了。只要你还需要我父亲,莫说再说一句,我便是说个十天十夜,你敢杀我灭口吗?我就问你敢吗!”

    绿毛先生被妻子的话噎住了,赤红的双目涌动着复杂凶戾的情绪。

    半晌之后——

    “你不敢!”

    贵妇冷笑着抬手整了整衣襟,昂首挺胸越过他走了出去,留下两个字。

    “孬种!”

    贵妇所料不差,绿帽先生的确需要老丈人的帮助,现在还不是和岳家翻脸的时候。等他事成、羽翼丰满了,他就不用继续忍受那个泼妇的羞辱。

    安氏与周氏迅速达成了默契,趁着聂清将郑浩逼得上蹿下跳的时候,火速出手,打断了内斗的节奏。

    安氏与周氏原先都依附聂氏,聂氏也对他们没有太多防备,甚至给予一定信任,谁也没想到曾经的走狗会冷不丁反咬一口。

    要说安氏和周氏加入内战谁最意外,无异于是郑浩。尽管他先下手为强,骗了聂清两城,但聂清反应过来之后采取了有效的反击。

    郑浩底蕴毕竟还薄,哪怕有亓官让几人暗中扶持也不可能与聂清打擂台,差点被对方吊打教做人。

    安氏周氏加入内斗,聂清后院起火,前线郑浩的压力骤减。不仅缓过气,还逼得气势正盛的聂清左支右绌,相当狼狈。

    亓官让二人围着炉火看热闹,心情格外畅快,打算给这堆好不容易点燃的内斗添砖加瓦。

    聂清等人敏锐发现不对劲,不想被拖入内斗的泥沼,奈何郑浩的贪婪、安氏周氏的野心都不会轻易罢休。聂清越是为大局考虑,他们反而越发有恃无恐,最后真打出火气。

    聂清很明白,按照这个节奏,要么死于三家内斗,要么费劲力气平息内斗被姜芃姬捡了便宜。

    思来想去,聂清选择了后者。

    姜芃姬是外患,郑浩、周氏和安氏是内患。

    聂清自认为对他们没什么不妥之处,他们却在聂氏最困难的时候反水背叛,反咬一口。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不杀了,难道留着过年?

    聂清可不想哪日去了地府看到父亲,被父亲斥责连家臣都掌控不住。

    聂清动了真格,这场内斗打得更加热闹。除了新年那日必须停战,其余时候打个没完。最初参战也就几家,后来又将其他势力牵涉进来,局势混乱不堪。

    纵观中诏、南盛和东庆,也就姜芃姬和安慛过得喜庆了。

    前者正常过年,后者喜当爹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