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收南盛,杀安慛(五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穿越十多年,几乎都在北方奔波,过的新年也是按照北方的习俗,这还是正经八百第一回过南方的年。南方的新年大有不同,不仅仅是风俗上的差异,还有环境上的区别。

    北方的积雪一向很厚重,但新年前后并不觉得太冷。

    南方却不相同,积雪不算厚重,空气中却泛着令人胆寒的阴冷。

    此时又正值打仗期间,咸鱼们熟知的年味儿也不浓烈,大街小巷几乎空无一人。

    姜芃姬从过年前半个月就开始带人暗访各处,确定百姓都被妥当安置了才放心。

    这世上有的是人阳奉阴违,因此才会有监管不力、执行不力的丑闻。

    哪怕是信息爆炸的未来星际都不行,更何况是通讯极其不方便的远古时代?

    底下的人没有将百姓当一回事情,没有将她布下的命令当一回事情,救济灾民的过冬衣物和钱粮被贪污克扣,那都是正常操作。因此,姜芃姬这趟微服私访,手上又染了不少血。

    查访一路杀了一路,以至于当地官员这个新年过得战战兢兢,生怕姜芃姬在暗中注视。

    鬼晓得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罪行比较轻的,从上到下斥责一顿,牵涉其中的人员一个逃不掉。

    罪行比较重的,贪污数目达到了姜芃姬制定标准的,人头落地都算是仁慈。

    当然,这一路私访也不是没有提拔人。

    贪污之人固然可恨可杀,但兢兢业业做好本分,甚至超额完成的,同样应该嘉奖鼓励。

    一路上见过的人和事情她都记在脑中的账本上,有些人应该升一升,蹲在原来职位太屈才,有些人资历经验还不够,需要磨砺一两年再擢升,有些人则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赏赐即可。

    “外头的积雪都要融了,主公怎么穿得如此单薄?”

    卫慈没有跟着姜芃姬到处乱跑,留下来处理新年琐事了。

    哪怕他想跟着去,姜芃姬也不会允许的。

    毕竟卫慈可没她那么健壮的身体,真在天寒地冻的季节在外乱跑一月,准要病倒。

    “我又不怕冷。”

    姜芃姬一手将蓑衣的系绳解开,一边将竹简名册丢给卫慈。

    纸张轻便但也有缺点,不慎淋了雨,笔墨会晕染散开,姜芃姬为了方便就用竹简记录,笔刀刻字。哪怕竹简受潮了,上面的字迹也能保存许久,足够她带回来让卫慈几人抄录了。

    卫慈将竹简打开,最上面十几个名字都是被主公杀的,每个名字后面都跟着被杀罪行,中间二十来个名字则是被申斥或者贬职,后面跟着十来个名字则是夸赞、擢升……

    “今年过年,后面这几人记上。”

    “诺!”

    “这些个受罚或者被杀的,卷宗都还在路上。路途遥远,估计要过两天才能抵达。”姜芃姬笑道,“为了能快些回来陪你过这个年,我可是紧赶慢赶将路程一再缩短了,感不感动?”

    卫慈叹道,“心里是想感动的,但今年事务格外多,慈是有心无力。”

    每逢过年过节,重臣都会受到丰厚的赏赐,算是年终奖的一种,去岁一年工作努力、绩效优秀的官员也会有。除了重臣是姜芃姬亲自过目,其他人都是底下人置办……

    以前只有几分之一的东庆,地盘不大,官员不多,新年自然轻松。

    现在坐拥东庆、北疆以及南盛两州,规模扩大,新年礼都要提前很久准备,送达各地。

    这个习惯,前世的陛下直到登基才开始。

    从她登基到龙驭宾天那年,持续了整整十八年,不论朝堂斗得如何凶,底层官场还算清明。

    如今却是早早开始了,这里有卫慈的劝谏,也有咸鱼们的启发。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年终奖,收到奖励的人也会大受鼓舞,同样也能借此敲打没收礼物的人。

    礼物种类比较简单,例如一套文墨、一刀纸、衣料布匹……

    礼多礼少、礼轻礼重,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礼物背后代表的含义。

    这不仅仅是笼络人心,同样也是敲打监督诸多官员,让他们时刻警醒,不敢懈怠。

    特别当他们知道姜芃姬年终都会抽一月巡查基层,更加不敢含糊了。

    能收到礼物,这就意味着上一年做得很好,这位杀星很满意,他们不用担心过年会没命。

    没收到的人么,自然是战战兢兢,生怕哪天大祸临头。

    这么多年下来,除了南盛两州还不太懂规矩,东庆上下都明白她的脾性。

    对于渎职贪污的人,这位手起刀落,杀人不眨眼。

    但尽职尽责、努力做好本分,她也是宽和仁慈之主。

    每逢过年,百姓就会惊奇发现这些父母官变得格外努力,政务业绩节节攀升,效率奇高。

    举个例子,今年送来的新年信函中有一封内容就很有趣——

    有个才能平庸但是当了二十三年的穷乡僻壤的小县令就抱怨了一句,他老母亲年纪大了,偶然听说域外羌桃,特别想吃,吃不到看看也好,他也想给老母亲买个一斤半斤,奈何八十一线小县城没这东西,域外代购的价格又太贵——姜芃姬觉得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这个小官去年的绩效也不错,当地声誉不错,于是新年礼就从一刀纸、两根墨锭变成一斤剥好的羌桃。

    且不说小官收到羌桃会如何惶恐惊讶,姜芃姬一直忙碌到了除夕早上才封笔。

    今年到处打仗呢,冬日还拨款救济南盛两州百万百姓,

    若非借着上次南氏暗杀抄了七家汾州士族,丰富了私库,她的钱包怕是要见底了。

    新年宴也没往年那么精细盛大,更像是普通家宴,众人聚在一起吃个饭,总结去年的业绩。

    相较于她这边的低调,另一头的安慛可牛气了。

    花渊隔着老远便能听到安慛的笑。

    他调整脸上的表情,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笑着进入主帐。

    “不知有何喜事,能令主公如此畅怀?”

    安慛身边跪坐着一脸羞涩的西昌帝姬,他的大掌抓着帝姬的柔荑,手心不停摩挲感慨。

    “天不绝我后嗣!”

    安慛说着便红了眼眶。

    嘴上说西昌帝姬只是个玩意儿,没资格替他孕育少主,但真怀孕了,他还是喜滋滋的。

    西昌帝姬能怀孕,这就证明他的隐疾已经治好,是个健全的男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