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47:收南盛,杀安慛(五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其实吧,对于两个人最初的起点来讲,当个客服、保安或者保洁小弟都没什么,再怎么说也比蹲在乡下村里当个卖弄一身力气求存的乡下汉子要好。只是,终究是难以平衡啊。

    安慛也曾对他们殷勤关切、称兄道弟,十分看重二人。

    如今却不需要他们了,从安慛左右臂膀和心腹位置沦落成背景板,成为做杂务的闲人。

    这还不算最难受,最难受的是曾经对他们阿谀奉承的人,如今都能踩他们几脚,日子过得越发苦闷。这么大的落差,他们心里能好受就怪了。偏偏还不能抱怨,免得传到安慛耳中。

    他们和安慛仅剩一点儿旧情面,若是连这点儿情面都没了,往后只怕要被打回原形。

    “唉——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俺们兄弟俩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喝酒了。”抬手拍拍难兄难弟的肩膀,叹道,“嫂子在家里温好了酒菜,今晚要喝个痛快——走走走——”

    同是天涯伤心人,两人约好一起去大醉一场。

    没想到,他们在半途碰上了身形消瘦不少,正欲归家的吕徵。

    兄弟俩眼睛一亮,一人开口喊住吕徵。

    “吕军师,这是去哪儿?”

    吕徵的处境比两兄弟好不到哪里去,后者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吕徵为了安慛付出良多,早期那两年更是辛苦,熬了不知多少精力和心血才将安慛的铺子慢慢摊开,让他有了今日的风光。如今跳出个更加符合安慛胃口的花渊,吕徵这个三观不合的谋士就被他慢慢雪藏,成了边缘化的背景板。真说起来,吕徵还是安慛帐下少有愿意正眼看待两兄弟的人,因此他们对吕徵极为尊重,路上碰到也会恭恭敬敬打个招呼,说上几句话。

    吕徵闻言转过头,淡然道,“原是二位将军,徵早先去恭贺主公,这会儿正要回家守岁。”

    尽管吕徵家里没什么人,但蹲在家里过年守岁是老传统。

    两兄弟对视一眼,抱拳邀请道,“末将二人也独身在外,守岁怪无聊,不如军师赏面一起?”

    吕徵点头应下。

    过年这种节日就应该有些人气,人多热闹。

    两兄弟开开心心领路,七拐八拐到了家,家中灯火通明,身姿姣好的妇人在门外等了许久。

    “夫人,快去准备美酒好菜,今夜要与军师他们喝个痛快。”

    妇人颔首点头,领着两个侍女下去将一直温着的美酒佳肴端上来。

    吃了两口菜,结义弟弟道,“嫂子手艺好,许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了。”

    兄弟二人商业胡吹,吕徵坐在一旁默默听着,良久不言。

    那位夫人他见过一面,据闻她原先是某个小士族的妻室。

    因为战乱,举家迁徙的时候她与家人走散,落入南蛮贼人之手,被当做战利品捆在马背上。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南蛮贼人正要将战利品带走享受,半道上碰见安慛帐下兵马。

    当时,安慛的事业刚刚起步,两个结义兄弟是帐下最得用的大将。

    其中的结义哥哥杀了南蛮贼人,救下了这位庶女,一眼就看直了,二话不说将人带回自己帐中。搁在吕徵看来,这种强买强卖的手段,本质上与南蛮贼人没什么区别,不都是强盗?

    不过这位夫人认命了,吕徵也不好说什么。他不喜欢这世道,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面对巧取豪夺的恶贼都是可怜的弱势群体,最后还要认命将对方当做“天与地”,着实是很可笑。

    吕徵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两兄弟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酒过三巡,喝得面红耳赤,说话也开始大舌头了,声音听着含糊,嘴上更是没把门。

    吕徵听了一耳朵,心下暗叹。

    难怪安慛与这两个兄弟离心。

    秘密守不住,一喝酒就什么话都敢说,时间长了,安慛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当然会生龃龉。

    这两人正谈论安慛有隐疾不能生孩子的事情,一人一句诧异对方怎么就怀孕了……

    不止安慛与他们三观不合,吕徵也觉得听着不太舒服。

    倘若咸鱼们在这里,他们便知道为什么。

    因为这两兄弟的话简直句句戳中直男癌的g点啊!

    三观正常的吕徵听着能舒服就怪了。

    听了一会儿,吕徵借口醒酒去了廊外看雪景,屋内的动静在他身后远去。

    “落雪了?”

    皎皎明月倾泻下森冷的光,吕徵身上那点儿酒意散了个干净,发涨的脑子重归冷静。

    他心里藏着一个疑惑,这个疑惑与屋内两个人一样的。

    安慛怎么就有孩子了呢?

    孩子怎么就来得这么巧合了呢?

    看安慛一整天美滋滋的,不像是假的。

    疑惑归疑惑,但没有像粗汉一样大大咧咧说出来。

    吕徵还是很惜命的,若是因此激怒了安慛的杀心,他死得不是太冤枉了?

    他脑洞再大也没想到花渊弄了这么骚的操作,表面上为安慛谋划,背地里却想着整死安慛,更没想到花渊安排的播种机会是西昌帝姬的兄长。违背人伦的事情,思想比较正的人不会一下子想到这层,除非是姜芃姬这种观察力惊人的人精,亦或者是花渊这种严重精神分裂达人。

    正想着,吕徵听到木屐踩踏积雪的嘎吱声,一阵幽香飘入鼻中。

    “先生。”

    柔弱的女声带着如水般的温情,那位夫人袅袅娉婷地走来,放下一盅醒酒汤。

    吕徵婉拒道,“某未曾沾多少酒,不劳烦夫人了。”

    他也不是单身人士,女人的暗示他看得懂,对待有夫之妇,敬而远之就对了。

    “先生不必紧张,郎君正欲三弟在屋内喝酒,他们二人上了酒头,不知道这里的动静。”那位夫人笑了声,见吕徵还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温声道,“先生莫要误会奴家了……”

    夫人暗中冲屋内张望了一眼,突然将温热的醒酒汤洒在吕徵身上,提高声调,不停向吕徵道歉请罪。吕徵忍不住黑脸,抬手拂开妇人欲用帕子给他擦拭的动作,面露怒色。

    “奴家行事不周,府上还有换洗的衣裳,不如先生到客院换一身,奴家安排小厮送您离开。”

    吕徵隐而不发,阖下眼睑敛住眼底心思。

    “那便麻烦夫人安排人领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