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49:收南盛,杀安慛(五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会这么想,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吕徵并未苛责康歆童,这只是个幼年享受父母疼爱,却在一夕之间失去至亲又无法理解母亲痛楚的孩子。孩童的思维与成年人不一样,成人为了生活可以苟且偷生,孩子的世界却是非黑即白,从未有过“灰”这个概念。吕徵也是为人父了,对孩子自然更加宽容有耐心。

    少女握紧了拳头,咬牙道,“先生这话的意思,您是信了她的花言巧语?”

    她觉得那位母亲很是可笑。

    父亲还在的时候,让她过上金尊玉贵的日子,外人也时常羡慕这对璧人。

    结果呢?

    父亲才死了不足一日,她爬上了另一个男人的榻,依偎在对方怀中,仿佛一株只能攀附男人、失去男人便无法生存的寄生植株。对待与前夫的亲女,她不闻不问,甚至为了讨好如今的丈夫而对少女百般虐待,吃不饱穿不暖,寒冬腊月还要被逼着去溪边浣洗刷恭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同理,少女对这位母亲的恨意也不是一两日、一两件事情便能积攒这么厚的。

    吕徵不答反问,问道,“你知道乱世之中,终生所求为何?”

    “是活着。”少女不解,吕徵径自道,“活着对寻常女子而言,并不艰难。如果愿意放下尊严,不介意被人当成狗彘羞辱,不介意活得浑浑噩噩,哪怕落到异族手中,同样也有活下来的可能。可是活着容易,活得体面尊严却难。不论从何种角度来讲,你母亲是个聪慧的女子。”

    康歆童仍旧固执地坚持己见。

    吕徵也没了回去守岁的兴致,脚步一顿,走了另一条路。

    他知道少女是钻了牛角尖,简单的心灵鸡汤根本浇不醒她,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事实打脸。

    “其实,你母亲是你继父妾室,而非他的正室。”抵达目的地的路上,吕徵先给叛逆期少女打了预防针,保证效果能达到最佳,“你的继父出身草莽,原为东庆红莲教乱民,他在东庆乡下便娶过妻。只是,那样的乡野女人如同草芥,颜色不鲜艳,早早就被弃在老家。”

    乱世出头的男人,将糟糠妻抛在老家,自己在外头另觅新欢是很寻常的操作。

    吕徵不过是想告诉少女,女人的脸的确是一把武器,但却不能经它当做最强大的依仗。

    男人垂涎颜色,但更加喜欢新鲜。

    “你的继父对你有不轨心思,你可知?”

    “奴家知道。”康歆童倔强道,“即使被那个老男人占了便宜,下场还能惨到哪里去?对奴家而言,倘若借着这张脸,当了那男人的妾室能让奴家过得好一些,委身谁不是委身?”

    吕徵的脚步顿了下来,扭身垂头瞧她,倏地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那我便让你见识见识,比你给人当牛做马还要惨上万倍的下场。”

    说罢,吕徵抬手抓着康歆童快走几步。

    他是腿长身长,康歆童的个子却小,险些没跟上踉跄摔倒。

    她目光落在对方掐着自己手腕的手上,吕徵并未直接接触她的手,反而隔着宽大的袖子。

    吕徵带她去了暗娼聚集的暗巷。

    他没来过这种地方,但却听说过,先前寻常各处也曾远远瞧过一眼,情况极惨。

    今夜是除夕,按理说各家各户都开始守岁过节了,暗巷仍是热闹。

    巷内有不少低矮的黑乎乎的小门,门外倚着衣衫脏污的女子,年纪从七八岁到五六十岁。

    这些女子大多都比较狼狈,面颊被寒风吹得紫红,有些女子脸上则涂着遮掩的劣质脂粉,空气中除了汗臭味和劣质脂粉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当康歆童路过某个女子矮门,鼻尖的臭味更是浓烈,好似炎炎夏日搁置七八日还未收敛的尸体,哪怕盖了厚厚脂粉也掩盖不住那层腐臭。女子双足套着草鞋,露在外头的一截脚腕却布满细细密密的浆白色脓包。

    有些脓包已经破皮,有些被女子抓得通红,瞧得康歆童小脸苍白。

    吕徵道,“倚着矮门的是暗娼,这些还算好,伺候客人也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小屋,有些则是直接卷着一袭破席子在人少的地方待客。她们有些是良家子,更多是因为南蛮的迫害,颠沛流离,一步步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有些也曾是富户的贱妾,因为容颜老去而被厌弃,发卖给牙行,牙行又转卖给青楼,青楼接客两年从一日接待一位客人的普通花娘变成伺候贩夫走卒的暗娼,一日接客数目不定……莫说银两铜钱,便是一晚馊了的米糠都能要她们委身人。”

    暗巷除了这些女人,自然也有光顾他们的男人。

    康歆童瞧了一眼他们,发现他们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打转,顿时恶心得汗毛倒竖。

    她抓紧了吕徵的袖子,小步追上,这样才能有些安全感。

    吕徵穿着锦衣华服,一瞧就知道不是会逛这种下三滥的人,人家就算是流连花丛,那也是去高档精致花楼,找年轻貌美的淸倌儿红牌。他身边的小厮穿得不好,但长得面红齿白,极其俊俏。这样的组合,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来暗娼流连的人。一时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过,这些流里流气的男人不敢有想法,便是有,那也要看看吕徵腰间的佩剑答不答应。

    吕徵带着康歆童走了一遍暗巷,康歆童一脸疑惑得进来,小脸苍白得出去。

    “你都看到了?”吕徵瞧着康歆童的脑袋,平淡道,“如今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康歆童突然觉得喉咙涌上一股恶心,抓着吕徵的袖子扭过头呕出酸水,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所见所闻。暗巷的屋子很破旧,门内的动静根本不是一扇门、一扇窗就能遮挡的。

    因为光线缘故,她瞧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光听那些动静便觉得不寒而栗。

    女子近乎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与求饶,男人暴戾粗重的呼吸声和下流的话……

    有些屋子更加可怕。

    屋内只有一个女子,却不止一个男人。

    如此直白的场景,对康歆童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