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0:收南盛,杀安慛(六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她忍不住想到吕徵先前的话。

    【活着容易,活得体面尊严却难。】

    康歆童不敢想象,自己多年后也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吐过之后,她又蹲下来抱着膝盖嚎啕大哭,无比怨憎自己的性别,康歆童哽咽道,“先生……世间女子皆这般,生来便要痛苦,为何还要有女子的存在?倒不如一生来就死了算了!”

    哪怕母亲是为她好又如何?

    母亲为她好就能不顾她的意愿和想法,强制性施加这么多的苛待和折磨?

    她所以为的好,难道就是真的好了?

    她为何不问问自己,问一问体面而无痛苦的死和体面但充斥着压抑暴力的生,哪个更好?

    以爱为名的暴力和折磨,难道就不是虐待了?

    吕徵适时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你是见识太少才会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好比你先前只看到了你母亲的恶。殊不知众生皆苦。不论是暗巷的这些女人,亦或者是其他终年不曾饱腹的难民,对他们而言最痛苦的不是施加在身上的折磨,例如饥饿、贫穷,而是这种折磨永无止境,直到死亡才能解脱。人活着却看不到一丁点儿希望,只能如行尸走肉一般苟且活着,甚至连自己为何活着都不明白,只知道能活一日是一日……这种毫无尊严的煎熬,往往比身体的折磨更令人难以忍受。”

    百姓往往能忍受身体上的折磨,但却熬不住精神上的煎熬。

    熬不住的结果便是如康歆童一般冒出以死逃避的念头。

    这只是从一个牛角尖,钻入另一个死胡同。

    “见识多了又能有什么用?”

    康歆童毕竟还是个刚满十二的小姑娘。

    她的人生虽有颠簸,但也没有直面最残酷的人间炼狱,世界依旧是非黑即白。

    吕徵却要教她什么叫做“灰”。

    “不是说世间女子皆会如此,只是世道不稳,谁都有可能沦落到那种局面。”吕徵道,“以色侍人是一条捷径,但不是每一条‘捷径’都能达到同样的高度。同样是‘以色侍人’,‘侍人’的目标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如果你的目标是你继父,暗巷的暗娼多半是你下半辈子的写照,若选择位高权重的贵胄、坐拥天下的霸主,那又是另一种局面。这难道不是见识少了?”

    康歆童无言以对。

    过了半晌,她窘迫地垂头。

    “奴家也没觉得自己有这个能耐。”

    康歆童知道自己底子好,继承生父生母最优秀的一面,这点从那位继父这两年越发炽热古怪的眼神就能看出一二。尽管未经人事,但她知道对方的心思,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充斥着掠夺的野兽的眼神。母亲每次都会慌张失措,虐待她更加起劲,这让她产生一种错觉——

    倘若那个男人对她百依百顺,母亲也不敢再虐待她。

    一次次的暗示,让她脑中得出这样的等式。

    用自己的身体换取男人手中的权利,借此压制欺辱她的母亲,生活便能过得好了。

    正如吕徵说的,她见识少,眼界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她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选择,只有这个,目标也只有继父。

    这般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认为自己的蒲柳之姿能吸引比继父还要有权势的人?

    吕徵叹息着摇头。

    “你知道柳羲是谁吗?”

    康歆童摇头。

    尽管姜芃姬是闻名天下的强大诸侯,但底层百姓知道她的人不多。东庆倒还好,姜芃姬的知名度相当高,许多都知道这位诸侯姓甚名谁、出身何处、性别是男是女。南盛这边的百姓就比较懵懂,他们知道世上除了南盛还有其他国家就不错了,更别说别国的诸侯。

    他们连生活都难以维系,怎么会有闲工夫去了解这些?

    哪怕他们想,他们也没相应的渠道。

    “柳羲是个女人。”

    康歆童不解地眨眼,猜测道,“绝色美人?”

    吕徵回忆了一下当年小伙伴的脸,摇头否决。

    那货挺受琅琊郡小姑娘喜欢,但没听说哪个男的会喜欢她,嘴贱人皮,咬牙切齿都来不及。

    相反,号称琅琊一枝花的子孝的男人缘可比那个正宗的女人好了不知多少。

    “她并非绝世美人,诚然长得是人模狗样,但很少有人会去关注她的脸。其实,不论她长得如何丑,或者如何美,身体健全还是残废,对她以及身边的人而言都没什么意义。”

    康歆童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世间有资格直视她的脸的人,不多。人们对她俯首,先看到的是脚而非脸。”

    康歆童又问,“那位是娘娘?”

    “娘娘?”吕徵讥诮地勾唇,“娘娘再怎么尊贵,依旧要依仗丈夫、娘家,一旦国破家亡,丈夫不宠,娘家舍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也有沦落暗巷的时候,如何与她相提并论。”

    康歆童想不明白了,先生口中的“柳羲”究竟是谁。

    “柳羲”是一个女人,但却有着比“娘娘”还要尊贵的身份,难道她是皇帝不成?

    她怯生生地问道,“比娘娘还尊贵的,不是皇帝就是天上的神仙了……”

    吕徵道,“皇帝倒也不是,毕竟也没昭告天下要登极,但也差不离,有实无名的皇帝。”

    东庆这片国土能立一个王朝,占据着比东庆还大的治地的姜芃姬,自然也有资格称帝。

    只是,她的野心显然不是一个东庆能容纳的。

    南盛也是她剑尖所指的目标。

    康歆童听得小嘴都张开了,小脸写满了震惊。

    “走得更高,自然能看得更远。尽管你做不到她的程度,但看着她,你便能记住一点——女子的容貌既非福也非祸,只是父母所赐、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尽管是女儿身,却也不是生来便要匍匐尘埃。”吕徵笑着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道,“只要你站到比别人更高的位置,你的容貌就只是他们口中夸赞你的资本,反之便是他们眼馋的猎物,就好比你的母亲,只是猎物。”

    康歆童听得唇儿青白。

    “你的母亲的确有错,但她希望你活得有尊严,这却是真心的。”

    吕徵难得有耐心说这么多,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倘若卫慈也是直播间咸鱼,此时的心情唯有双击666才能表达一二。

    吕徵永远也不知道,他这一番话让康歆童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偏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