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1:收南盛,杀安慛(六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偏见与仇恨是日积月累的,哪怕吕徵说得口干舌燥,康歆童也不会一下子就理解她母亲的苦心,但她愿意以公正的心态,站在她母亲的角度思考这件事情,这也算是极大的进步了。

    母亲的事情可以留待以后思考,康歆童目前更加关心眼前的,例如——

    “先生也想要让奴家做您的妾室吗?”

    小孩儿与成人不同,成人提及这些事情多半会含蓄遮掩,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事情是不可以大肆宣扬的,甚至连高声谈论都是羞耻,小孩儿却没有这么多顾虑,更加坦诚直白。

    吕徵用手心拍了一下她的额头,啧了声,“黄毛丫头,个头还不及人的咯吱窝,真以为自己貌若天仙了?这世上,不是每个男子都如你继父那般荤素不计。倘若你十八十九岁了,问这个问题,我倒是愿意思考一二。如今却是八岁九岁的外貌,稍微正常的男人都瞧不上。”

    康歆童红了脸颊,憋出一句,“奴家已经十二了。”

    吕徵揉着她的发顶。

    “风大了,回府吧。”

    “……诺。”

    康歆童忍不住将消瘦又涨红的脸颊埋入披风之中,眼角泛起些许红丝。

    吕徵的府邸比康歆童继父的大得多,但也简朴得多,不论是大门还是招待宾客的主厅都没什么装饰,简单得很,墙壁上仅有些许雕花点缀,看似简单却透着舒心与雅致。反观康歆童那位继父,恨不得将打仗赢来的金银器物都摆在外头,让外人瞧瞧他的战利品有多么丰厚。

    思及此,康歆童忍不住胡思乱想。

    吕先生说母亲也是战利品,那么继父总喜欢让她装扮得美艳动人,让她参加那些嘴碎夫人的小聚,是不是也是一种炫耀?炫耀自己的战利品是出身士族的贵妇,要相貌有相貌,要涵养有涵养,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不好。反观那些夫人,每次都被母亲比得矮了一头……

    “从明日起,你便以我义女的身份在府上住下来吧。”吕徵接过仆从递来的手炉,一阵暖意以强势的姿态驱散指尖的冰冷,他道,“府上除了我与你,没有第三号主人了。平日若有什么短缺的,直接找管家。府上除了洒扫婆子,基本都是男子,你又是个女儿家,身边总该有几个侍女照顾起居,明日我让管家去牙行挑几个过来,你自己选择两个留在身边……”

    康歆童立在原地,长满红紫冻疮的小手瘦得皮包骨头,紧紧抓着两侧衣摆。

    “先生缘何对奴家这么好?”

    她不怀疑吕徵有什么坏心思,可她很不解,吕徵为何对她这么好?需知这天底下的人,哪怕是父母抚育孩子,初衷也是为了延续血脉、传宗接代,真正毫无私心的人,怕是凤毛麟角。

    吕徵道,“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真要说,大概是因为最近的日子闲得无聊了。”

    康歆童面露愕然,这算个什么理由?

    哪怕她不懂吕徵是个什么身份,但连继父那样动辄暴脾气、醉酒之后谁劝都不好使的人都对吕徵恭敬有加,可见吕徵应该是个大人物。大人物不应该日理万机,没什么闲暇功夫?

    吕徵又道,“管这么多作甚?总归对你而言不是什么坏事,你也没什么好让人图谋的。”

    康歆童窘迫道,“奴家不自量力,让先生见笑了。”

    吕徵让管家收拾客院让康歆童暂且住下。

    康歆童见他没有离开,忍不住好奇,多问了几句。

    “先生先前说已经有家室了?”

    吕徵慢慢吹凉刚煮好的茶,顺带给她也斟了一杯。

    康歆童这些年过得很苦,但早些年却是娇生惯养的,一端坐下来,那股气质做不了假,一瞧就知道是经受极好的教育。吕徵随口道,“有,不过她们不在这里,这里太乱,不放心。”

    康歆童放下戒备,瞧着挺文静的,这张嘴巴倒是爱说话,嘚吧嘚吧不带停。

    吕徵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

    康歆童知道分寸,没有过多探听吕徵的情况,反倒将话题转向了姜芃姬。

    她双手局促地抓紧了茶碗,低声道,“先生能多说说那位柳羲吗?”

    吕徵不意外。

    “她曾是我的同窗。”

    康歆童眸子本就大,这会儿因为惊愕睁得更圆了。

    “同窗?可她不是女子吗?如何能与先生同窗?”

    吕徵道,“她自小被他父亲当做男儿装扮,直到多年之前才大白天下。”

    “旁人莫非是眼瞎了,居然没瞧出她是女儿家……”康歆童刚说完,瞧见吕徵一言难尽的眼神,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惊慌补救道,“……先生,奴家并非是说你……”

    “认不出是正常的,毕竟……也没哪家女子会像她一样……”

    那时候,男子还盛行娘化,姜芃姬混在其中很和谐。

    殊不知,她还是许多青春懵懂的士族少女的梦中人呢。

    吕徵似乎想到什么,表情有一瞬的扭曲。

    尽管他和姜芃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成功在这段相处中给吕徵留下噩梦一般的阴影。

    损归损,吕徵也没因此否定姜芃姬的一切。

    “柳羲这人在幼年没什么名声,跑去河间郡打听一圈,大多人也只是隐隐知道有这么一位郎君,常年久居内宅,西席先生是东庆名儒魏渊,更多的,便打听不到了。”吕徵道,“十二岁初绽头角,训练部曲、清缴土匪、拜师渊镜。过三年,东庆内乱频生、北疆三族咄咄逼人,柳羲的庶妹赐婚东庆四皇子巫马君,她代替其父柳佘给庶妹送嫁。不久之后,被软禁上京。”

    “软禁?”

    康歆童惊呼一声。

    吕徵道,“这就涉及东庆朝内两派斗争,个中缘由比较复杂……东庆皇帝为了稳住权势,下令士族派遣族中子弟上京为质,见此牵制各方。你日后若有兴趣,倒是可以研究研究……”

    “那她如何脱困?”

    吕徵道,“我也不知道她想了什么法子脱困,因为还没见她有动作,上京便发生了地动。”

    上京地动,皇室迁都,舍弃荒废都城迁都谌州,更放弃了那片土地上的百姓。

    以前都是小打小闹,上京地动才是她闻名天下的起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