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2:收南盛,杀安慛(六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从象阳县小小县令开始,她带人收拾残局,摆平青衣军之乱,紧接着灭了红莲教,一统整个丸州。紧接着又是湟水会盟,联手盟军抗击伪帝昌寿王,带兵入谌州救驾,女儿身被人当堂揭穿。她不仅没有因为性别而丢了刚刚到手的丸州牧,反而借助兵力让人不得不认下她作为丸州牧的事实,入主崇州,出兵北疆。一步一步,从象阳县到丸州再到整个北方霸主。

    许氏兄弟接连丧命山瓮城,黄嵩折戟沉沙、遗恨长冶。

    湛江关拒中诏聂良,漳州水战力敌杨涛。

    寥寥数言,说尽天下风云。

    康歆童听得如痴如醉,搁在膝上的双拳时而攥起,时而舒展,全然不顾冻疮的疼和痒。

    吕徵也没想到姜芃姬这些年搞这么多事情,一件一件说来,说得他口都干了。

    她一人的一辈子,活出了别人十辈子都没有的精彩。

    康歆童道,“世间仅此一人,其他女子怕是一辈子都难以企及……”

    “这是自然的,倘若每个女子都向柳羲一般上蹿下跳,唯恐天下不乱,这世道还能清净?”

    吕徵也没指望康歆童成为第二个姜芃姬,她也不可能做到这点。

    只是——

    “你的眼界不要局限于‘继父’,你真想往上爬,那就定得高一些,例如柳羲。”

    她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姜芃姬,但她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

    康歆童还未见过姜芃姬,但后者在她心上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印象之深,更胜所有人。

    倘若让卫慈知道康歆童吃了吕徵的安利,让未来的红莲教圣女成了姜芃姬的唯粉,呵呵……这份安利也太毒了。恐怕安慛也要怀疑人生,这个吕徵究竟是他的幕僚,还是姜芃姬安插在他身边的卧底啊!没听错,本该在未来发生的红莲案,为首的两个毒瘤都“跪”了。

    天下初定,陛下膝下仅有长女姜琰。

    她屡次想要立姜琰为储君,但却受到各方阻挠,明面上是言官,实则还有士庶两派的干扰。

    众人总说陛下还春秋鼎盛,日后还会万岁千秋,不急着立储君。

    实际上就是拖延时间,希望陛下能再有个孩子,兴许就是男孩儿了。

    届时,众人再推举皇子为储君,说不定陛下就被说动了。

    姜朝建立一年多,陛下再度有孕。

    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各方势力皆有自己的算盘。

    如今看来,卫慈觉得谋算最多的还是陛下,花式欺负自个儿臣子。

    怀福寿的时候,红莲教余孽死灰复燃,甚至将教义传到了官员后宅。

    有心人试图利用红莲教对陛下和姜琰不利,红莲教也利用他们大开方便之门,渗透皇宫,预谋行刺。红莲教很会挑时间,正好是陛下发动生福寿的日子。尽管后来知道这都是陛下故意为之,整个局也是她算计好,用以反杀朝内不安分之人,但卫慈仍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桩宗教行刺又被称为“红莲案”。

    红莲教教主是北疆智者,兀力拔的外孙。

    当然,这条漏网之鱼在北疆之战中被卫慈提前摁死了。

    另一位首脑则是红莲教圣女,一个曾用名为康歆童的女人。

    红莲教余孽被清扫,康歆童也落网。

    让卫慈惊愕的是,这个女人落网之后差点儿就越狱逃了,有人助她逃,有人想要她死……

    仔细调查,康歆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有点叼!

    稳坐钓鱼台的陛下磕着瓜子看好戏,顺便丢了一份厚厚的,关于康歆童的资料。

    康歆童,出身南盛士族之家,幼年经历南蛮之祸,她与母亲都被南蛮所俘,历经苦难。

    因为母亲为她打掩护,康歆童磕磕绊绊长到了十三岁。

    十三岁那年,母亲身死,她也暴露了身份。

    为了给自己谋求更好的生活,她不得不以色侍人,用美色勾上南蛮头领,借助头领的权势杀了曾经得到过她的蛮人。没有安稳两年,安慛将南蛮逼入绝境,下令屠戮前,康歆童消失。

    再出现已是数年后,她成了红莲教这个地下邪教的圣女。

    康歆童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些诡谲邪术,蒙骗世人,从官员后宅开始渗透,发展教徒……

    兀力拔的外孙经营红莲教,宣传教义,康歆童便借着这些教徒引得更多人成了裙下臣。

    一部分人冲着她的美色入了红莲教,一部分人则是冲着红莲教在暗地里的势力。

    滚雪球一般,红莲教短短两三年便壮大起来,串联了一张巨大的人脉网。

    卫慈至今还记得陛下的吐槽。

    【这孩子长得这么好却跑去搞传销,这是有多想不开。】

    【陛下是如何得知红莲教?】

    虽说红莲教发展挺大,但他们都是暗地里活动,拉拢的朝中官员也是从边缘渗透,行事小心得很。自家陛下忙于朝政,之前几个月又怀着福寿,根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红莲教。

    事实证明,自家陛下是个精力旺盛的小怪兽。

    她算计红莲教、朝中不安分的士庶势力还要从一年多前算起。

    【你还记得去年降诞日?】

    卫慈道,【记得。】

    陛下道,【那日,我去春坊听花娘唱曲儿的时候,瞧见正图去了隔壁的酒肆喝得烂醉。】

    尽管一脸懵逼,但卫慈还是认真听了,试图分析符望买醉与红莲教有个鸡毛关系。

    【正图与他家娘子吵架了。臣子家事,按理说我不应该插手,但既然看到了,怎么也要过问一句。若是因为家事而耽误了正事,多不好。】陛下一本正经为八卦找借口,【仔细一问才知道正图下属偷偷给他敬献了一位美人,同时还有许多不堪流言传入正图夫人的耳朵。那位夫人气性高,说是寻死觅活了……尽管正图将那位美人退了回去,但他夫人还是伤心……】

    符望的夫人自然也是这一世的慧君。

    尽管经历不同,但却是同样坎坷波折,最后成了符望的夫人,倒是让人议论了好一阵。

    也因为这个,符望妻子行事相当低调,几乎不出现在公众场合。

    下属敬献的美人正是康歆童,符望拒绝了诱惑,但又吃了老婆闭门羹。

    买醉之后,符望委屈朝陛下哭诉自己被仙人跳。

    【那女子好看是好看,但我夫人也不差分毫,我符正图是那种见色忘妻之人?】

    陛下听到这话就上心了。

    符望的老婆,颜值堪称第一夫人。

    能与她“不差分毫”的,贿赂符望,效果大打折扣啊。

    陛下回去一查,顺藤摸瓜查到了红莲教……

    接着便是漫长布局,钓鱼执法,借着红莲案将朝野上下清理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