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3:收南盛,杀安慛(六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陛下这番说词究竟有几分真,有几分戏说,卫慈就不敢肯定了。

    若是前世,卫慈是百分之百相信,不会有丝毫质疑,他也不敢质疑。

    今生么……

    越发了解她,卫慈越是清楚对方玩世不恭的表象下掩藏了如何深沉的内心。

    他认为陛下针对红莲教的布局多半比她说得还要早一些。

    洞察人心,掌控全局。

    作为她的敌人,常常连怎么被算计死都不知道。

    讲真,那一届朝臣碰上这么一个皇帝,不知该说幸运还是倒霉。

    不论是当主公还是当帝王,她的心计谋略都不输任何一位谋士,满朝文武与她勾心斗角都不落下风。卫慈有时候甚至会假想,倘若不是陛下一人的精力实在是有限,说不定她一人就能carry整个乱世。这一点,从姜朝建立后的朝斗记录也能看出一二,她这个庄家稳赢不输。

    作为一个“陛下吹”兼“主公吹”,卫慈闭着眼睛都能将对方吹上天。

    卫慈是姜芃姬的粉头兼水军总教头,他吹姜芃姬是正常操作,吕徵就比较迷了。吕徵作为安慛帐下谋士,无意间却帮姜芃姬卖出了好几份安利,最后还将未来红莲案首脑掰成了唯粉。

    e……

    这一手操作真是妙啊~~~

    当然,这还不是最妙的。

    最妙的是康歆童立志把姜芃姬作为一辈子的爱豆粉,当她的唯粉,吕徵露出欣慰的笑容。

    该说他不愧是渊镜老师的学生,教书育人也很有一套。

    眼前这个叛逆中二时期的孩子不就被他一剂猛药点醒了?

    “有志向是好的,但你要想清楚了——不论柳羲站得多高、走得多远,她都是女人中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这种人能当做榜样,但却不能过于执迷她的成功。世人待女子颇为苛刻,兴许你付出了十倍的努力才换来与付出一倍努力的男子并驾齐驱,远远没有达到你预期中的硕果。”吕徵给康歆童打了一剂预防针,免得这孩子有落差,“即便这样,你也不改初心?”

    康歆童年纪尚小,不能深刻明白吕徵说的话,但她听得出对方有多严肃多郑重。

    仔细思量过后,康歆童重重点头。

    她不奢望自己能变得跟爱豆一样厉害,一样权倾天下,但她想要活得有尊严。

    康歆童想要让她的母亲看看,对于女子而言最有尊严的活法究竟是怎样的。

    “奴家斗胆,还请先生指点迷津,教导奴家如何达成心愿。”

    康歆童二话不说给吕徵行大礼,原先略带迷惘的双眸全是倔强和恳求。

    吕徵抬手摁住她的肩膀,后者目光期盼又小心翼翼地望着他。

    “喊义父。”

    自家孩子还在爬呢,吕徵打算先收养个义女过一过父亲的瘾头,顺便练练手,学着如何当一个合格的父亲。听到吕徵这话,康歆童瞬间明白过来,脆生生得唤了一句“义父”。

    吕徵欣然应下。

    康歆童欣喜地再行一礼,高声道,“义父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正巧这时候管家已经将院落收拾出来,吕徵便安排康歆童下去歇息,他打算好好琢磨如何将这块璞玉雕琢成最好的艺术品。他是习惯熬夜了,第二日依旧精神饱满,康歆童却有些恹恹的……昨儿的一切太梦幻了,她躺下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生怕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

    吕徵不疑有他,还以为是孩子认床,不习惯呢。

    这一头,这对新鲜出炉的义父义女凑一块儿吃了一顿早膳,却不知康歆童的母亲在同一时间遭了难,雪肤上留下一对青红指印,两枚巴掌印肿得老高,整张脸肿了不止一圈,仿佛一副完美无缺的画被顽童胡乱涂抹,失了美感。打她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康歆童的继父。

    继父昨夜喝得烂醉,迷迷糊糊答应将康歆童送出去。

    第二日酒醒了,他便懊悔了。

    他暗中觊觎康歆童两年,本打算等她再长一年收入房中,谁知道盼了两年的果实被半路跳出来的吕徵取走了。他敬重吕徵,自然不敢怨吕徵,但火气总要有个发泄渠道,康歆童的母亲因此遭了秧。他虽是大字不识的莽夫,但也有心细的一面,稍稍整理便猜出是谁从中作梗。

    康歆童的母亲是他宠了几年的女人,平时一直很满意,谁知道这个女人也有异心。

    康歆童一直做着最低贱的粗活,根本没有机会来前院,活动范围有限。他就不信了,若是没有这个女人的安排,平日一直被拘着做下人活计的康歆童有机会到前院被吕徵看中带走。

    恼羞成怒下,他挥掌甩了康歆童母亲两巴掌,将她打得眼冒金星,耳朵似有溪水淙淙作响。

    “贱、、/人,善妒的嘴脸真是可恶!”

    他一脸的杀气,似乎下一秒就能冲到跟前将人掐死。

    康歆童母亲缓了许久才缓过劲儿来,口中弥漫开一股血腥味,两侧的后槽牙都松动了。

    “郎君,郎君恕罪,妾身缘何要嫉妒自己的侄女儿啊……”她忍着天旋地转的恶心,四肢趴在地上,爬到他脚边,抱着他的小腿哀求道,“郎君不知,分明是那个小贱蹄子听说吕先生到府上做客,生出了攀龙附凤的心思,费劲儿心思想攀高枝儿……妾身实在是冤枉啊……”

    说着,她声泪俱下,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男人有一瞬的心软,但还是抬脚提在她肩头,将她踹开,留下一句——

    “关在后院好好反省,敢有下一次,老子摘了你脑袋!”

    盼了两年的鸭子眼瞧着要煮熟,最后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嫉妒心而功亏一篑,郁闷死了。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让人惦记。

    他故意派人去吕徵府上探听情况,若是吕徵收了康歆童当妾最好,这年头以妾待客、互赠妾室都属于雅事。他用年轻貌美的姑娘就能把康歆童换回来……一个不行就一双!

    万万没想到,吕徵居然真的收康歆童为义女。

    这个义女可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干爹干女儿”,而是真正的父女。

    换而言之,他要是继续觊觎康歆童便是觊觎吕徵的女儿!

    他惦记康歆童不假,但也不会因为一个女娃娃就去得罪吕徵,这事儿只能就此作罢。

    康歆童的母亲听到这消息,暗地里哭了好几场,但却是边哭边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