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4:收南盛,杀安慛(六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不知道吕徵正勤勤恳恳地培养自己的唯粉。

    新年一过,原先还算轻松的氛围消散干净,取而代之的是肃杀和紧张。

    自从汾州南氏行刺案发生后,姜芃姬转变之大,几乎判若两人。

    众人起初还有些不适应,但一阵子过后也习惯了,正如卫慈先前说的那样,他们家主公长大了了、懂事了。因为姜芃姬改变及时,误打误撞将原先萌芽的隐患掐灭在萌芽状态。

    只要上下一心,别说手撕一个安慛,就算是手撕整个天下,他们都有信心。

    开年没几日,姜芃姬召开了一场会议。

    会议的主题自然是如何干掉安慛——嗯,姜芃姬就是这样清纯不做作,她直接跟众人说去年吃了安慛的暗亏,今年要是不找回来她咽不下这口气,丝毫不懂得什么叫做委婉——

    可想而知,若是这些话都如实记入史册,自家主公的名声将会如何。

    众人之中也就卫慈忧心了三秒,杨思几个早就放弃治疗,爱咋咋地!

    扭头一看,不止姜芃姬,其他人也摩拳擦掌准备干一票大的。

    “若是没有意见,暂时这么定了?”姜芃姬环顾一圈,将每人的表情都纳入眼底,静等一会儿,她又重复问了一句,“暂且拟定春耕之前出兵征讨安慛,诸君可还有其他意见?”

    不论是姜芃姬还是其他人,大多人都赞成春耕前开战,仅有少部分人想等春耕结束再开战。

    各有各的理由,姜芃姬认真倾听不同的声音,分析各条意见的优劣,最后还是敲定将出兵时间定在春耕之前。她的决定没有引来帐下众臣的反对,反而引来了咸鱼们的不解。

    他们追直播间这么多年也不是白追的,自然知道古代耕种有多么重要。

    若非迫不得己,开战双方都是等春耕结束再动手。春耕对于靠天吃饭的古人而言太重要了,浪费了一年的春耕,相当于这一整年的粮食打水漂,来年发生饥荒的几率大大提升。

    明白这点,他们便不能理解姜芃姬的选择。

    【酸橙果粒多】不是说春耕很重要么?我记得没错的话,主播去年还紧巴巴的,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更加看重今年的春耕?春耕前开战,不仅敌人受影响,己方也会受影响吧?

    搁在很多咸鱼眼中,这个选择简直与自杀式袭击没什么两样了。

    俗人不利己,两败俱伤罢了。

    【偷渡非酋】我这次也有些懵,不是很能理解主播这般冒险的原因。安慛看着有优势,但仔细分析,我觉得主播的赢面还是很大的。稳扎稳打不行嘛,非得用这种办法?

    咸鱼们嘴上怀疑,但心里却明白姜芃姬这么选肯定有她的理由,只是不知道原因。

    【鬼才郭奉孝】我似乎猜出来了,主播主播,这是不是跟去年安慛坚壁清野有关?

    去年安慛为了给姜芃姬添堵,故意放了南盛两州给姜芃姬。

    明面上是姜芃姬占了便宜,她没有费多大功夫就攻下两州,却不知这这两州七八成的米粮和青壮都被安慛强行征召,集中起来了。安慛占了便宜,留给姜芃姬的两州只是烂摊子!

    近百万百姓过冬的米粮和御寒物资都要她出,她还要防止两州的本土士族趁机作乱,不仅费钱还费心力。反观安慛呢?人家这个冬天过得美滋滋,不仅腰包粗了一圈还喜当爹了!

    咸鱼【鬼才郭奉孝】提起这事儿,不少人都想起来了。

    不过,安慛的坚壁清野与姜芃姬放弃春耕又有什么联系?

    自然是有联系的。

    姜芃姬放弃春耕攻打安慛,她舍弃的只是南盛两州的春耕,东庆、北州(北疆)两地农耕并不受影响,反观安慛就不行了。他去年搜刮两州不少粮食,但带走的青壮也要吃啊。

    若是今年春耕跟不上,秋收没有粮食补上,必然发生粮荒。

    行军打仗的时候缺粮,几乎等同于输了一半。

    若是进行顺利,安慛撑不过今年秋天。

    姜芃姬是打算速战速决,趁他病要他命,解决安慛再掉头收拾中诏,加快一统天下的步伐。

    趁着众人商议细节的功夫,姜芃姬简略向咸鱼们解释她的用意。

    有些咸鱼固执己见,他们觉得姜芃姬没必要这么急,稳扎稳打才是王道,有些咸鱼则是无条件支持姜芃姬的选择。当然,剩下一小部分的咸鱼却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

    等众人商议如何分兵调度的时候,他们愕然发现姜芃姬居然不在首发阵容!

    常年奋斗第一前线的姜芃姬居然坐镇中军了?

    【高举碰瓷西皮大旗】等等——主播,你怎么不去浪前线了?

    好不习惯啊!

    追了这么多年直播,他们最喜闻乐见的保留节目就是看姜芃姬一个劲儿想浪前线,底下文武死命拦她,一面心肌梗塞一面又不得不接受姜芃姬的任性。这么有趣的环节,今天没了?

    不止咸鱼们不适应,杨思丰真几个也有些无所适从。

    他们望着姜芃姬,姜芃姬一脸认真望着他们。

    双方互相对视十几秒,空气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们……还有别的意见?”

    姜芃姬看了一眼整个布局,应该没什么漏洞了,怎么一个一个像是傻了?

    接到军令不下去准备备战,搁在这里跟她大眼瞪小眼作甚?

    “主公……可是漏了什么?”

    李赟小心翼翼地出声询问。

    “漏了什么?我没漏啊,难道说我忽略哪里了?”

    姜芃姬一脸不解,符望突然生硬地干咳,抱拳告辞。

    符望离开了,其他人如梦初醒,三三两两起身。

    离开主帐,李赟仍是一脸梦幻。

    “主公是真的从良了?”

    “呸,什么叫做主公从良了?如今这样不是挺好的么?该干嘛就干嘛去。”杨思一巴掌拍李赟的肩膀上,打断他的话,免得这货还能说出更加骇人听闻的说辞,“主公耳目灵敏得很呢。”

    李赟连连点头,忙不迭离开,活像是背后有什么怪兽追他。

    姜芃姬“……”

    她都听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