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6:收南盛,杀安慛(六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此时还是春寒料峭,积雪新化。

    空气中弥漫着森冷的凉意。

    不过,外界的凉意却不能冷却安慛内心高涨的怒火。

    谁也没想到姜芃姬居然采用近乎损人不利己的办法,距离春耕还有半月就发兵攻打。

    这让安慛怀疑对方是不是绝了天葵,性情这么暴躁。

    打仗也要按照基本法啊,姜芃姬居然破坏春耕,这是打算坐着窜天猴上天呢?

    众所周知,春耕是每一年第一桩头等大事,安慛早早就派人准备,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只要今年收成好,粮食充足,姜芃姬根本不足为惧。

    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拼着自家春耕不要也要攻打安慛,此时都已经渡江把安慛家的篱笆拆了。安慛一早上听到这个消息,新年残留的喜色被冲了个一干二净。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此时才报!”

    安慛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忍不住重复问了一句。

    传信的士兵忐忑重复道,“回禀主公,三日前柳羲帐下兵马攻打我军边境重镇,强渡碧岭江。事出突然,守将正在外巡查,不慎被敌人钻了空子,最后不得不退兵三十里……”

    安慛这下听清楚了,脸也绿了。

    碧岭江是横搁在姜芃姬与安慛之间的一条江,江面足足有七里,约等于三千五百多米。

    这条江也是南盛最主要的水流之一,灌溉两岸,养活了不知多少百姓。

    因为此处土壤肥沃,浇灌方便,再加上南盛地处南方,气候湿润,粮食一年能收两次。

    安慛还指望此处能缓解粮荒,让他拥有与姜芃姬持久抗战的资本。

    万万没想到,姜芃姬会突然发难,搅和了春耕,还霸占了这块肥肉。

    安慛被现实一巴掌打醒,脸色铁青,两簇愤怒的火焰在眼眸深处跳跃,似乎要将看到的一切都烧光。愤怒之下,安慛用袖子将桌上堆积的东西都扫了下去,东西摔得噼里啪啦响。

    众人听闻消息赶了过来,正好撞了个正着。

    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触霉头,只能暗中将视线瞥到花渊身上,指望他说句软话。

    花渊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上前作揖道,“主公请息怒。”

    安慛道,“如何息怒?你可知柳羲做了什么?她是疯了!”

    花渊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然他也不会被喊过来。

    “事情已成定局,主公再生气也是于事无补。为今之计,最重要还是想办法应对柳羲大军,同时追究守将懈怠、玩忽职守的责任。”花渊轻飘飘两句话便转移了矛盾,安慛有气无处撒。

    帐内其他人却听得浑身一寒。

    为什么?

    按照战报的内容,那位守将根本没有玩忽职守,姜芃姬派遣重兵攻打此处,守将是怎么也守不住的。再者说了,碧岭江两岸地势开阔,基本没有防守的关隘。姜芃姬又是陆战的好手,帐下铁骑连曾经叱咤北疆草原的北疆三族都跪了,区区两三万守兵还能绊倒她?

    滑天下之大稽!

    花渊这一手矛盾转移,倒是平息了安慛的怒火,但也给守将带来了无妄之灾。

    安慛冷静几分,喘着粗气道,“你可有好的对策?”

    “渊无能,无法为主公分忧解劳。”花渊自责一番,话锋一转就甩锅了,听得众人心中暗骂这货狡诈,他说,“但主公帐下人才济济,群策群力,自然能集合众人之力想出应对之策。”

    安慛扫了一圈面色犹豫的臣子,刚刚好转的心情又一次下跌。

    除了花渊,其他人活像是吃干饭的废物,食君之禄却无法为君分忧的米虫。

    从他们进来到现在,除了花渊敢顶着怒火说话,其他人就跟哑巴一样,屁都不放一个。因此,花渊虽没有拿出法子,但安慛对他更满意,甚至在内心感慨这世上唯有花渊最忠心耿耿。

    你说吕徵?

    吕徵这货存在感越来越弱了,新年那会儿都是背景板,安慛哪里想得起他。

    众人被花渊赶鸭子上架,献计献策之后却没捞到好处,因为安慛只念着花渊的好了。

    散去之后,众人三三两两地离开主帐,有意无意间把花渊孤立出来。

    有件事情说起来挺邪门。

    虽说花渊立了许多大功,但论分量,明明是吕徵更重。

    结果主公安慛跟吃错药一样,一心一意信任花渊,特别是新年之后,几乎恨不得将花渊供起来,时不时与他秉烛夜谈,二人抵足而眠。这般看重,那是当年的吕徵也不曾有的。

    甚至有看不惯花渊的人在背后讥讽。

    花渊根本不是安慛帐下第一谋士,分明是人家帐内第一谋士才对!

    当然,这些话是不会传到花渊耳朵里的。

    他们都见识过这人的凶残,哪敢上赶着找死呢。

    反观吕徵——

    说起来,他们许久没有见到吕徵了,今天发生这么大事情也没见他出现。

    吕徵在干嘛呢?

    有人说他被安慛伤到心了,这会儿又被雪藏,心灰意懒蹲在家失意呢。

    有人说吕徵被花渊打压,闲着无聊就堕落街了,沉迷女人,无法自拔~~~

    谁也不知道,吕徵是沉迷女儿,无心正事。

    事实上,姜芃姬帐下兵马强渡碧岭江之前,他便有预兆了。

    外人不了解她,吕徵却知道这人的脾性,根据她的脾性和作风也不难推断出她的行动。

    当碧岭江的事情传来,吕徵第一反应便是蹙眉。

    不对劲——

    这事儿他蹲在家里都能推断出来,没道理蛇精病花渊不知道。

    假设他知道,他为何不提前预警安慛派兵防范?

    一想到花渊那个疯子,吕徵便觉得浑身不爽。

    “你先背着,一个时辰之后过来抽查。”

    吕徵随意布置作业,大步离开,康歆童则毫无怨言地捧着厚重的竹简大声朗读背诵。

    康歆童出身士族,生父也给她请过先生启蒙,为她打实了基础,学起来很快。

    相较于康歆童狂热学习的劲头,吕徵在接下去半月却没什么精神,甚至连讲学都错漏了。

    康歆童关切道,“义父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碰见了烦心事儿?”

    吕徵蹙眉道,“前线战局让为父忧心……”

    花渊不知道又吃错了什么药,这段日子都是出工不出力,整天划水,连吕徵都能看出的毛病,他愣是装聋作哑选择袖手旁观,这个异常让吕徵绷紧了神经。

    花渊可是个失心疯的疯子,鬼知道他是不是又想搞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