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8:收南盛,杀安慛(六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义父这是要随军出征了?”

    康歆童住在吕徵府上有一阵子了,父女俩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

    她见吕徵叮嘱管家收拾行囊,表情凝重,便知道外头出什么事儿了。

    听闻前线凶险异常,义父又被安慛冷藏许久,如今突然重用也不知有什么内情。

    “花渊那厮向主公举荐,主公便下令让为父随军出征。你待在家中等为父归来,为父不在家的日子,切不可荒废学业,回来要检查考核的。”吕徵没有为人师的经验,但他有当学生的经验,恩师渊镜先生当年也是这般教导学生,松弛有度,他照葫芦画瓢还是会的。

    尽管康歆童是个自律好学、务实求真的好孩子,但毕竟还是个少年人,自制力不比成人,很容易会被外界的花花草草转移注意力。吕徵担心自己不在的日子,康歆童会荒废学业。

    “女儿谨记义父教诲。”康歆童应下,但又不解地问了句,“安慛大人重新重用义父是好事儿啊,为何义父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难道说,因为是花渊先生举荐的缘故?”

    她隐约听下人说起过,自家义父与花渊有些不合。

    只是,义父没有亲口承认,康歆童也不好私下议论。

    “为父与他有些矛盾,我俩一向不怎么和睦。”吕徵却没什么避讳,他直接说道,“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可不是什么好心人。他的示好,谁晓得是真的示好还是另一次算计。为父担心他又想弄什么幺蛾子,不得不防防备一些,偏偏主公极其信任他,奈何他不得。”

    花渊与吕徵的矛盾是众所周知的,他一直明里暗里打压吕徵,怎么可能会给他翻身的机会?怕只怕里面有什么阴谋,例如调虎离山,趁着吕徵去前线,他在后方搞事,再例如前线有什么陷阱等着吕徵跳进去,亦或者图谋更大的事情,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尽管吕徵的怀疑很有道理和依据,但也从侧面说明一件事情——花渊这个人格分裂的危险份子给他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吕徵都有些草木皆兵了,什么事都要阴谋论一番。

    康歆童听了,心底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女儿有一事,恳请义父应允。”她紧张地咽下口水,试探道,“父亲随军出征前线,女儿不能体父分忧已是不孝,万万不敢让父亲在前线还担心女儿。既然如此,父亲何不……”

    顶着吕徵严肃的眼神,康歆童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直至低不可闻,小脑袋也垂了下来。

    “何不什么?你怎么不说了?”吕徵似笑非笑地问,那双似乎能直透人心的眸子全是了然,“你不敢说?那为父就猜一猜,看看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思。你是想随军跟去前线?”

    哪怕康歆童的爱豆是姜芃姬,他想要效仿偶像,那也不能这么大胆吧?

    姜芃姬帐下有规模不小女营,这些年也是声名鹊起,创下不小名头,让敌人闻风丧胆,但安慛这里没这条件。康歆童一个女娃去军营,如果吕徵看护不周全,指不定啥时候就出事了。

    前线刀光剑影的,实在是太危险。

    “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吕徵还是挺喜欢这个聪明伶俐又听话乖巧的义女,哪里舍得让她去前线蹦跶找死?

    说来说去还是柳兰亭那厮的锅,教人不学好,教坏小孩。

    吕徵在心里微笑着拍小人,小人身上写着“柳羲”两个大字,黑色的怨念几乎要漾出来了。

    义父的拒绝在康歆童意料之内,她露出讨好的笑,从席垫起身绕到吕徵身后,殷勤地给他揉肩,一边柔声地撒娇道,“义父不愧是义父,女儿的小聪明根本瞒不了您……”

    哼╭(╯╰)╮

    小丫头嘴甜也没用。

    吕徵嘴上不吃这一套,心里却挺享受。

    “前线很危险,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你一个不留神就没命了,不让你去自然是为你好。再者,军营哪有你想象那么简单?那里全是一群粗鲁野蛮的汉子,为父也不敢说保你周全,你一个娇娇女儿家去了容易出事。”吕徵试图打消她的念头,偶像那么叼是因为偶像有能耐在前线活下来,那人一人就能入千军万马还面不改色,她没这个斤两就别上赶着作死了。

    当然,作死归作死,但康歆童这份勇气还是值得肯定的,寻常小女孩儿也没胆说去前线。

    被吕徵戳穿心思,康歆童神色黯然几分,旋即又坚定下来,目光写满了坚持。

    她是真的想去前线,待在后方享受温室一样的保护,哪有历经风雨成长得快?

    哪怕有可能面临吕徵口中危险,她也不怕。

    她也很想看看,吕徵曾说的天下究竟有多么宽阔。

    当下便向吕徵乞求道,“义父处处为女儿着想,是女儿不识抬举,怕是要辜负义父。”

    “前线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一个一个跑去凑热闹?不知道这会出人命?”

    “除了女儿,还有人也这般?”

    吕徵道,“教坏你的柳羲不就是一个?”

    哼,一切矛盾的罪魁祸首。

    康歆童认真地道,“义父,您先前告诉女儿的话,女儿一直铭记在心。只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读书再多,始终抵不上亲眼所见。女儿见识短浅,自然要看得更多才行。”

    吕徵唇角溢出一声无奈的叹惜声,他抬手将康歆童拉起来,跪在地上不像样。

    “要去可以,但要答应为父,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

    去前线,吕徵便不能保证康歆童的性命。

    是福是祸,一切都由她自己担待着。

    康歆童这么执着,吕徵也不能强求。

    当然,要是他亲生骨肉这么忤逆他,不听他的话,他大概要暴起将对方的腿打断。

    康歆童没想到吕徵这么好说话,她都做好准备二次被拒绝。

    因此,吕徵答应的时候,她险些没反应过来。

    回过神,她连忙道,“多谢义父!”

    “谢什么?回去准备准备,大军可不会等你一人。记得做男装打扮,方便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