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59:收南盛,杀安慛(六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吕徵说得很严重,实际上也没那么危险。

    康歆童年纪本就小,扮做男装也不突兀,吕徵再让人时刻盯着些,只要康歆童不自己作死跑去不该跑的地方,她在军营基本没有危险。除非敌军直接偷袭我方大营,那就没辙了。

    再者,吕徵是谋士不是武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军营,完全能护住这个丫头片子。

    康歆童的事情,吕徵也没瞒着安慛,提前打了一声招呼。

    安慛隐约听人说过吕徵收了个义女,没想到他会把义女带去军营。

    “带着便带着吧,只要不耽误大事就行。”

    安慛没有意见,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军出征,吕徵骑马跟随安慛,左右不见花渊的身影。

    见此情形,吕徵心下越发不安,佯装随意地问了句身边的人,探听花渊下落。

    “怎么不见花渊?”吕徵与关系比较好的谋士低语,目光还向四周游移,试图找到熟悉的身影,他道,“主公离不得花渊,恨不得走到哪里带去哪里,怎么今儿不见踪影?”

    对方反问他,“你不知?”

    吕徵摇头,“确实不知。”

    对方又说,“此次敌人来势汹汹,柳羲不顾春耕都要发兵,可见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我等若要御敌,这一仗还不知打多久,粮草怕是不足。主公派遣花渊搜集军粮辎重去了……”

    吕徵一听,心下咯噔。

    粮草不足吗?

    “我军还有多少粮草?可供大军多久?”

    吕徵被冷藏的这段日子,逐渐与政事脱节,他对军营的了解有些落后了。

    对方道,“粗略估计,应该能撑到初冬。”

    “怎么只到初冬?”

    若是按照吕徵的估算,储备粮草至少能撑到来年春末夏初。

    当然,真要是撑不到也不碍事儿。

    粮草这种东西搁在什么时期都是精贵的,更别说如今还是乱世,粮草才是硬通货。

    真要缺粮了,不仅要想办法开源,还要使劲儿节流。

    若是万不得已,那就只能使用特殊手段撑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说是这么说,吕徵还是觉得安慛和花渊太败家。

    他被雪藏这些日子,这俩人挺挥霍啊,活脱脱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人傻钱多速来。

    吕徵经营数年才积攒下来的底蕴要被他们折腾完了。

    他心里大致有了数,可他没想到真相与自己猜测差了十万八千里。

    “原先应该能撑得更久,毕竟去岁那事儿,我军获利颇多。只是……柳羲这些年横扫各处,靠得不就是帐下精锐?如今兵临边陲,主公又对她极为忌惮,唯恐兵力不足,因此一直都在招兵买马,训练精锐。去岁从两州带走的青壮,主公便派人挑拣十五万入军营……”

    “十五万????”

    吕徵差点儿破音。

    他耳朵没产生幻听吧?

    确定是十五万不是一万五?

    “这简直就是胡闹!”

    吕徵不顾安慛就在不远处,睁圆了眼睛叱责。

    安慛和花渊不仅仅是败家子儿了,这是脑子被驴踢了?

    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既想要马儿跑得快,又想要马儿少吃少喝?

    这些青壮都是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啊,吃的是五谷杂粮,他们既不是木牛流马也不是得道成仙,做不到餐风饮露。若是将他们当做精锐训练,每日的伙食至少是正常士兵的一倍!

    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吃饭的嘴,安慛真当粮食不用钱呢?

    此人口中说的“去岁那事儿”就是指去年安慛坚壁清野坑姜芃姬的事,他独吞好处,搜刮两州的储粮辎重,最后却将一群连御寒衣物都没有的老弱病残丢给姜芃姬,狠狠爆赚一笔。

    搁吕徵的意见,去年安慛就不该要那些青壮,只搜刮粮草辎重就够了,那些青壮连同老弱病残一股脑丢给姜芃姬,让她发愁吃饭的事情。若是能解决,算她有本事,若是解决不了,正好还能派人暗中怂恿这些青壮起义造反,冲击粮库抢粮食,正好也让吕徵瞧一瞧姜芃姬被逼得焦头烂额的狼狈样子。可惜了,安慛就是不肯听,他已经被花渊这个小贱蹄子迷惑了!

    “凭空多出十五万张吃饭的嘴,我军粮草哪里够?”

    安慛之前吞并南盛各家诸侯,吸收了他们的兵力,帐下兵马数量已经很庞大了。

    新吸纳进来的两州青壮又没有作战经验,拉过来也是摇旗呐喊顺便给敌人送人头送经验。

    奈何花渊要跟吕徵打擂台,吕徵因为种种劣势原因打不过,自家主公安慛又是贪心不足的性格,舍不得青壮,生怕这些青壮会成为姜芃姬对付他的尖刀,硬是要拉回家自己消化了。

    瞧瞧,现在知道贪心不足、顾前顾后的下场了吧?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吕徵感觉感觉胸腔位置有些闷,好似被人用刀子扎了一刀。

    安慛这位主公,以前看着那么靠谱,怎么发达之后就飘得找不到北了?

    他想飘上天也行啊,好歹等敌人尘埃落定吧?

    敌人都没跪,他就先沉不住气了,这是打算给姜芃姬那个女人送人头?

    吕徵心有万千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小声点儿!这是不要命了?”

    那人拉了一下吕徵的袖子,低声警告一声。

    他暗中抬头瞧了一眼安慛的方向,发现对方正往这边看,漆黑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

    在这般目光的注视下,他冷不丁打了个冷颤,猛地低下头避开视线。

    吕徵则捏紧了缰绳,低声冷哼。

    “你也该改改性格了,主公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硬要杠着,吃亏的是你。”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安慛为何亲近花渊,疏离吕徵?

    不是因为吕徵能力不行,分明是吕徵的脾性让安慛这位主公心生不满已久!

    他觉得……

    吕徵说不定又要被穿小鞋了。

    事实证明,安慛还没他想象中那么小心眼。

    他的确是不喜欢吕徵,但也不会不顾大局将吕徵这么一个能干的人丢在一旁发霉。

    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吕徵该用还是要用,等以后不用了……

    呵呵,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