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2:收南盛,杀安慛(七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安慛有什么想法,吕徵未必不知道。

    不过,他知道了又能如何?

    吕徵这人脾气高,性子傲,不可能为了迎合安慛而降低自己的底线,哪怕安慛是他主公也一样。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与安慛的关系为何会僵硬到这个地步,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补救改善,之所以没行动,只是因为他心知肚明——他和安慛的症结在于理念不同,这个问题无解。

    除非从根本改变安慛或者吕徵舍弃自我,不然他和安慛注定背道而驰。对很多人而言,为了向上爬,什么都能舍弃,吕徵也想出人头地,但代价要是他的底线,他不会答应。

    因此,如今这个局面,多少也有吕徵破罐子破摔、随波逐流的缘故。

    不论吕徵在脑海中如何吐槽自家主公这个大猪蹄子,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自从安慛带兵支援前线,姜芃姬帐下兵马的扩张速度就得到了极大的遏制,经过半个月的小规模交锋,两方人马形成对峙之态,俨然一副势同水火,即将爆发终极大战的架势……

    “义父,安慛大人怎么能如此对您?”

    康歆童像是焦躁的困兽,在帐内来回踱步,撒气一般剁了两脚,一双眸子瞪得极大。

    “今日份的《论语》背完了?气什么?”吕徵这些日子消瘦了两圈,桌案上都是堆积如山的竹简公文,他难得抽空抬起头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义女,搁下笔揉了揉手腕,叹息道,“坐下,别在帐内来回乱走了,义父被你转得眼睛晕。别气了,这小嘴气得都能挂上一盏酒盅……”

    康歆童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她这些日子都待在吕徵帐中没有外出,真要离开也是带着护卫,小心翼翼保护自己。

    “过来,帮为父收拾一下,将这些竹简分门别类拾掇好。”

    吕徵冲康歆童招手,劝说自家义女别动不动就生气,实在是没必要跟安慛计较……

    康歆童都快气哭了。

    她没有来前线居然不知道,自家义父的处境这般不妙。

    安慛这个大猪蹄子,妥妥的渣男,真以为自家义父是一块砖呢,哪里需要哪里搬。

    敌军来势汹汹,还是靠着义父的妙计和排兵布阵才稳住局势,破势敌人止住推进的脚步。

    阵势刚一稳,安慛就迫不及待将督战的吕徵丢到后方处理琐碎杂事,事务太多以至于吕徵连续数日挑灯夜战……康歆童看不出别的,她只看出安慛厚脸皮占了臣子的功劳和荣耀。

    臭不要脸的大猪蹄子!

    康歆童眼瞧着自家义父清瘦下来,对方哪怕在忙碌也抓着她的学业、为她解疑答惑,她如何不触动?义父这么好,为什么安慛却对他万般防备?安慛真以为自家义父非他不可了?

    “义父,女儿这就来。”

    康歆童正欲说什么,但又硬生生憋住了,乖巧替吕徵分忧解劳。

    忙碌一阵,桌上堆积如山的竹简清理一部分后,吕徵才松了口气,有功夫管教自家义女。

    “这里是军营,四面八方都是透风的,谨言慎行四个字牢牢刻在心里,免得不该说的话被人传到主公耳朵里。”吕徵面色严肃地教训义女,康歆童黯然地垂着头,乖乖应是。

    吕徵道,“其实为父不在阵前也无妨,主公帐下人才众多,自然能稳住局势。”

    康歆童道,“义父心善,这时候还替他们留着遮羞布。”

    吕徵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在她心里,除了爱豆姜芃姬就属吕徵最厉害了。

    “战场胜负并非一人能左右,为父顶多让他们少被敌人算计,但不能说这些都是为父的功劳。”吕徵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补充道,“再者,柳羲一直没有出现阵前……”

    康歆童目光带着疑惑。

    “柳羲这厮……比她能打的没有,比她聪明的也少,从她以往经历来看,哪里有仗打,她就蹿到哪里。”吕徵沉吟道,“纵观各处敌人,中诏基本被打废了,除了主公所在的南盛,她没别处战场好凑热闹。两军开战已有一月余,各处战场却不见她的踪迹,着实是诡异……”

    以往的姜芃姬太跳了,现在突然安静如鸡,吕徵觉得不太放心。

    “义父的意思是……”

    康歆童以为自家义父会说出什么突破性的发言,没想到……

    “要么受伤了,要么怀孕了……不过,柳羲装病诓骗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又那么能打,生病受伤有些扯,反倒是怀孕的几率高一些。不然为父实在想不到她为什么没出现在阵前。”

    康歆童“……”

    正常的主公都不会跑到前线跟敌人厮杀吧?

    另外,为什么怀孕的几率比受伤还大?

    人家就不能是因为想当一个好主公才不出现在前线吗?

    “兴许……有别的阴谋?例如转移视线,瞒天过海之后偷袭我军?”

    吕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此处地势开阔平坦,若是偷袭,还未靠近就暴露踪迹被人扎成刺猬了。”吕徵怎么说也是狼牙书院出来的,渊镜先生的徒弟之一,他的基础功夫可扎实了,扎营的学问如火纯情呢。

    他选择此处扎营布局,自然也考虑了敌人偷袭的可能性。

    康歆童哦了一声,隐隐听到吕徵低声嘀咕。

    “不对劲……这货怎么可能安生……”

    康歆童道,“义父,女儿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不当讲那就别讲。”吕徵学着姜芃姬曾经的话,见康歆童憋红了脸,又急又慌张的模样,忍不住暗骂姜芃姬教坏自己,改口道,“逗你玩的,有什么话就说来吧,别藏着掖着。”

    康歆童深呼吸道,“义父……既然您与兰亭公相熟,安慛大人又这般薄待您……您是何苦呢?倒不如……借着年少同窗情谊,再加上立功,兰亭公怎么说也会高看义父的呀……”

    吕徵冷了脸色,但也没有动怒,更没有叱责。

    他只是冷脸道了一句,“你倒是比方直那货更像是柳羲派来的说客,你是谁义女呢?”

    这还没到嫁人的年纪,她就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