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4:收南盛,杀安慛(七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主公,饶过末将吧,末将真是冤枉的呀——”

    吕徵收到粮草被劫的消息,急匆匆赶来,正巧看到两名士兵将五花大绑的押粮将领拖出去军法处置的情形。这位将领自知必死,仍不肯放弃生的希望。余光瞥见吕徵的身影,连忙梗着脖子高声喊冤,“军师!军师!末将是冤枉的,末将勤恳督押粮草,未曾通敌叛主!”

    吕徵听他向自己喊冤,足尖一顿,木屐踩在碎石上发出闷响。

    将领又挣扎着道,“粮草消息泄露绝非末将之过……军师,救救末将!末将真是冤枉的!”

    “粮草是假的,早就被调换了,末将冤枉啊!”

    “军师救命!”

    仅仅顿足一息,吕徵便恢复常色,抬袖掀起主帐帷幕,弯身进入。

    他来得比较迟,帐内已经坐了一圈的人,只是不少人神色凝重连他过来的动静都没察觉。

    安慛刚刚下令斩杀押粮将领,余怒未消,见吕徵姗姗来迟,心下更加不喜。

    他这会儿倒是没想到吕徵的帐篷搭得比较远,距离帅帐有一段距离,哪怕吕徵一路小跑着过来也不可能第一时间抵达。当然,作为合格的渣男,安慛是不可能从自己身上找错误的。

    对待不喜欢的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才是渣男的正常操作。

    没事的时候冷落吕徵,有事的时候说话就亲昵了。

    他压下内心的不喜,沉声询问对策,双目似乎流淌着纯粹的信任。

    吕徵早就习惯了安慛的操作,一边感慨这位主公戏精上身,浑身上下每一寸都是戏,一边羞惭地作揖道,“方才听闻粮草被劫之事,匆匆赶来,还未有时间了解劫粮详情……”

    安慛被噎了一下,心里更加堵得慌。

    吕徵见安慛没话可说,侧头询问其他人事情经过。

    安慛默默将喉头翻滚的斥责咽回去,按捺烦躁情绪等吕徵了解事情的起因经过。

    二十万石粮草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还关系到全军上下接下来一阵子的嚼用,押粮队伍自然不敢懈怠。奈何,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运粮大军即将抵达的时候被窜出来的敌人打劫了。

    这般执行能力,众人都以为这是姜芃姬的杰作。

    姜芃姬的身份地位水涨船高,她曾经做过的事情也被人搁在放大镜下各种研究,翻来覆去地分析。这位煞神做了多少让人闻风丧胆的事情,作为她的敌人,安慛一行人自然也知道。

    分析过后,他们一致将这口锅丢给了她。

    殊不知,姜芃姬改邪归正之后就没有浪前线了,更别说带人去劫粮。

    劫粮这事儿的确是她帐下人马干的,但那批粮草最后受益者却不是她。

    吕徵敏锐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拧着眉头询问旁人。

    半晌,他对安慛道,“主公,此事尚有疑点,臣恳请主公收回成命,暂且留下柴将军一命。”

    安慛差点儿被气倒,压不住脾气,当着众人的面斥责吕徵别有异心。

    吕徵口中的柴将军通敌叛主,这种人不杀,那该杀谁?

    杀他吕徵吗!

    安慛没想到吕徵居然还会给对方求情,越发怒不可遏。

    “恳请主公听徵一言,此事疑点颇多,主公应当慎重对待。”吕徵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语调淡漠,“粮草之事,事关我军机密,敌人如何知道这般详细,打了柴将军措手不及?”

    安慛冷笑反问,“此人通敌叛主的信函都有,你说柳羲为何知晓详细?”

    敌人一瞧就是预谋久已,必有内应给他们透露情报。

    这人除了证据确凿的柴将军,还能有谁?

    这种愚蠢的问题,真不知道哪里有异常。

    吕徵道,“既然如此,粮草被劫之后,他为何不顺势被柳羲俘虏,脱离困境,反而带兵突围,将消息递予主公,最后惹来杀身之祸?另外,柴将军还说粮草是假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安慛生气地道,“不过是个叛徒为求生以及陷害人的手段。”

    吕徵却不这么认为。

    敌军偷袭的时候,柴将军尽力护住粮草,奈何敌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突然杀出来,杀得众人措手不及,一顿操作猛如虎,便将押粮的守兵打懵逼了。柴将军努力拖延却没成功,最后不得已,他便打算将这些粮草都烧毁。他们不能用,粮草也不能落入敌人口中。

    结果——

    上面的粮草都是正常的,底下的粮草却是伪装过的,里面装的根本不是粮食。

    发现此事的柴将军整个人都懵了,远比敌人偷袭更让人毛骨悚然。

    安慛要杀他,他便将此事抖出,结果无人相信。

    “陷害人?陷害的是谁?”吕徵沉声道,“主公再护短,这种时候也不该偏袒任何人。”

    负责粮草的人是花渊。

    如果花渊准备的粮草真的,柴将军便是说谎的人。

    反之,这批有问题的粮草就是花渊准备的。

    说不定泄露运粮细节,引来敌人精准打击的人也是花渊。

    一番操作,这批二十万石的粮草便被花渊名正言顺吞下了。

    当然,这个操作不仅安慛不信,众人也不相信。

    这么做,花渊能有什么好处?

    他们不知道,但吕徵却清楚。

    那个疯子的内芯可是【柳羲】,扣押贪污粮草,无情出卖队友,你们说他有什么好处?

    妖孽是准备上天!

    当然,哪怕吕徵告诉众人花渊精分成了【柳羲】,估计也无人相信,反而会以为他为了打压花渊使用拙劣下作的手段。吕徵也懒得吃力不讨好,爱咋咋地吧!他对这些队友绝望了。

    安慛也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吕徵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众斥责他偏心偏听?

    他们还不知道,姜芃姬其实也很气,两位诸侯大佬的怒气值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姜芃姬瞧着李赟抢回来的粮草,脸都黑了。

    “哼,吕少音这些年没少吃猪脑子啊,脑子补得不错,算计人都能算计到我头上了。”

    她磨得后槽牙都响了。

    费了大功夫劫来的粮食居然是假的,费力一场成了笑话。

    思来想去,她将目标锁定在吕徵身上,毕竟这种暗搓搓阴人挖坑的手段,的确像他。

    饶是她脑洞再大,她也猜不出安慛的臣子花渊精分出了一个“柳羲”,暗搓搓准备搞事。

    真正的幕后黑手花渊,此时却冷漠盯着手中的小瓷瓶,笑了。

    “这是什么……”西昌帝姬惴惴问。

    花渊道,“毒。”

    西昌帝姬挺着显怀的肚子,颤了颤,畏惧道,“给谁?”

    花渊笑道,“你猜?”

    帝姬“……”

    猜不j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