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5:收南盛,杀安慛(七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毒是给安慛的?”

    西昌帝姬早知道花渊有野心,但没想到他会这般果决利落,居然要给安慛下毒!

    要知道安慛这人再坏,但他对花渊的信任和重用却是不打折扣的,甚至重用花渊冷落了吕徵。如今,花渊却为了不知名的原因要置花渊于死地,西昌帝姬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转念一想,更恶心的事情花渊都逼着她做了,这人有弑主的野心似乎也不算太出格?

    花渊余光瞥向西昌帝姬,略薄的唇勾勒笑意,金色的曦光打在他的脸上,晕染开一层浅浅的光晕,恍若神人。西昌帝姬见此更是复杂,上天给了花渊出众不凡的容貌、丰神飘洒的气度甚至是过人的智慧,偏偏这样美好的皮囊下藏着的却是糟粕和肮脏,让人忍不住喟叹。

    西昌帝姬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花渊平静的反问。

    “侧夫人怎么会认为我要毒杀自个儿的主公呢?主公待我有恩,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西昌帝姬被噎到,面上出现一瞬间的扭曲。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他口中的“涌泉相报”就是暗搓搓给自家主公脑袋上移植一大片青青草原?

    不仅移植了草原,他还暗箱操作,依仗着安慛的信任,公然在粮草上做手脚。

    没看错,李赟大费周章才劫下的“粮草”就是花渊有意送出去的。

    这批粮草只有一成真,其他九成都是假的。

    花渊暗中透露风声引诱敌人过来劫粮,姜芃姬果然上钩,派遣人马去劫掠运粮队伍。有心算无心,“二十万石”粮草轻而易举就被敌人掠走。通过这种方式,花渊将这批粮草名正言顺地昧了下来。

    操作之骚,看得西昌帝姬和皇子心中惴惴不安。

    花渊的手段这般狠毒利落,他们真能从这人身上占到一丁半点儿的便宜?

    帝姬努力按下内心的惶恐、担心和惧怕,扯出一抹十分僵硬的浅笑。花渊暗中贪墨数额巨大的粮草,甚至不顾前线将士的生死,要说他没有造反的心思,三岁小孩儿都不信。

    “先生说的话,妾身哪有不信的?方才是妾身误解了。”西昌帝姬嘴上这么说,心里是个什么想法,那就不得而知了,“妾身愚笨,乞望先生指点一二,好让妾身明白。”

    “你不知,主公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期盼许久。”

    花渊伸手屈指,用指背虚抚西昌帝姬凸起的小腹,帝姬被他的动作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动弹,额头冷汗直冒,纤瘦的身躯轻微颤抖,仿佛花渊不是用手指而是拿刀剑威胁她。

    最后,她发现花渊没有伤害她,这才长长松了口气,隐隐有种死里逃生的错觉。

    “可是先生……先生知道这孩子并非……”

    花渊收回手,从袖中掏出帕子擦了擦手指,动作矜持而优雅,仿佛上面真沾染了脏东西。

    “主公不知道,不是吗?”他淡漠地道,“他不知道,那你所生的孩子就是他的骨血。”

    西昌帝姬闭了嘴,因为她发现花渊眼中闪烁着杀意。

    若是她再说一句不敢说的,她不怀疑,花渊手中的毒就会进入她的口。

    仿佛是不经意间的喃喃,花渊道了句,“倘若这孩子是个儿子就好了,主公后继有人。”

    西昌帝姬笑得勉强,“哪怕是儿子,那也只是庶子,郎君膝下还有名正言顺的少主。”

    因为安慛身体受损无法再令女人怀孕,他为了安抚跟随自己的众臣,过继了旁支的同族子嗣当儿子。多年下来,这位少主早就被众臣承认,众人都将他当做安慛的继承者看待。

    哪怕西昌帝姬生下安慛的“亲生儿子”,那也只是个庶子,无法与过继过来的、名义上的嫡子少主抗衡。等她的孩子长大,安慛还不知道活不活着呢……毕竟,内有花渊这个蛇精病,外有姜芃姬这个劲敌,安慛作为夹心饼干夹在其中,怎么看怎么像是短命的货。

    哪怕姜芃姬没有弄死安慛,多年之后,那位少主也成长起来了,哪里是一个年幼的孩子能抗衡的?

    除非……西昌帝姬脑瓜子转了转,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及其大胆的念头,莫非……

    她双眸霍地睁大,吓得退了半步。

    花渊手中的毒不是给安慛准备的,那么就是给少主准备的!

    少主死了,安慛待在前线被花渊扼住粮草命脉,是生是死还不是花渊一句话?

    只要这两人都死了,她腹中的孩子才有可能成为花渊挟持上位的筹码。

    果不其然,花渊道了句,“少主?侧夫人,主公更加看重你腹中的孩子,早有废立的心思。”

    “废立?”

    “是,这的确是主公的意思,如今这位少主可是侧夫人腹中孩儿的绊脚石。”

    绊脚石,自然要踢掉。

    西昌帝姬心下一寒,她不怀疑安慛的狠心,废立的心思估计是真的,但准备给少主投毒这事儿,究竟是安慛授意还是花渊自作主张,那就有待商榷了。安慛无耻,但也不是没有脑子。

    他更加属意自己的“亲生子”,但在“亲生子”成长之前,他也不会早早踢掉备胎继子。

    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谁也不知道他的资质如何,能不能平安长大……

    综上所述,这多半是花渊自己的意思。

    “这些事情,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一切皆有先生做主即可……”

    花渊笑道,“这可不成,这事儿还需要侧夫人帮个小忙。”

    西昌帝姬眼皮狠狠跳动。

    “什么忙?”

    花渊倾身在她耳畔低语几句,西昌帝姬娇躯轻颤,眼眸深处写满了惊骇和惧怕。

    “先、先生……此事……”

    她嘴唇哆嗦着想要拒绝,但看着花渊似笑非笑的眸和眸底深处的杀意,无奈屈服了。

    “一切……一切皆由先生安排。”

    西昌帝姬一手扶着肚子,一面垂下头,心底浮现排山倒海般的怨毒和不甘。

    这般任人宰割摆布的境地,实在是太不堪、太屈辱了!

    一桩阴谋悄然成型。

    隔了两日,一场春雨袭来,山岚或浓或淡,空气中飘着泥土与春雨的芬芳。

    远方隐隐有马蹄声靠近。

    仔细一瞧,马背上是个身穿劲装的翩翩少年郎,眉宇间还有残留的稚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