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6:收南盛,杀安慛(七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先生今日没来狩猎真是可惜了。”

    这几日天气不错,少年便约先生花渊一道出来狩猎,奈何花渊被粮草劫掠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只能遗憾推了少年的邀请。少年对此很失望,但他也明白正事要紧,不敢任性胡来。

    自从安慛的侧夫人有孕,少年明显感觉到父亲安慛待他有些不一样了,例如这次战争,他作为快要成年的继承人却被丢在后方,美其名曰是保护,可平心而论,乱世需要这种保护?

    少年早在几年前就随同恩师花渊一起出使东庆寻求结盟,那个时候都不说保护,怎么他快成年了,安慛突然冒出所谓的“保护”?明面上是保护,实际上却是弱化少年与安慛帐下臣子的联系。少年不傻,自然意识到了。只是他无法将这事情对外人倾诉,只能默默压在心中。

    作为一枚闲人,同时也是为了向义父安慛展示自己的无害,他最近沉迷狩猎、耽于享乐。

    恩师花渊还很严肃地教训他。

    “不可耽于享乐,疏忽学业政务。”

    少年对此只能无奈苦笑,不敢抬头看花渊失望的眼神。

    如今羽翼他未丰,只能仰仗安慛,对方打个喷嚏,他都要心惊肉跳、胡思乱想。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恩师花渊是变故发生后唯一还对他保持平常态度的人。

    因为稀少,所以弥足珍贵。

    少年将花渊待他的好看在眼里,自然更加信任尊敬对方。

    他瞧着马背上挂着的猎物,仿佛想到了什么,唇角不由自主勾起,双眸弯成两弯月牙,清澈的眸底涌动着笑意。他的相貌生得很好,尽管面上还有些稚色,但一身仪态已经养成。

    任是谁在山野间瞧见这般出色的少年,兴许会以为自己瞧见了貌美的精怪。

    “今日运气不错。”

    这个季节不是狩猎的好时候,猎物刚刚度过冬日,皮肉消瘦,不及贴秋膘那会儿肥美。

    不过,今日猎到的猎物都不错,皮毛也水滑漂亮,少年打算挑出最好的,处理了送给花渊。

    贴身服侍少年的侍从却暗道晦气。

    他嘟囔着道,“哪儿运气好了?咱们都被淋了个彻底……”

    少年抬头瞧着屋檐滴答滴答滚落的雨水,青苔被刷得翠绿,尽管此时的天气算不得美妙,但并不影响少年明媚的心情。他笑着道,“刚下雨便碰到了落脚的木屋,这还不算好?”

    猎人上山狩猎,运气好一些的,当天去当天回,运气差一些的,还要耐心在山间蹲守几日。

    为了方便行事就会建造这种用以暂时落脚的木屋,过路人也能在此歇息。

    少年心情疏阔,不觉得这场雨多么不合时宜。

    侍从将马背上的酒囊解下来,双手递给少年。

    “少主,喝点儿酒热热身吧,免得着了风寒。”

    雨来得突然,尽管众人用最快速度找到避雨的地方,但也被淋到些,衣衫鬓发染上湿意。

    少年身份精贵,他要是因为侍从照顾不周到而生病,随行的侍从都要倒霉。

    侍从亲眼见少年接过酒囊大口喝了起来,这才放心转身取来一套干净的换洗衣裳。

    木屋虽小,但五脏俱全,屋内还有不少干燥的柴火,正好能用来生火烧水让少年沐浴。

    少年挥手道,“把衣服搁置一旁吧,等会儿我再换,现在不想动弹。”

    “喏!”

    侍从将衣裳搁在少年伸手便能碰到的地方,恭敬退后,守在附近护卫。

    不知是自己的酒量太差,还是今日的酒格外醇香,少年几口便将酒囊喝了个精光,白玉一般的脸颊染上微醺,醉意直冲脑门。没多一会儿,白玉一般的两颊便飘上一层薄薄的红晕,浑身散发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春建气。他起初还不在意,但很快便察觉异样,熟悉而又陌生的滚滚热潮由内而外散发,令他肌肤滚烫通红,忍不住抬手松开衣襟散热才好受些……

    这感觉……

    少年心下生出几分恼怒。

    “这酒是怎么回事?”

    侍从听到动静赶了过来,听少年质问,心下愕然。

    “少主,这酒不是花渊先生送的?”

    少年倏地想起了什么,神色略显不自然。

    原来,这酒是少年的妾室不知哪儿搜罗过来的,赠予少年。

    少年知道是难得的美酒便眼巴巴送给花渊,花渊最近忙着军粮的事情,数日没有歇息了,哪里还有心情品尝美酒,便让少年将酒装了大半回去。换而言之,这有问题的酒应该是少年的妾室弄的手脚。思及此,少年两颊烧得跟火烧云一般,又羞又恼又恨——

    内宅妇人为了邀宠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幸好先生没有喝,若是喝了,指不定闹出什么笑话。

    少年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最后定格在黑色。

    侍从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不妨碍他趁机拍马屁。

    他谄媚地道,“小的见少主面有疲色,不如先进去歇一歇脚。”

    少年心下不自然,面上却点头应下。

    正欲起身,身子突然僵硬原地,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尴尬得很。

    他十三岁便梦泄了,前两年义父安慛给他准备了两个聪慧漂亮的妾室,教他通晓人事。

    有了这些经历,他自然清楚身体变化意味着什么,顿时更加羞恼。

    他不自然地紧了紧腿,奈何今日着装比较干练,腹下的反应略明显。

    侍从眼尖瞧见他腹下顶起的小帐篷,心下了然。

    少年羞恼万分,逃也似的进了农舍,哐得一声关上门。

    这种农舍是猎户歇脚的地方,环境简陋却呢个遮风挡雨。

    外头有护卫守着,寻常猎户也进不来,少年人瞧了一眼腹下位置,面色越发铁青。

    侍从是个机灵人,他在外低声询问,“少主可要唤人?”

    “再说吧,暂时不用。”

    少年用沙哑的嗓音回复,呼吸都是滚烫的。

    随行打猎的侍从都是十几二十几的男子,没有女子。

    若要唤人,自然是唤年纪小、模样俊的随从。此时风气开放,不少人都是男女不忌,例如很多大户人家身边带着的书童,除了照顾主人生活起居,偶尔也充当暖床泄、、/欲的角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