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7:收南盛,杀安慛(七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只是有这么一个潜规则罢了。

    少年自小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自然明白侍从的暗示。

    他让人给自己准备冷水,打算泡一泡,压下身体飙升的邪火。

    只是,一盆冷水还不够,他翻来覆去也静不下心,反而热得浑身躁动不安。

    少年人的身体最是敏感,情潮来得如排山倒海一般迅猛剧烈,他越忍越是煎熬痛苦。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

    少年浑身滚烫,意识也有些迷糊了,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木门被人打开的吱呀声。

    “谁?”

    少年迷迷糊糊得喊了一声,来人脚步轻微。

    随着此人的靠近,一股让他几乎丧失理智的幽香也将他包围。

    少年睁眼欲看,不料一只柔软带着香气的手覆盖在他眼前,让他眼前一片黑暗。

    “郎君……”

    隐隐的,来人甜腻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敏感的耳垂被对方湿热的口含着。

    少年哪里忍得住,抬手将来人手挥开,一把将人摁在地上。

    贴近一瞧,对方带着薄薄的面纱,娇俏的轮廓隐在面纱后面,若隐若现,唯有那双眸子清亮动人。对方似乎被他的动作吓到了,檀口微启,溢出一声短促惊呼,似乎有人用柔软的羽毛在少年心间挠痒痒,让他失了理智。外头薄雨飘扬,屋内情、、/潮热烈,不多时便响起让人面红耳赤的动静。被本能占据的少年没发现,来人的小腹凸起,行到中段便开始挣扎呼救。

    待外头微雨停歇,屋内的**也告一段落,外头的夕阳添了几分鬼魅。

    少年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起身,敏锐发现不对劲。

    他身边还有第二个人的呼吸!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衣不蔽体、小腹凸起、面颊含泪的女子躺在自己身边。

    乍看去,此人侧颜略有些眼熟。

    少年睡前的记忆迅速回笼,**的记忆也走马观花一般在眼前掠过,让少年惊得浑身一寒。

    回忆女子发髻散落前的模样,分明是已嫁妇女,再看她小腹……

    少年的脸色像是打翻的调色盘,什么颜色都有。

    这时候,女子嘤咛一声睁开眸子,瞧清楚少年的模样,倏地尖叫着坐起身子,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抓过散落在一旁的破碎衣服挡住身体。少年也因此看清了女子的容貌,宛若雷劈。

    这人……

    这人不是义父安慛的侧夫人,那位来自西昌的帝姬,他的义母?

    “孽子!你怎可做出这等下作的事儿!你对得起你父亲?”

    不等少年回过神,西昌帝姬痛哭着甩了他一巴掌。

    这时候,西昌帝姬的侍女也闯了进来,被这一情形吓得魂不附体。

    屋内两人的模样,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一个是安慛的侧夫人,身怀六甲,一个是安慛过继来的儿子,目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这两人是名义上的母子,这会儿居然搅在一块儿?

    西昌帝姬痛不欲生,瞧她鬓发凌乱,露在外头的肌肤全是青紫也能看得出来,她必然是被继子强迫的。因为侍女的缘故,少年甚至没有机会弥补遮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啊——我的肚子——”

    西昌帝姬捂着肚子面色煞白,侍女和少年都吓懵了。

    侍女急忙想找人给西昌帝姬看看,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这一胎绝对不能有事情。

    现场一片混乱,少年的侍从也被侍女的动静吸引过来。

    看着乱糟糟的现场,少年意识到自己错失了“补救”的大好时机。

    若是让人知道他与父亲的妾室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明显还是他酒醉强迫对方,他肯定会完蛋。哪怕他是无辜的!此时,少年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场针对他的局,他遭人算计了!

    奈何人证物证聚在,哪怕他浑身长满嘴也无法为自己洗清嫌疑……

    这个时候,若少年有蛇精病花渊一半的果决和毒辣,他完全能将西昌帝姬连同她的侍女们一并杀了,届时再扯个理由搪塞过去。只要死无对证,谁也不知道他对西昌帝姬做了什么。

    侍从虽是知情者,但他们都是少年的人,清理起来很方便。

    不过,少年不是花渊,他也没那份果决把握住最后的机会。

    代价便是这事儿传到恩师花渊耳中。

    花渊知道了,这意味着他的义父安慛迟早也会知道。

    “先生,先生!学生真的是冤枉的!”

    少年有口难辩,只能奢求花渊相信他。

    花渊怒不可遏道,“冤枉?欺辱庶母也是冤枉?你们做的事儿,多少人看到了?”

    少年面色煞白。

    花渊道,“我已经将大部分知情嘴碎的都处理了,这事儿还是交给主公亲自处理。”

    少年一听这个就慌了,安慛若是知道,他必死无疑。

    “先生,你为何不听学生一言?学生是您亲手教养的,学生什么人品,先生怎么会不知道?您教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少年跪在地上哭诉道,“学生当真是被人算计的。那壶酒被后宅贱婢下了药,再者——庶母出现的时机着实可疑,必定是她……”

    “蠢笨不堪!”花渊怒斥道,“她腹中怀有主公的亲子,哪怕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那也要等还在降生之后。此时算计你,她有什么好处?倒是因为你……因为你的缘故,她腹中的胎儿又不稳之相,若非医师医术精湛,她的底子又好,这一胎必然保不住……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谁算计你,她都不可能算计你。你扯这个理由,不仅不能为自己脱罪,反而是做贼心虚。”

    少年此时已经没了主张,脑子乱得跟浆糊一样,浑身哆嗦。

    花渊道,“你的侍从说中途听到屋内有女人呼救的动静,他们上前查探却被你呵斥……人证物证俱在,你让我如何信你的话?这究竟是你酒后无状欺凌庶母还是被人算计……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外人怎么想,主公怎么想!我会将此事如实告知主公,看主公如何决断。”

    少年双唇血色尽失。

    “先生!父亲……绝对不会饶过学生的,学生还不想死!”

    花渊面色痛苦地闭上眼睛,不去看少年绝望又渴盼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