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69:收南盛,杀安慛(七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没了西昌帝姬,出于大全考虑,安慛也不会一下子打死少年。

    因为安慛需要一个稳定的继承人!

    少年蛰伏起来,日后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

    奈何,他还是太年轻,面对这些精神压力,想到的应对办法居然是自尽。

    当花渊抵达的时候,少年的尸首已经被收殓换上干净的衣物,脸上化了淡妆。此时眼眸阖上,瞧着不像是死了,更像是睡了一觉,等天亮之后他便会睁开那双充满朝气的纯澈眸子……

    留守后方的安慛臣子听到风声都从被窝爬起来了。

    “谁害死了少主?”

    有个脾气暴躁的老臣一身素衣,腰间系着白色系带,杀气凛然地赶了过来。

    他一到便将凶恶的目光盯准了西昌帝姬。

    “莫非是你这妖妇……”

    老臣听过前阵子的丑闻,但他不会为了一个亡国帝姬舍弃从小看着长大的少主。

    哪怕是一桩丑闻,那也是女方的过错,舍弃西昌帝姬保住少主在他眼里是理所当然的。

    他这些日子都想着如何保住少年的性命,试图从西昌帝姬身上找毛病,将一切的锅都甩在她身上。若是不行,他只能兵行险着,派死士杀了西昌帝姬。万万没想到,不等他有所行动,少主已经服毒自尽。瞧着躺在床榻上的少年,见他胸口不再起伏,顿时悲从心来……

    西昌帝姬见老臣拔出剑就要杀她,吓得花容失色,高声尖叫。

    花渊抬手抓住老臣的手腕,略施巧劲让他痛得松开剑柄,愠怒道,“闹够了没有!”

    老臣不依不饶道,“这妖妇今日非死不可!”

    不知为何,自从踏入少年自尽的屋子,花渊便觉得胸口有些闷,仔细感受还有些疼。

    他不知这种感情从何而来,但也让他的理智处于崩塌边缘,变得易怒易躁。

    老臣又在这个时候拔剑胡闹,直接激怒了花渊。

    他一把推开老臣,自己也险些没站稳,好似大脑瞬间缺血,让他眼前景色忽明忽灭。

    “滚!”

    花渊对着老臣怒斥。

    老臣道,“少主被贱人谋算逼死,老夫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除了她!”

    西昌帝姬尖叫着躲在侍女身后,听到老臣这番骂言,心下忍不住一股附和。

    老匹夫这话骂得太对了。

    花渊不就是他口中的贱人?

    屋内一片混乱,接连赶来的人上前拦住二人,有些拦那个老臣,有人拦着花渊。

    不论少年死得光彩不光彩,死者为大,人家尸体刚凉,他们不能在这里吵闹,惊扰死者。

    再者,他们两个在亡者尸体前大打出手,实在是不像样。

    “我让你滚!”

    花渊抬手挥袖,拂开试图拦着他的人。

    他还未上前半步,脑海深处传来一阵刺痛,眼前的景色也变得模糊,变成了一片猩红。

    在花渊眼中,周遭的人影都是没有面貌五官的血人,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一个声音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渐渐的,四面八方的声音变成了成千上万,干扰他的听力。花渊脚下虚浮,踉跄地向前栽倒,幸好有人眼疾手快拉他一把,不然肯定要砸地上。

    众人被这个变故吓到了,连那个打算要西昌帝姬性命的老臣也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们过来便看到花渊的脸色苍白得不正常,本以为他是将悲恸压在心中,没想到他也有情绪外放的时候。众人思及花渊与少年的师生关系,心下很是感伤,未料到花渊有疯癫之相。

    “别吵了!你们别吵了!全都滚开!滚开啊!”

    花渊挥开接近他的人,嘶声力竭地咆哮,双眸全是血丝,神态癫狂。

    “少主已故,还请军师节哀,逝者不可追啊!”

    “滚!你们都滚!”

    花渊一手痛苦得摁着头,一手指着众人让他们别说话了,他的脑袋真要炸开了。

    他的脑袋很疼,似乎有一只手搅动他的脑浆,捏碎他的头骨,疼得他几近死亡。

    不知过了多久,花渊终于找回了点儿理智。

    他半跪在地,平日的风姿飘逸全然不见,只剩几分陌生的癫狂和发自灵魂的颓废。

    众人以为他是经不住打击失态,未料到花渊接下来的举动差点儿让他们吓得眼球脱框。

    刷得一声,剑锋出鞘。

    一人吓得破声,大吼道,“军师万万不可!”

    原来,花渊趁着有人不注意,居然抬手将对方腰间的佩剑拔出鞘,作势自尽。

    看他的神情和用力的姿势,分明是存了死志的。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上前夺下他的剑,但还是慢了一步,脖子割出一道不深但很长的血痕。

    其他人见状,趁机冲上前将花渊制止住,生怕他缓过劲来继续找死。

    花渊要是死了,前线的安慛还不得原地爆炸啊。

    “你们——你们为何要拦着我!”

    花渊咆哮着吼出这话,面颊不知何时挂满了泪水。

    旁人道,“少主已逝,军师节哀!”

    哪有少主去了,主公的心腹自尽追随的道理?

    更别说少主死得不光明磊落,人家是玷污庶母之后畏罪自尽的。

    “少主之死,责任在我,我是该死,你们莫要拦着!”

    众人哪里会将他的话当真?

    反而认为花渊是忠烈之辈,更加不敢松手让他找死了。

    花渊这会儿更想崩溃了。

    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学生。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失心疯病发之后的自己,亲手毁掉了他的学生,该死的人是他。

    花渊也没想到自己失心疯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最后一个出现的“人”丧心病狂地杀了其他“人”。若非花渊本尊意义特殊,无法被抹杀取代,怕是也挂了。之前都意识昏沉,今日难得出现一趟,没想到自己的学生遭了毒手,花渊自知罪恶深重,只能死后向学生告罪。

    万万没想到,他说了实话还没人信。

    这群不过脑子的蠢货还阻拦他自尽。

    他这是自尽吗?

    他这是替天行道!

    只要自己死了,这具身体死了,那个危险的“人”就不会再出现了。

    “你们放开我!”

    “不放!军师一定要冷静!”

    “军师,少主殁了,我等也悲恸非常,但您还要助主公成就霸业,不可轻生啊!”

    西昌帝姬“……”

    她突然觉得,花渊这么叼也不是没有道理。

    瞧瞧,这人为了给自己洗脱嫌疑,真是用了洪荒之力来自尽,脖子上的血痕还流血呢。

    若是方才众人没拦住,看花渊举荐自戕的力道,怕是会割断喉咙。

    西昌帝姬一边懵逼看戏,一边暗暗可惜。

    刚才那是多好的机会,只差一点儿,这人便能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