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75:收南盛,杀安慛(八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婴儿骨肉酥脆,不宜水煮过久,其中以女婴肉质最好。

    儿童肉质鲜嫩,煮熟七分,姜蒜米酒祛除腥味,其中以男童肉质最好。

    成人肉酸但肉质筋道,男子瘦肉尤为出色,女子白肉多,略显腻口,适合炼制人油。

    老媪老叟的肉臭不可闻、酸不可耐,食之无味,唯有人骨熬汤,辅佐香料,味浓汤香。

    除了这些,作者还试过女子腹中尚未降生的胎儿,每个月份都有。

    整篇《食人赋》,字数不过五百,但每一个字都充斥着人间最大的恶意和邪念。

    看过这篇《食人赋》,吕徵对盛世和平的渴望更加迫切而强烈。他孤注一掷一般,将盛世和平的希望托付在安慛身上,迫切希望这种惨剧不再发生,结果安慛让他一再失望——

    安慛,安多喜,根本担负不起吕徵的志向。

    康歆童用哭腔道,“……人脯……他们怎么做得出来……”

    吕徵平静道,“这要看是什么情况了。”

    康歆童被吕徵话中透露的信息吓到了,一双通红的眸子瞪得极圆。

    她迟疑得唤了一声,声音颤抖道,“义父……”

    “倘若安慛是明主,掺杂人脯充作军粮这事儿,自然有人站出来替他担下污名。”吕徵长叹道,“我们毕竟不是异族,异族行事肆无忌惮,食人也是常态,但我们不一样。有些事情,异族做得,我们做不得。以人为食,充饥果腹,哪怕是权宜之计,可终究是违背人伦的异举,残忍异常!不止世人诟病,流传后世也会被万世唾骂。尽管如此,也要看值不值得……”

    康歆童声如蚊呐地道,“义父的意思是……”

    吕徵道,“若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安慛又真是值得人背负万世骂名,用人脯也值得。”

    他在意的事情不是用人脯充作军粮,而是安慛根本不值得他人替他担下这些骂名。

    吕徵的三观就是这样,不止是他,很多谋士都是这样。

    康歆童听后,身躯微微颤抖,不知心里进行着怎样的天人交战。

    “倘若觉得残酷,待这些事情了结,安心待在内宅等及笄吧,为父会替你谋一桩好婚事。”吕徵神情平静地道,“花渊说粮草三日抵达,但此人的话不可信,他对安慛并不忠心,甚至有谋害、取而代之的野心。怕是三日之后,粮草依旧不见踪影。柳羲算是提前锁定胜局……”

    尽管吕徵觉得荒唐,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家同窗比安慛更加适合当天下之主。

    这场争端也到了该落下帷幕的时候了。

    康歆童道,“义父日后会转头兰亭公?也对,她对义父相当看重……”

    “看重?难说!柳羲的性格不好预测。说她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也不为过。她三番五次招揽,但每一次都带着离间和算计,谁知道她真心如何?究竟是真的招揽,还是虚情假意?”吕徵是个通透的人,但也想得有些多,很容易钻牛角尖,他继续道,“不过,为父不是程友默师兄,安慛真要是败了……蛰伏一阵,多半还会借助琅琊书院一脉的关系,重新出仕吧。”

    “程友默?义父先前提过的同门师兄?”

    吕徵道,“他是个君子,脾性与为父不同,思虑更加周详。哪儿都好,唯独一点不好,他太‘大公无私’了。自从黄嵩兵败,友默便没了消息,闲赋在家。他自然不是认定了黄嵩,他考虑甚多,主要一部分还是为了几个师兄弟以及渊镜先生考虑……不欲牵连他们罢了。”

    康歆童不解。

    “怎么会是牵连?”

    吕徵道,“你若是仔细观察柳羲帐下众臣,你便会发现琅琊书院一脉壮大到何种程度。”

    “兰亭公未必在意这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康歆童认为自家爱豆心胸不会这么狭隘。

    “她是不在意,友默却不会不在意,其他琅琊书院出身的人也不会不在意。”吕徵无奈地道,“世间君子少而小人多,琅琊书院也不是一方净土。渊镜先生也无法保证自己教出来的学生一定是正派君子。总有汲汲营营的人,靠着琅琊一脉的关系,为了向上爬而不择手段。这些不是老师和师兄弟们愿意看到的,但他们只能约束自身,无法约束旁人……”

    康歆童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吕徵认为避嫌的程靖是君子,岂不是将他自个儿定性为小人了?

    程靖选择避嫌,吕徵却说要出仕……

    “义父……”

    吕徵道,“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没什么可指摘的,问心无愧即可。”

    康歆童也道,“既然如此,女儿也愿追随义父,绝不做那内宅的鸟雀!”

    吕徵唇角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好!”

    因为人脯的事情,康歆童和吕徵这一日都没胃口吃东西。

    他们无法阻拦士兵食用这批粮草,只能保证自己不吃。

    “明日,为父寻个借口带你离开军营——”

    安慛注定要跪了,不是跪在姜芃姬手中就是跪在花渊手中,吕徵可不想给他陪葬。

    另外,军营粮草撑不了两三日,弹尽粮绝之后,安慛怕是控制不住场面。

    吕徵惜命,他可不想没看到盛世太平就死在半道上。

    康歆童点头,抬手将切成块的生硬面饼放在热汤中泡开,不然根本咬不动。

    吕徵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剩下都让康歆童吃。

    正如吕徵预料的那样,花渊承诺的粮草并未抵达。

    众人翘首以盼没有看到粮队的身影,派出去接应粮队的人反而中了敌军的埋伏。

    敌人给他们迎头痛击,直接被人打得找不到北。

    安慛收到这个消息,顿时气得心火上涌,昏厥过去。

    罪魁祸首李赟则带着帐下士兵美滋滋地回营。

    他以为这次就是再寻常不过的立功,没想到自家主公给他记了大功。

    “哈?”

    敌人规模不大,战斗力也不强,李赟几乎是摁着他们打的,毫无压力。

    没想到居然立了大功!

    “难道末将忽略了什么?不小心杀了他们的首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