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76:收南盛,杀安慛(八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面对李赟的问题,姜芃姬迷之沉默一秒。

    “都不是。”

    不是?

    李赟更加纳闷了。

    他也算是最初跟着姜芃姬打天下的老臣了,深知自家主公高冷算计表面下掩藏的温柔和耐心,李赟便随口追问了一句,“无功不受禄。主公嘉奖末将,自然是末将的荣耀,但这般来历不明的军功,实在是受之有愧。主公不如给末将解释解释,好让末将知道功劳从何而来。”

    姜芃姬忍不住白了一眼李赟,开玩笑道,“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这功劳我就收回了。”

    “别啊,主公——”

    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李赟的表情一下子耷拉下来了,一副极其失落的模样。

    姜芃姬不用瞧也知道直播间弹幕必然是一片“汉美小天使摸摸”、“汉美小天使不哭”、“嗷嗷嗷——小天使怎么能这么萌”、“主播,我劝你善良,不要欺负我们家小天使”……

    不得不承认,李赟的确有恃美卖萌的资本,完美继承父母五官的优点,一直是咸鱼那边娱乐圈男星的整容模板之一。哪怕如今要奔三了,这张脸与当年惊鸿一瞥的初见也没变化多少。

    人家是年纪越长,颜值越崩,李赟却是年纪越大,颜值越能打。

    露出灿烂笑颜的时候,妥妥阳光健气男神,能文能武、能帅能萌。

    一旦板着一张脸,无需故作高冷,那一身的气质也让他不怒自威,禁欲系高冷男神,关键是人家看着纤瘦,衣裳下的肌肉让人喷血。如此反差,越发让一群咸鱼爱得要死要活。

    当然,咸鱼是一群神奇的存在,有些自称李赟的妈妈粉、有些自称事业粉、有些自称女友粉……更加神奇的是毒唯**粉。姜芃姬就曾在弹幕上看过一篇软萌阳光汉美x高冷武将李赟的cp文。这群粉丝的口号就是他们得不到李赟,别人得不到李赟,那就让李赟自攻自受。

    姜芃姬“……”

    简直无发可说!

    在一群咸鱼粉丝的强烈要求下,姜芃姬高抬贵手,没有继续刁难李赟。

    “逗你玩的,我像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

    姜芃姬待军伍出身的武将一向很好,哪怕每年的军费都会超支,需要她拿出私库填补,她也没说过裁剪军需的话,对帐下几个得用的武将更是大方,逢年过节的赏赐从未短缺。

    这个习惯持续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耍赖黑了李赟的军功?

    她正色道,“汉美可知道,你率领的兵马打击了谁?”

    李赟见姜芃姬严肃起来,不由得收敛笑意,一本正经地道,“这倒是不知。”

    姜芃姬哑然道,“倘若安慛听了你的话,多半会气吐血。”

    “为何?”

    李赟不懂就问。

    姜芃姬道,“你在偶然下伏击了他们,并非提前筹谋,安慛等人却不知道。”

    正因为无心,所以更加气人!

    李赟的运气一向不错,这次更是凭借实力和运气给敌军摇摇欲坠的军心施以重创,偏偏这还不是李赟有意为之,只是赶巧了。安慛要是知道这事儿,还不气得三尸神暴跳?

    严重一些,兴许能气出脑溢血。

    李赟无法理解姜芃姬的恶趣味,耿直地给安慛插了一刀。

    “便是没有这一桩事情,安慛也蹦跶不了多久,他的失败岂能归咎于运气差?”

    说得直白一些,安慛就是实力不济呗,扯什么运气给自己当遮羞布?

    姜芃姬忍笑道,“嗯,汉美这话颇有道理。”

    安慛这边急缺军粮,后方的花渊却有意拖延,再加上姜芃姬精准打击,以至于安慛这半年输多胜少,隔三差五就被姜芃姬吞并。半年下来,安慛这边丧失的地盘面积十分客观。

    前线接连失利,军粮供应断断续续,最后只能用人脯掺杂军粮,拖延时间。

    万万没想到,他们给予厚望的大批粮草并未如期抵达,派遣接应粮队的兵马还被李赟带人截杀,士气打击之沉重,可想而知。若非阵营立场不同,直播间咸鱼都要同情安慛了。

    【做了个美甲】唉,安慛大佬的名字到底是哪个长辈给取的?人家真是用一辈子诠释“慛”这个字究竟有多衰。哪怕后来取了“多喜”两个字,仍旧无法扭转他这辈子的命运。虽然我是主播阵营的铁杆粉丝,但看到对手这么倒霉催,我都忍不住想爬墙去同情他三秒了。

    咸鱼们早就看安慛的名字不太顺眼了。

    哪家长辈会给孩子取“慛”这个名字?

    慛者,忧也。

    注定一辈子倒霉催。

    【萌萌哒的小白兔】安慛,字多喜,这种取名格式在古代挺常见的,例如刘过,字改之。名与字意义相反,既有叮嘱约束也有美好祝福。当然,如今看来,安慛的名字的确取得不好。

    【福气多多】从取名就能看得出父辈的文化程度。柳羲,字兰亭;李赟,字汉美;风瑾,字怀瑜……哪个不是念着好听,写着好看,寓意完美?偏偏安慛特立独行,注定扑街。

    咸鱼们尽情吐槽,反正弹幕就只有他们自己和姜芃姬能瞧见,安慛又瞧不见,怕什么?

    的确,安慛瞧不见。

    所以……这也算仅有的一点儿安慰?

    “为什么!为什么粮草至今还未送来?”

    哪怕安慛那么信任花渊,但花渊做得不好、危及他性命和霸业的时候,什么信任都崩塌了。

    “路途虽有敌军埋伏,可这点儿埋伏还能截下粮队?”

    当安慛对花渊不满的时候,他看花渊哪里都不顺眼,恨不得将人提到跟前咆哮一顿。

    奈何花渊在大后方,两地通讯极其不方便,更别说第一时间追究花渊的责任了。

    安慛怒火升腾,帐下文武也是一筹莫展。

    倒不是他们无能,奈何巧妇难煮无米之炊,没有军粮打个什么仗?

    当然,前期军粮充足的时候,他们也没在符望等人手中讨到好就是了。

    如今缺粮了,他们有更多的理由为败仗找借口。

    此时,某个与吕徵交好的臣子出列道,“主公可有怀疑过花渊?”

    安慛眉头一拧,没好气道,“何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