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77:收南盛,杀安慛(八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何不想想,当初吕军师掌管军粮辎重的时候,从未出现如此大的失误。”

    自从吕徵被冷藏了,各种幺蛾子事情都冒出来了。

    安慛不耐烦听这些话。

    若是承认吕徵的能力,否定了花渊,这不是打了他的脸,承认自个儿识人不明?

    在安慛看来,花渊能力可不比吕徵差,不过两人擅长领域不同,无法搁在一块儿比较。

    臣子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安慛的心理活动。

    “吕军师从主公微末之时便辅佐您,这些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从未有过一日懈怠。主公不妨想想,这些年打的仗,哪次粮草出了问题?”他自顾自道,没有发现安慛的脸色黑了,“反观花渊,此次便出了这么大纰漏,吕军师也曾说花渊怀有异心,对他格外提防……”

    安慛道,“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渡过难关,不是推诿责任,你说这些有何用?”

    臣子被安慛这话噎住了。

    刚才是安慛先斥责花渊的呀,这个话题又不是他挑起来的,现在反倒是他的错了?

    他还想辩解一二,袖子被人小力道拽了一下,示意他坐回席位,别跟安慛拧巴了。

    不论花渊有没有问题,此时提出质疑都是不明智的。

    不仅给吕徵拉仇恨,还变相质疑了安慛的识人能力和判断力。

    “臣失言……”

    形势比人强,臣子作揖后,默默退回自己的位置落座。

    众人继续愁云惨淡。

    他们又不是仙人,不会凭空变出粮食,附近能搜集的粮草也搜刮得差不多了,只能指望大后方的花渊尽快将粮草补过来。谁晓得花渊会放了他们鸽子,放鸽子也就罢了,还不给解释。

    此情此景,不止一人在心里嘀咕开了。

    花渊真没有问题?

    这货真不是敌人派遣过来的的间谍?

    亦或者,花渊真没有反叛之心?

    帐内气氛僵持许久,众人仍未想出应对的办法。

    正在此时,帐外传来一声禀告,安慛阴沉着脸色让人进来。

    安慛眼神阴鸷地问,“何事?”

    士兵双手递上一支竹筒,说道,“吕军师离去前,叮嘱末将把此物交给主公。”

    离去前?

    吕徵离开军营了?

    何时的事情?

    他们怎么没听到风声?

    一部分人露出懵逼的神情,安慛倒是知道,因为吕徵离营是他允许的。

    吕徵病情加重,继续留在军营得不到好的照顾,病死在军营的可能性很大。

    安慛不想留下薄情寡义的名声,允诺吕徵的请求,派人将他送到数十里外的乡镇养病。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安慛当然不会广而告之。

    “什么东西?”

    安慛让人将东西呈递上来,打开竹筒盖子,从中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

    他随意扫了一眼,顿时惊得从席垫起身。

    指望花渊送粮食是不可能了,但安慛可以打敌人粮仓的主意。

    这个提议不是没人提过,但执行的可行性太低,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姜芃姬的粮仓位置。

    指望偷袭粮仓让姜芃姬一蹶不振也没可能。

    天下谁不知道姜芃姬狡兔三窟,军需辎重根本不会放在一个地方等着敌人一锅端。

    不过——

    若是知道敌人粮草位置,哪怕只有一个地点,劫掠成功的话,也能暂时解了粮草危机。

    安慛没想到病恹恹的吕徵会在离开前给他留下这么大的惊喜。

    不过,狂喜之后便是犹豫和怀疑。

    吕徵一直待在自己的营帐没有出去,哪怕他神机妙算,他也不可能知道敌人粮仓位置吧?

    这份消息若是真的,为何现在才拿出来?

    安慛犹豫不定,帐下众臣却很好奇信函上写了什么让安慛有这么大反应。

    难不成是破局妙计?

    众人心里打鼓,奈何安慛没有张口解释,他们也不好出声打搅。

    安慛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将信函公之于众,让众人传阅浏览。

    “主公,这是好机会啊!”

    若是偷袭行动成功了,他们便能获取一批辎重粮草,足够大军缓缓退兵,再做图谋。

    这是个好消息啊,为何主公安慛却一副不太乐意的表情?

    有几个眼明心亮的人一猜就猜中了。

    多半是安慛疑心病又发作,用有色眼镜看待吕徵了。

    想想还真是同情吕徵,花渊可劲儿作死,安慛都能替他说话,吕徵却被一再质疑。

    众人这么想,但安慛不开口,他们也没辙。

    因为实在是没办法了,安慛还是采纳了吕徵的建议,夜袭粮仓!

    殊不知——

    这只是某人的计中计。

    罩在吕徵脑袋上的麻袋被人取开,不算刺眼的光线映衬吕徵的脸更加阴沉。

    不等他适应周遭光线,他便听到一声阔别多年的呼唤。

    “少音,别来无恙。”

    姜芃姬那张没怎么改变的,得意洋洋的笑脸在他眼前放大。

    吕徵双手被人捆绑缚在身后,半坐在地上,发冠发髻凌乱狼狈。

    “我女儿呢?”

    哪怕多年未见,但一看到对方的笑脸,吕徵便认出她的身份。

    “原来那丫头是你女儿啊?好歹也是女儿家,哪里能像你一样待遇?”姜芃姬蹲下来,视线与吕徵平齐,笑道,“她被捆了放在其他地方,我也不是安慛那般丧心病狂的人,不可能对敌人亲眷下狠手的。说起来,你家闺女生得可真是俊俏啊,一点儿不像是你的种。”

    吕徵深吸一口气,尝到久违的胃疼。

    他故作平静地道,“因为是义女。”

    “我挺喜欢那个小丫头,她待你倒是极好,被人五花大绑还咬人,不让人动你一根汗毛。”

    吕徵听后,糟糕的心情略有舒缓。

    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唯有义女还能给他几分慰藉。

    姜芃姬道,“半多年前,我让不曲给你带话,你可没有正面回复,莫不是想耍赖?”

    方直带的话?

    想到这儿,吕徵脸色沉了下来。

    这货还真睡了子孝。

    “一介阶下囚,任凭兰亭公处置。”

    姜芃姬叹息道,“以前不都好好的嘛,少音说这话就太见外了。你心知肚明,依照你我的关系,我动谁都不可能动你。你若是不愿意归顺我,我便放你自由,让渊镜先生盯着你。”

    吕徵斜了她一眼。

    鬼才信她的鬼话。

    “子孝呢?”

    “我动他了呀。”姜芃姬托腮道,“你们俩的动,不一样的。”

    吕徵忍无可忍道,“柳兰亭,这种时候就别讲荤话了!”

    姜芃姬“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