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78:收南盛,杀安慛(八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不是太多年没见,怪想你的,忍不住调皮了两句。”

    姜芃姬挑眉轻笑,抬手将捆绑吕徵的绳索解开,随手扔到一边。

    吕徵听后打了个哆嗦,眉头一抖,整张脸的表情似乎在忍耐和崩溃的边缘徘徊。

    他的身躯向后微仰,避开她的靠近。

    双手得到自由,他忍不住给酸疼的手腕摁揉,一边语调略显不自在地道了句。

    “柳兰亭,你还当自己还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人?”

    这里是军营,不是她喝酒听曲儿的秦楼楚馆,由不得她这般肆意放浪。

    “我要是去人群走一遭,说我十二三是夸张了,但十五六还是没问题的。”姜芃姬笑着调侃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的年纪与子孝相差无几,瞧着却比他憔悴苍老得多。将你岁数加个十岁,说出去都有人信。安慛是个不省心的主儿,这些年你没少替他收拾烂摊子吧?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做得比牛多,真真应了那句话——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吕徵抬眼看着姜芃姬,恍惚间有种时空错乱的错觉,站在吕徵跟前的人,仍旧是那个锦衣华服的贵族少年。仿佛眼前这人一直停留在当年,期间十余年的光阴未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哼,你这嘴巴仍是这般得理不饶人,惯喜欢胡搅蛮缠。”

    十二三的时候胡搅蛮缠,那叫天真可爱、无邪动人。

    十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般岁胡搅蛮缠……他又不是卫子孝,还惯着她不成?

    “我这叫据理力争,摆事实讲道理,什么时候‘胡搅蛮缠’了?”姜芃姬伸手给他,说道,“我的营帐的确收拾得挺干净,但泥地也脏,你打算坐在地上坐到什么时候?不怕冷了腚。”

    吕徵看着她的手,努力抑制住想要将她手拍开的冲动。

    “好歹也是个读书人,老师教导你三年,不是让你天天将‘腚’挂嘴边的。”

    姜芃姬忍俊不禁。

    “我以为你会说‘好歹是个女儿家,说话莫要粗俗’之类的话。”

    哪怕到了现在,仍旧有人喜欢用她的性别做文章,哪怕不是刻意之举,但潜意识还是会扯出性别。姜芃姬不介意,因为他们都是外人,还是她根本瞧不上眼的外人。

    倘若吕徵也这般,她会很失望的。

    吕徵抬眼瞧了姜芃姬的脸,对方今日穿着一袭石青色圆领短袍,仍旧是干练利落的装扮,配上那张英气俊雅的脸、含情三分的眼、似笑非笑的唇……乍一看上去,更像是个气韵风流的士族青年。在她身上,找不到世人熟悉的“女性标签”,例如“娇柔可人”、“端庄大方”……

    但不可否认,她的确是个女子,诠释了女性另一种罕有的美。

    “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儿数?”

    吕徵心里是欣赏的,嘴上却是不依不饶的。

    他一把握住姜芃姬的手,顺着对方的力道站起身。

    因为吕徵还病着,突然站起身,眼前晕眩了两息,险些踉跄向前倾倒。

    姜芃姬顺手服了一把,吕徵偏首瞧她侧颜,心里嘀咕了句。

    当年没认出来性别,不是他和周围人看走了眼,分明是这人长得太作弊。

    “安慛这半年虐待不给你肉吃?”

    二人握手的时候,她便发现吕徵比她目测还要纤瘦一些,手掌几乎没什么肉。

    子孝也瘦,但也能捏出些肉,吕徵却是一把骨头了。

    半多年前,姜芃姬派遣方直游说吕徵。

    方直铩羽而归,但也给姜芃姬带来不少消息。

    根据方直的描述,吕徵被安慛冷藏了,但处境也不是很差,吃好喝好睡好还胖了几圈。

    如今一瞧,哪里是胖了。

    外头要是刮起台风,她往吕徵脖子栓一根绳子都能将他放到天上放风筝了。

    “别提肉,反胃。”

    哪怕那些肉粥没有吞进肚子,但味道却尝到了,每每回想都让他反胃。

    等短暂的晕眩过去,吕徵站直松开她的手,暗中观察。

    正如姜芃姬自恋的那样,她这些年真是没多大变化。

    先前,吕徵拒绝方直的游说,吕徵没有答应招揽,但也借着这个机会与同窗好好叙旧一番。

    这两个已经奔三,进入中年的男人聚在一起秉烛夜谈、追忆往昔,感慨唏嘘之余还谈及了“琅琊f5天团”的境况。从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除了姜芃姬,所有人都变得面目全非。

    腼腆不乏傲骨的方直被现实磨练成稳重端庄的乡野夫子,少年时在胸腔翻滚的热血败给了现实;沉迷沉迷二次元纸片人、钟爱各色避火图、性格有点儿怂的江末成了深沉内敛又可靠的士族族长,当年吵吵嚷嚷不屈服家族的他也朝着父母看齐;家有良田、吃喝不愁的富贵郎君马休受战乱影响,良田被趁势崛起的乱匪豪强侵占掠夺,为了避祸,不得不举家北上,多年来杳无音讯……当然,他们三人的变化还不算大,五人中变化最大的当属姜芃姬和吕徵。

    最纨绔胡闹的姜芃姬成了天下诸侯,

    骨子里有些愤青潜质,对士族带着有色眼镜的吕徵成了姜芃姬对家安慛的谋士。

    如今,他又成了姜芃姬的阶下囚。

    人生际遇,当真是有趣,没有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模样。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

    姜芃姬的观察力可不是摆着看的,一瞧吕徵的反应便知道里面有隐衷,自然不会继续刺激。

    适当的皮那叫皮,过度的皮那就是结仇了。

    “瞧你病容憔悴的模样,还是安心待在军营等战争结束吧。养好了身子,说不定我会让你见一见旧主最后一面。”姜芃姬说完,突然想起一事儿,“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对于姜芃姬的安排,吕徵心里有数,并不意外。

    倒是她说的事情,让吕徵有点儿没来由的心慌。

    “何事?”

    姜芃姬道,“我朝你那义女要了点儿东西。”

    吕徵挑眉问,“何物?”

    姜芃姬道,“你的读书笔札。”

    “你要那物有何用?”

    姜芃姬笑道,“自然是写一封丧书,送你家旧主归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