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79:收南盛,杀安慛(八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送旧主归天?

    吕徵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但他何等聪明,不需片刻就知道她做了什么。

    “柳兰亭!”

    吕徵指着她,气得手抖,姜芃姬脸上挂笑,不紧不慢地抬手将他的手撇到一侧。

    “少音想说什么?卑鄙无耻?还是阴险狡诈?”她笑道,“两军交战,兵不厌诈。战场上用了什么勾心斗角的手段都是允许的,只看谁技高一筹而已。我不过是利用可以利用的条件,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再者,我还送了少音一桩功劳,让你迅速在我这里站稳脚跟……”

    吕徵道,“在你柳兰亭心中,我吕少音是那种见利忘义、反复无常的小人?”

    姜芃姬做了什么,吕徵心里清楚,绝对是一个能将安慛活埋的大坑。

    “我从来不怀疑少音的品行,不过……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安多喜是个什么货色,值不值得你一根白绫在他这棵歪脖树吊死,少音岂会不知?”姜芃姬胸有成竹地道,“倘若你吕少音是那种愚忠之人,你当我什么话都没说,日后是去是留,我也随你选择……”

    姜芃姬自然是想招揽吕徵的,人才嘛,谁也不嫌少。

    过一阵子拿下南盛,日后再坐拥天下五国,她需要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吕徵知根知底,用着更加放心。

    善待琅琊书院一脉的降臣,再加上她又是琅琊书院的校友,这就是双重保险。

    渊镜先生在琅琊书院执教这么多年,算得上桃李遍天下,结交的名士更多,有了双重保险,日后招揽这个圈子的人就简单得多。种种原因相加,姜芃姬自然不会跟吕徵翻脸。

    “你这是逼我叛了安慛!”

    吕徵主动放弃安慛与姜芃姬逼他放弃安慛,还给他甩一个背叛安慛的黑锅,意义截然不同。

    哪怕安慛是个渣男,可谁让这个渣男是吕徵自己选的?

    自己选的主公,哪怕是茅坑里的石头,吕徵也不想被人逼着将石头扔回茅坑。

    姜芃姬道,“这怎么能说是逼迫呢?我这是计谋,正常的阴谋交锋,安慛帐下若无人看出来,栽在坑里跌死了也是他们自找的。怪只怪自己太弱太蠢,哪里能怪敌人太强太聪明?”

    吕徵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模仿我的笔迹做了什么?”

    哪怕吕徵不太喜欢夸奖姜芃姬,因为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染坊,但吕徵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个活该被天妒的家伙,模仿方面有着令人眼红的天赋。综合姜芃姬刚才说的话,不难推测出,姜芃姬必然是拿走他近期写的读书笔札,根据上面的字迹,模仿了信函引安慛上钩。

    至于……

    信函内容是什么,姜芃姬挖了一个什么坑,吕徵就不太确定了。

    姜芃姬道,“呵,为他出谋划策,分忧解劳呗。安慛最近不是缺粮缺得厉害,后勤粮线出了问题,前线大军面临断粮的危机?粮草不足,如何打仗!我便模仿你的字迹和口吻,简略出了一个主意,让他带兵偷袭我的粮仓。我担心他找不到路,特地画了一幅简略的图呢。”

    吕徵听后闭上了双眸。

    这才是绝杀!

    “安慛如何会上钩?”

    姜芃姬反问道,“为何不会?少音,你对自己的分量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你可是渊镜先生的学生,琅琊书院毕业的高材生,辅佐安慛这个一穷二白的丧家犬,积攒下如今的家底。哪怕安慛这两年冷落了你,甚至厌弃了你,但他遇见生死关头,本能还是会信任你的。没有你吕少音的辅佐,他安慛还只是个带着几千草台班子跌爬打滚的小人物,哪有如今的风光?”

    吕徵帮助安慛逆袭一次,自然也能帮助他逆袭第二次。

    姜芃姬道,“少音,我模仿你字迹写的锦囊妙计可是鱼饵,安慛岂有不上钩的道理?”

    吕徵嘴上嘴硬,但他心里却得承认——姜芃姬说的没错。

    安慛已经被逼得走上绝路,花渊还在背地里捅刀子,除了相信锦囊,没有别的办法。

    当然,安慛是个谨慎多疑的人,未必会尽信。

    “你也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伏击安慛不成,反而赔上自己的粮仓?”

    吕徵和程靖几人为何会对姜芃姬有意见呢?

    琅琊书院一脉的学子也不看好这位校友?

    单纯从人品考虑,姜芃姬是个相当讨喜的人,哪怕她最贱了些,但知道分寸,反而成了独属于她的闪光点。不过,交友与辅佐诸侯是不一样的,二者的评判标准也不同。

    朋友可以皮、可以胡闹,但主公却不能,吕徵都不知道卫慈几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例如这次——

    拿自家粮仓做诱饵,引安慛上钩,若是对方反套路一波,安慛光脚不怕穿鞋,她呢?

    姜芃姬露出些许沧桑又嘲讽的笑。

    “少音这是小瞧我了,我敢设局,自然有依仗。”她反问道,“你见过庄家输吗?”

    吕徵心下一凛。

    “这个混乱的世道持续太久,该结束了,先从南盛开始,下一个就是中诏。拿下这两个国家,剩下两国不足为惧。曾经轻视我的、憎恶我的,只能看着我登极,想想还是挺爽的。”

    吕徵清楚,姜芃姬不是在开玩笑。

    “对你而言,这天下意味着什么?”

    “大家都是老同学了,那些‘让百姓安居乐业,澄清混沌乾坤’之类的漂亮话我也不说了,反正你也听得出是假话。”姜芃姬道,“我嘛,我要让那些死了的还有活着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看,究竟谁才有资格成为天下之主,不服气的都憋着!顺便给他们开开眼,真正的盛世是何等模样。除了我,他们没有谁能做得到。不仅前人望尘莫及,后来者也别想追赶一二!”

    吕徵轻声吐出两个字。

    “狂傲。”

    简直是将野心写在了脸上。

    姜芃姬做了个抖烟的沧桑动作,笑着挑眉道,“少音,真香警告一次。”

    吕徵“……”

    尽管不知道“真香警告”是个嘛玩意儿,但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话。

    “好好养病,我要去会一会老友了。”

    安慛一倒,再无人能阻碍她的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