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80:收南盛,杀安慛(八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我想见一见子孝。”

    吕徵提出要求,姜芃姬也不觉得过分便应允了。

    “还有别的?”

    “我那个义女十分喜欢你,只是幼年遭遇坎坷,性情有些怪异,若有冲撞无礼的地方,还请担待一二,让你帐下士兵待她好些。”吕徵沉思了三秒,迟疑道,“她是个苦命的孩子。”

    姜芃姬目光流露些许诧异。

    她以为吕徵会说些别的,例如怼她、例如询问她对安慛的态度,万万没想到会替他的义女说情。原先姜芃姬没关注康歆童,吕徵都这么说了,她自然要多多照看,对此人上了心。

    “我会派人将她送到你这边,正好能一块监管,节省点人手。”

    姜芃姬嘴上这么说,听着不太客气,但吕徵知道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康歆童是吕徵义女,照料总比其他人精细些。将康歆童搁在他眼皮底下,免得吕徵生病还担心义女的境况。

    吕徵被姜芃姬安排在比较僻静的地方养病,她还叮嘱医师不要吝啬医药,什么有用用什么。

    卫慈听到消息赶来的时候,吕徵肩头正披着一件青灰色大氅,跪坐在棋盘前打棋谱,时而拧眉深思,时而恍然大悟,时而用手指点着棋盘默算什么……一点儿都不像是个阶下囚。

    卫慈见吕徵面上确有病容,不赞成地道,“听闻你病得厉害,怎么不去塌上等着。”

    不好好休息还打棋谱,哪个医师碰上这么不配合的病人都要发怒的。

    吕徵早就听到卫慈走来的动静了,听他开口教训,这才抬眼瞧人家一眼。

    “这些年,你倒是没多大变化。”

    吕徵将棋谱放在身侧,示意卫慈在自己对面席垫落座。

    卫慈险些没认出来,吕徵的相貌比想象中憔悴许多,精气神低迷,鬓发也生出肉眼可见的灰白。二人的年纪相差并不大,但卫慈与吕徵搁在一起比较,后者比前者似乎大了近十岁。

    卫慈耿直道,“你瞧着老了不少。”

    吕徵有种将棋子当成卫慈,捏爆它的冲动。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诚不欺我。”

    吕徵意有所指,卫慈这货跟姜芃姬混久了,嘴皮子怎么也朝着后者变化了?

    卫慈不知姜芃姬与吕徵之间的少年赌约,但他善察人心,吕徵这话带着些微妙的内涵。

    迟疑三息,卫慈谨慎地问道,“少音知道了?”

    “想不知道也难……”吕徵的指甲修剪得圆润,此时捻着一颗黑子,衬得指甲盖越发苍白,他将棋子放在指定位置,嘴上道,“柳羲怎么就能入得了你的眼?当年你对她挺疏离的。”

    好歹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同门师兄弟,吕徵对卫慈的了解显然是外人无法比拟的。

    搁在外人看来,兴许会以为是姜芃姬强迫卫慈,卫慈不得不屈服她的淫威,但吕徵却明白,卫慈若对人无意,莫说用强权逼迫,哪怕将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轻易屈服。

    这两人有了一腿,只能说男女双方都有意思。

    姜芃姬这边不说了,吕徵早八百年前就听姜芃姬许下豪言壮语要拖卫慈上塌,可卫慈呢?

    他究竟是何时对姜芃姬生出超越君臣之外的感情?

    卫慈道,“兴许是上一世吧。”

    他实话实说,吕徵却当他是油嘴滑舌。

    “好的不学学坏的,口舌功夫是朝着柳羲看齐了?”

    吕徵示意卫慈选棋与自己对弈。

    师兄弟几个,卫慈的棋艺是他们中最好的,吕徵排行倒数,经常被卫慈、程靖和韩彧三个吊打。他学生时代的阴影,一个是姜芃姬,一个是卫慈的“手谈一局”,总被虐得体无完肤。

    为了一雪前耻,他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不知今日能否占到三分便宜。

    卫慈哑然,他老实交代还没人信,老实人不好当。

    二人没怎么交谈,只是沉默地下了两局,吕徵仍旧输得惨烈。

    等收拾残局,吕徵抬眼瞧了瞧气质越发沉稳的卫慈,仿佛一颗被打磨得越发圆润的明珠,光芒虽不耀眼却不容忽视。这人瞧着人模人样的,谁能猜到他肚子里坏水一吨又一吨?

    “……与主公的事情,慈会注意分寸,尽可能不影响她……也尽量保全自己……”

    想伴她白头,伴她寿终正寝,两人都会好好的。

    吕徵点头,“老师也时常说你有主见,你这么说了,必然是有决断的,外人也不好多劝。”

    他是卫慈的师兄弟,立场自然比较偏向卫慈。

    只要这是卫慈自己的选择,吕徵都会给予尊重。

    只是——

    跟谁谈感情不好,偏偏选择了攻略难度最大的姜芃姬。

    现在是诸侯,来日是帝王。

    她的身份注定卫慈想走到她身边,脚下会是一片荆棘,也许走到半道就跪了。

    “多谢。”

    卫慈这话发自内心。

    不论是吕徵还是程靖、韩彧二人,他们的尊重和理解让卫慈倍感暖心。

    吕徵摩挲着冰冷的棋子,唇角溢出一声轻叹,他对着卫慈说,“知你性情和软,有些事情无法搁在明面上说,仗着同门情谊,徵便多嘴一句——柳羲的性情与常人不同,你若真想与她琴瑟和谐,记住一句话——万事不沾惹!往后,文武内斗也好、士庶之争也好,你最好别插手,别表态。若实在是忍不住,最好也询问一下柳羲的意见,莫要做出与她心意违背之举。寻常夫妻有些磕磕绊绊,顶多吵架一场,可你与柳羲生了矛盾,牵动的可不只是一个小家。”

    吕徵的话,不仅是君臣之道,更是夫妻之道。

    只要卫慈永远站在她身边支持她,让二者的利益牢牢捆绑,动卫慈就是动姜芃姬的利益。

    如此,她会成为卫慈最强有力的盾牌。

    卫慈听后露出怔然。

    倘若前世能明白这些,不自作聪明掺和卫氏的事情,还会有天降陨石事件?

    多半是不会的。

    “……如今说这还有些早了……”卫慈唇角溢出一缕笑意,眼底满是感动,毫无不悦之色,他补充道,“而且……主公与慈的意思是,我俩这层关系不张扬出去,该知道的人知道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