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81:收南盛,杀安慛(八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倘若前世吕徵他们都安然活着,兴许他们也会像此时一般给卫慈指点迷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的建议正是卫慈最需要的,让他不至于走了错路。

    不过现在也不迟,他有了前世的教训,此生定不会重蹈覆辙!

    “不张扬么?这样最好,免得让你成了众矢之的。”吕徵摩挲着棋子,笑着道,“看柳羲帐下那些人,除了琅琊一系的,其他人待你未必有多友好。少了把柄,也少了攻讦你的理由。”

    哪怕是一个书院出来的,若是卫慈挡了人家的道,兴许也会被捅刀子。

    说白了,利益才是维系关系的根本。

    利益相同,那便是永远的盟友。

    卫慈轻咳着提醒,“主公不喜欢结党……友默因为这事儿,如今还待在老师身边帮忙呢。”

    程靖不肯出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拖累琅琊书院出身的同门。

    当吕徵大大咧咧说出“琅琊一系”四个字,卫慈听得心惊胆战。

    “不喜欢是一回事,有没有将结党放在心上又是另一回事。柳羲这人的脾性过于桀骜,过于骄傲,她未必会将所谓‘结党’放在心上。结党又如何,还能翻出她手心?只要不越了底线,多半懒得大动干戈。若是越了底线,哪怕什么都不做,照样会被她找了理由除掉。友默便是太小心谨慎了……”吕徵嗤笑着道,“所以说……柳兰亭真不是个能让人喜欢的人。”

    谦逊有礼才是主流品质,像姜芃姬这样恨不得将“老子天下第一”写在脸上拉仇恨的家伙,自然不讨喜,因为她是“异端”!吕徵甚至有些恶意的想法,希望看到姜芃姬阴沟翻船。

    “迟早有一日,必会阴沟翻船。”

    若是翻船了,不知她会是什么表情、

    尽管卫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吕徵的判断没错。

    不论是前世的陛下还是今生的主公,二者都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

    她怎么会将底下人的“结党”放在眼里?

    真有人因为“结党”而犯了她的忌讳,不用说,坟头野草三尺高就是下场。

    回想前世,朝堂众臣的关系的确有些微妙,卫慈甚至怀疑对方是故意放任众臣结党,稍稍踩她底线就雷霆出手,一锅全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细思恐极。姜朝建立一十八载,期间经历的几次势力更迭和换洗,每次都有陛下钓鱼执法的影子。以一人之力玩弄整个朝堂。

    卫慈觉得,吕徵想看主公阴沟翻船,怕是做白日梦比较快。

    “少音何不多给她几分信心。”卫慈道,“她能做到。”

    吕徵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牙酸道,“妇唱夫随,怕了你们了。”

    卫慈抿唇浅笑,曦光笼罩着他,似乎连肌肤都泛着浅浅的光晕,恍若神人。

    天底下竟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康歆童恍然想着。

    卫慈的笑弧扬到一半僵硬了。

    看——

    他发现了谁?

    卫慈按捺不动,神色如常,吕徵对着站在廊下不敢进屋的义女挥手。

    “歆童,过来见一见师叔。”

    康歆童听到召唤才回过神,略显急促但又克制地近前行礼。

    “侄女儿见过师叔。”

    吕徵介绍道,“前阵子收养的义女,聪慧又有天赋,关键是孝顺懂事,子孝看看如何?”

    他像是炫耀女儿的父亲,得意洋洋地期待从卫慈口中听到赞美之词。

    卫慈暗下挑眉,声线依旧柔和。

    “唤作何名?”

    康歆童道,“侄女儿本家姓康,贱字歆童。”

    卫慈装作好奇地道,“少音从哪儿找来如此可心的义女?”

    吕徵以为卫慈误会这段“父女关系”,隐晦解释道,“日后还指望她养老送终,自然要找个孝顺可心的。至于从哪儿找来的,只能说缘分如此。世上独此一份,你羡慕不来的。”

    很多大户人家没资格纳妾,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总有人能找到漏洞“巧立名目”——例如“义女”、例如“书童”,他们可以是很纯洁的角色,但也能是带着其他色彩的特殊角色。

    吕徵说出“养老送终”四个字,这段父女关系自然是很正经的。

    卫慈笑而不语,心里的滔天巨浪渐渐平息下来。

    “初次见面,未曾准备。”他从袖中掏了掏,取出一件小玩意儿赠予康歆童,温和的目光落在后者身上,卫慈歉然地道,“礼物略显寒酸,等来日再给你补一份正式的……”

    康歆童没有接过来,暗中观察吕徵的面色,直到对方首肯才开开心心收下。

    吕徵道,“你这位师叔可是当世少有的人才,为父若是没有时间教导你,你便找他。等你哪天将他肚子里的墨水都掏干了,来日搅动风云,必有你一席之地。多多学习,懂了吗?”

    卫慈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未来红莲教圣女成了他师侄,这世道还能更加魔幻吗?

    事实证明,有的。

    当看到康歆童给自己端茶倒水,乖顺听话的模样,卫慈如坐针毡。

    前世数十年的记忆都模糊了,唯独一些特殊事件和人还鲜艳如昔,康歆童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叛乱重犯,康歆童与不少朝臣有密切关系,知道他们的把柄,属于需要特殊对待的罪犯。想要从这种人口中他掏出秘密,少不得酷刑加身。很多人熬不过去就交代了,康歆童却是少数例外。有人为了自身利益去劫狱救她,有人也是为了利益去杀她灭口,但都失败了。

    卫慈懒得去追究康歆童背后的故事,在他看来,对方就是个叛贼。

    巧得很,康歆童也不愿意将不堪的过往抖出来卖同情,嘴硬骨头更硬。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别想从我口中掏出一言半语的话。】

    酷刑三日,几乎将地牢的刑罚都尝了个遍,她也没有交代只言片语。

    卫慈将这事情呈递到陛下跟前,陛下生了兴趣,亲自瞧了一眼。

    陛下道,【何苦将秘密带到地下?用自己的性命替那些人遮掩罪行?本以为红莲教只是一群乌合之众,除了跳大神、装神弄鬼什么都不会,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个例外。】

    康歆童道,【我不交代,他们才会惶惶不安地活着,记得我一辈子。】

    陛下挑眉。

    康歆童讥诮笑道,【你死了,天下人都记得,可我死了,静悄悄得像是消失了一只蝼蚁……若是能让他们记得,倒也不白活一趟。】

    陛下道,【明白了,你可有什么心愿?】

    【能给我一把火吗?我想死得干净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