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82:收南盛,杀安慛(九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想要火葬?】

    世人都认为死亡什么样,灵魂怎么样。

    若是用了火葬,无异于是挫骨扬灰,除了康歆童,陛下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主动要求呢。

    【我出生的时候,正值南盛二十年不遇的大雪,听仆从说起过,那时候天地一色、苍茫洁白……】连续三日的酷刑,若非康歆童意志力异于常人,怕是早就魂归地府,她虚弱得声如蚊呐,这番话像是倾诉,更像是自言自语,【我见过尸首腐烂的模样,腐肉化水、蛆虫噬骨,再国色天香的美人,也逃不了这样的结局。我生来干净,死了也别脏了,火焚不是正好?】

    陛下道,【如你所愿。】

    最后,康歆童穿着那一身被鲜血染红得像是嫁衣般的囚衣,**而死。不论这女人生前做了多少可恶的事情,人死如灯灭,卫慈又亲眼瞧着她在烈火中没了声息,之后也没继续关注。

    时光荏苒,岁月重来,没想到居然还会再见到她。

    卫慈以为这一世变化这么大,兴许康歆童早在南蛮之祸夭折,哪怕侥幸活下来,命途多半也与前世不同,不可能再掀起幺蛾子。万万没想到,人家摇身一变成了吕徵的义女……

    一向不喜欢八卦的卫慈生出些好奇心,旁敲侧击询问吕徵怎么收的人家。

    “守好你的夫道。”吕徵斜眼瞧他,不咸不淡地警告道,“好歹也是有家室的人。”

    卫慈险些被吕徵的话呛到。

    刚才还挺有同门兄弟爱的,怎么一转眼就互相扎心了呢?

    他敢打赌,“夫道”这个词多半是吕徵从自家主公这边举一反三学来的。

    “少音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卫慈忍不住打岔,免得吕徵胡思乱想,“慈只是看此女面相奇特,命格也有奇异之处,这才多嘴问了两句。既然是你的义女,便是慈的晚辈了,长辈岂会对个没有及笄的小丫头有什么心思?再者,这事儿也不好拿来开玩笑,主公会当真的……”

    吕徵怔了一下,他倒是忘了卫慈还是个神棍来着。

    “歆童的面相命格有问题?”

    毕竟是有感情的义女,吕徵可不想对方出事儿,若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卫慈道,“红颜多坎坷。”

    不用多说,吕徵自然明白,他幽幽叹了一息,言简意赅地说了康歆童过往经历。

    卫慈那句“红颜多坎坷”,搁在康歆童先前的遭遇上面也是吻合的,吕徵自然没有怀疑。

    “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若是可以,吕徵自然希望康歆童一声顺遂,“你说她面相奇特,命格也有奇异之处……难不成还有其他变数?是福是祸?未来能否逢凶化吉?”

    卫慈道,“她碰上了贵人了,命格大变,总归会比原定的好。”

    吕徵笑道,“你这么说,徵也安心了。”

    说话的功夫,康歆童已经麻溜准备好了晚膳,卫慈顺势留下来蹭了一顿。

    用了膳,天色渐暗,康歆童起身替义父吕徵送卫慈离开,一路上都紧张得说不出话。

    等她目送卫慈离开之后,她才匆匆去寻自家义父。

    “义父,我们日后便住在这儿了?”

    本以为会有牢狱之灾,没想到被敌人俘虏后的待遇比待在安慛那边还好。

    早知道这样,她就继续安利自家义父跳槽了。

    吕徵揣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心态,拧眉将苦口的良药喝下肚。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医师给他开的药方比之前喝过的药苦多了。

    “你看着挺开心?”

    吕徵忍不住提醒自家义女,他们父女俩现在可是阶下囚,有什么可乐呵的。

    康歆童道,“女儿观察那位师叔,性情当真不错,日后要是成了同僚,不比以前好得多?”

    吕徵“……”

    自家义女是有多嫌弃安慛这个主公?

    过了一会儿,康歆童替他收拾碗筷,倏地想到什么。

    “义父义父!”

    “何事?说!”

    康歆童问道,“那位兰亭公会亲自过来招揽您吗?”

    自家义父可是人才,派头大,兰亭公怎么说也会亲自来一趟以示郑重吧?

    吕徵扭头瞧着自家义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孩子总是胳膊肘往外拐怎么办?

    没事,多半是脑残了,打一顿就好。

    吕徵当然下不了手打孩子,他只能将这些情绪憋在心里。

    柳兰亭祸害卫慈、祸害他还不够,这会儿能耐了,居然还祸害他义女了。

    呵——

    多情又滥情的女人。

    吕徵冷笑连连,姜芃姬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眸子看着更加水灵灵了。正值季节交换,生病的人数比平日多了不少,李赟等人担心自家主公也中招,开口关切道,“主公可有哪里不适?”

    姜芃姬摆摆手,揉着鼻子道,“没事,只是鼻子突然有些痒而已。”

    李赟等人见她神色如常,这才放松下来。

    姜芃姬道,“今日深夜,安慛等人必会派遣人手偷袭,粮仓那边可做好准备了?”

    李赟道,“符将军已经带人做好埋伏,保证万无一失。”

    安慛那边已经弹尽粮绝,姜芃姬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走投无路的安慛不得不上钩。

    “告诉正图别大意了,此战能不能干脆利落结束,全看他了。”

    姜芃姬叮嘱一句,丝毫没有掺和一脚的意思。

    李赟抱拳道,“末将遵命。”

    姜芃姬没有亲自带兵埋伏,但也没有安静蹲在营帐枯等消息。

    【浩气个腿子】啧啧,主播不是说不浪战场了嘛?

    【夜神风狂】主播这架势看着也不像是要带兵去爆锤安慛的狗头。

    咸鱼们以为姜芃姬要重出江湖,谁知道她只是带了千余兵马外出,蹲守某处高山峡谷。

    正当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姜芃姬开了尊口解释了一句。

    “安慛等人若是兵败,多半是不会原路撤退的。”敌人都已经提前做好埋伏了,按照原路撤退就是找死,自然是寻找其他生路,纵观附近地形,姜芃姬蹲守这处是比较容易守到兔子的地方,她准备守株待兔,说不定能网到大鱼,“此处地形正好,远眺还能看到粮仓的情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