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84:收南盛,杀安慛(九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上天助谁,老天爷心里清楚,安慛单方面声明可不作数哦。

    奈何无人明白这道理,护卫安慛的裨将抱拳恭维,说得安慛心花怒放,仿佛胜利近在咫尺。

    这会儿气氛正好,但还是有不长眼的人跳出来破坏,听得安慛不悦地拉长了脸。

    “主公,末将曾听吕军师说起过柳羲。军师说,柳羲此人行事,疏阔中带着谨慎,不能以常理揣度她,另外粮仓又关乎战场胜负,此处守备必然严厉非常,我军仍需小心,不宜大意。”

    安慛的脸色黑了下来,一张脸拉得老长,看得人心惊肉跳。

    周遭的兵将都想锤死刚才那个读不懂气氛的ky怪了。

    这种时候不说点儿吉祥的话,反而给自己招惹晦气,他是缺心眼儿吧?

    说话的裨将却不觉得自己是招晦气,他是为了主公好,说的都是心里话、大实话。

    忠言本就逆耳,不爱听也要听啊。

    安慛只能用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安静应对,心里却将这位裨将记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张乌鸦嘴的影响,安慛的心情从原先的晴朗转为多云,心头仿佛笼罩着一股驱散不开的阴霾,仿佛等会儿回发生点儿什么事情。仔细追究,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因此,安慛对这个乌鸦嘴裨将更加不满。

    安慛是主公又不是先锋,自然不会冲在最前线,他只能根据自己的眼睛以及实时传递的战报判断敌我两军的形势。当他听到粮仓外围传来的杀喊声,安慛便知道两军已经开始交锋。

    他紧张地握着拳头,后槽牙牙根紧咬,额头冒着点点虚汗。

    “战况如何了?”

    安慛忍不住一问再问,结果十分喜人。

    粮仓守备虽然强横,但守备兵马却只是常规数量,整体与吕徵给的情报并无太大出入。

    哪怕这些守备全是精锐,但数量比敌人少,拉锯一阵也会落了下风。

    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粮仓失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为振奋军心,将领哈哈大笑,嘲讽道,“柳羲帐下兵马不过如此,末将多取几颗人头来!”

    听着耳畔的杀喊声,安慛吊起的心脏缓缓落了地。

    他回忆起吕徵给的锦囊妙计,上面还有吕徵根据种种情报推测出的粮仓储粮数目,不由得心头一热。若是能将这个粮仓全部搬空了,不仅能最大限度打击敌军士气,还能续命一波。

    “派兵增援,趁早拿下粮仓,免得夜长梦多。”

    此处距离姜芃姬大军的营帐很远,但也怕拖延久了生出变故。

    安慛是怕了姜芃姬了,总觉得这人邪门得很。

    每次略占上风,还未得意洋洋多会儿,对方总能从各种犄角旮旯跳出来打脸。

    “末将遵命!”

    增大兵力,争取用最快的速度占领粮仓!

    粮仓的防线坚持不了多久了。

    随着安慛增兵支援,本就摇摇欲坠的粮仓防线崩溃,守卫士兵四散奔逃。

    “成了!”

    不料——

    变故就在不久后发生。

    当安慛主力大军都专注怼粮仓的时候,两队兵马一左一右绕到后方。

    “让他们得意够久了,这美梦也该醒来了!”

    符望露出一丝狞笑,一双漆黑的眸子似有渗人的幽光闪烁。他是狼群养大的狼孩,黑夜对旁人来说是阻挠,对他来说却是如鱼得水,符望手一挥,立刻有士兵将箭筒递上来给他。

    不考虑姜芃姬这个非人,符望的力气在军中也是顶尖那一波。

    只见符望轻松拉开二石重弓,数箭齐发。

    箭矢离弦的瞬间,一旁早已待命许久的弓箭手将弓身拉满,箭杆上绑着的小小竹哨飞射升天,发出尖锐的叫声。响箭为号,埋伏好的弓箭营士兵拉开弓身,第一波箭雨冲着敌人飞去。

    符望射出的几箭精准命中敌人。

    中箭者只来得及发出最后的惨叫,惊动了其他士兵。

    “发生了何事?”

    夜色黑沉,周遭又没有打起火把,隔得远一些的士兵没有看到中箭者身上的箭矢。

    离得近的士兵倒是瞧见了,但是不等他们高喊“敌袭”二字,响箭的尖叫声与箭雨离弦的嗡鸣声前后较抵达。先发制人,符望这边动手将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谢则统领的另一路也不甘示弱,同样引起了一片骚动。等安慛发现大军后方传来异常的动静,为时太晚!

    “报——我军后方出现两路敌军!”

    安慛前一秒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下一秒就被传信兵的喊声拉回了现实。

    “什么?敌军?”

    安慛以为自己产生幻听了,哪里来的敌军?

    传信兵只能重复一次,这次安慛听清楚了,但也惊得大脑空白。

    怎么可能会有敌军?

    姜芃姬的大营距离此处至少有七八个时辰的路程,哪怕她那边收到粮仓被袭击的消息,插了翅膀飞过来也来不及啊。除非……安慛心头冒出一个让他手脚冰凉的猜测……除非敌人早有预谋,早就料到安慛会带兵偷袭,这才早早在暗中布下埋伏,只等他们自投罗网!

    “主公莫慌,末将这就将他们打退!”

    后方动静不小,但传到前方还需一阵子。

    打头阵的先锋部队攻破防线,粮草近在眼前,又见残兵败将四散奔逃,心下喜悦更浓。

    “柳羲也不过如此!”

    先锋大将大笑着带人冲入粮仓,里面果然堆积着满满的粮食。

    他拔出腰间匕首划破最近的粮袋,预想中的澄黄谷物没有涌出来,反而涌出一堆沙砾。

    大将脸上的弧度扬到一半就僵硬住了,握着匕首的右手都在打颤。

    “我们中计了,号令大军速速撤退!”他嘶声力竭地大喊,奈何还是太迟。此时已有两千多士兵冲入粮仓复地,剩下的也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儿往里冲,哪里来得及撤退?

    “杀——”

    突然,四面八方的杀喊声如潮水一般涌来,原先溃逃的敌兵又杀了回来,数目比原先多了不知多少。安慛大军被“中计”二字惊得军心大乱,敌人一来,顿时失了方寸,没了阵型。

    远处,姜芃姬瞧着粮仓蔓延的火光,唇角勾勒出一丝冷笑。

    “准备准备,接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