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86:收南盛,杀安慛(九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不是……”

    将领的脸色都黑了,但现在亡羊补牢也来不及,符望哪里会听他的辩解?

    符望上前用空闲的手将对方脸上的污渍暴力抹掉,右手的火把凑近仔细辨认。

    他冷笑着道,“无知小儿,你难道不知道本将是见过安慛的?”

    将领口中泛苦,他哪里知道符望见过安慛啊,几乎是一个照面就被人扒了马甲。

    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还犯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哪怕此次遇伏是敌人的圈套,但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安慛亲征的消息——换而言之,将领根本没有必要披上安慛的衣裳引开敌军,这么做不仅不能拖延时间,反而暴露安慛也在逃亡队伍的事实,引来敌人的追杀。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让安慛伪装成逃窜游兵,借着混乱逃入密林,方有逃脱升天的机会。

    结果——

    因为情况过于紧急,他忽略了这点,反而暴露了主公安慛的存在。

    不仅如此,眼前这个威武高大的武将还见过安慛,安慛一旦被抓住,基本是逃脱无望。

    思及此,将领懊悔得想要自杀谢罪。

    符望冷眼观察俘虏的脸色,心中已经琢磨过来了。

    他撒了个谎,符望根本没有见过安慛本人,只见过对方的画像,撒谎不过是为了诓骗俘虏。

    “来人!”

    符望压抑内心不断上涌的狂喜,若能生擒安慛,这是何等巨大的功劳?

    男人都是有野心的,符望也不例外。

    裨将听到动静连忙上前听命,符望命令他加派人手追杀逃窜的漏网之鱼。

    “你先去,本将随后就来。”

    军功很有吸引力,但符望也不会为了军功就撇下战场不管,不小心坑了谢则咋办?

    裨将领命退下,安慛的将领听到这话,顿时两眼一黑,差点儿晕厥过去。

    符望不屑地瞥了一眼被俘虏的敌将,脑子不好还自作聪明,坑人坑己,该补补脑子了。

    刚才的裨将是符望多年的左右手,对方年少时候曾经追随符望的养父符旸,如今也是作战经验丰富、行事周全稳重的老人了。将追击安慛的重任交给他,符望十分放心,哪怕裨将抓不到安慛,他也不会让安慛轻松逃逸。等符望安顿好这边的战局,很快就能追上去。

    符望的想法无疑是很周全的,但他忘了一件事儿——自家主公专注抢人头!

    话说另一头,安慛伪装成普通士兵,骑马狂奔逃命。

    黑沉的夜幕没有多少光亮,众人只能勉强看到小道,但看不清具体路况,因此这条逃亡之路走得十分坎坷。战马在马鞭的抽打下,拼了命向前奔跑,迎面而来的夜风拍打在脸上,打得人脸蛋生疼。安慛都被颠簸得想呕吐了,但他没敢停下马鞭,只能忍着发白的脸继续。

    “驾——”

    安慛又一次用马鞭抽打胯下的战马,战马吃痛得嘶鸣一声,前蹄突然踩空,强壮的身躯朝前栽倒。不知道是碰了什么东西,马腿发出骨裂之声。战马的身躯顺着惯性重重栽倒在地上,安慛也被这股力道甩了出去,狼狈得在地上滚了两圈,牙齿磕到了嘴皮,浓烈的血腥味在口腔蔓延开来。众人顾不上半死不活的战马,急忙拉紧缰绳让战马停下,翻身下马去扶安慛。

    安慛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摔得这么狠也只是大牙门松动、眼冒金星外加一些皮外伤。

    若是倒霉一些,说不定还会被战马压得五脏六腑移了位置。

    “主公!”

    “主公!”

    一声声主公在安慛耳畔响起,安慛缓了几口气才勉强找回神志,有种踏在实地的踏实感。

    回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他心慌得很,差点儿就以为自己要死了。

    “我无妨,时间紧迫,趁早离开。”

    安慛抬手重重抹了一把脸,不慎压到脸上的蹭伤,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末将冒犯了。”某个武将扶着安慛上了自己的战马,等他坐稳之后再翻身上马,抓紧缰绳挥舞马鞭,停下来的逃亡队伍再一次启程。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根本不敢停下来。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被敌人发现了踪迹,后方的马蹄声渐渐靠近。

    两方人马你追我赶,距离咬得很紧。

    那一声声马蹄声落入安慛耳中,似乎不像是踩在地上,更像是踏在他心上的催命符!

    “追——就在前面!”

    “驾——”

    马蹄踏在地上,震得地面上的砂砾微微颤抖,仿佛发生了地动一般。

    此时此刻的场景让安慛想起当年大逃亡的经历,那时候,他也是这般骑在抢来的马上,拼了命一样抽打马儿,试图摆脱身后追杀他的南蛮士兵。他被追兵追得喘不过气,根本没有精力回忆父母亲眷、妻妾儿女惨死的景象,脑海只剩一个念头——逃出去,活下来,报仇!

    最后,他背部中了敌人三箭,昏迷之中跳入湍急的江水,这才侥幸逃过一命。

    当冰冷的江水淹没他的头,身上的锦衣华服吸满了水,疲倦的身躯顺着江水而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经历漫长的黑暗,命硬的他却醒了过来。他拖着一身的伤,想尽办法离开了南盛。前半生,安慛是享受锦衣玉食的士族贵人,十指不沾阳春水,但逃亡的那几年,安慛吃了无数的苦头,不知几次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每一次他都想放弃了,但噩梦总会让他想起妻儿父母惨死的景象,激起他内心的不甘和仇恨……最后,他流亡到了东庆。

    多年过去,安慛以为最艰苦的日子已经远离他了,没想到今日还有机会重温。当年,他福大命大活了下来,最后东山再起,灭了南蛮报仇。今日若能逃出生天,未必不能再创奇迹。

    安慛抱着这样的念头,沉寂的双目似有两簇火焰熊熊燃烧。

    不论是背叛他的吕徵、阻拦他的姜芃姬、阳奉阴违的花渊……

    安慛沉静在自己的情绪之中,耳边突然听到帐下武将的声音,寥寥几个字,宛若天籁。

    “主公,我们甩掉追兵了!”

    太好了!

    安慛心下涌起狂喜,嘴角的弧度还未完全扬起,跑在前方的护卫骑兵突然紧急勒马,胯下战马发出尖锐而痛苦的嘶鸣。那刺耳的声音让安慛笑容僵硬下来,现场气氛十分凝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