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94:花渊的结局(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薨了,少主没了。

    安慛其他亲眷都死在南蛮之祸。

    面对这局面,众人心中有万千句p想要说出口。

    不论是他们还是安慛生前,哪个没私底下嘲讽姜芃姬注定要被人吃绝户?

    还有人恶意畅想姜芃姬若中道崩殂,一番霸业最后都给别人做嫁衣,她在地府瞧了会不会气活过来?以此为证据,论证女性诸侯的劣势,再一次坚定女性诸侯这种存在是不合理的。

    结果多年过去,膝下至今还是零蛋的姜芃姬依旧活蹦乱跳,能打能作能嬉皮笑脸。

    安慛呢?

    安慛挂了,即将成年的继承人没了,香火断了,一番霸业也即将凉凉了。

    哦,不对。

    西昌帝姬腹中还有安慛的遗腹子,暂时还算不上香火断绝。

    只是,一个还没出生,连性别都不知道的奶娃娃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难不成让他们齐心协力抵御外敌,等孩子出生之后再奉他为主?

    从孩子出生到弱冠成年,整整二十年呐,关键还不知道这孩子资质如何!

    先主安慛薨得突然,临终前也没机会指定托孤大臣。

    听到这里,兴许有人会好气提问了。

    安慛生前不是最器重花渊,其次重用吕徵,若挑选托孤之人,这两人是当之无愧的首选?

    话虽如此,但这不是安慛亲口指定的,谁又会心服口服?

    傻子也知道谁成了托孤大臣,谁就能暂时行替主公行使权利,不是诸侯胜似诸侯。

    若托孤大臣野心大一些,趁机夺权,霸占先主基业也是有可能的。

    哪怕安慛的基业已经风雨飘摇,也无法阻止人心的贪婪。

    面对足够大的诱惑,总有人喜欢抛弃脑子,选择用腚眼儿思考。

    外患内忧齐上,本以为稳坐钓鱼台的西昌帝姬慌了。

    安慛薨了的消息一传来,原来每日殷勤点卯的臣子夫人也不来了,像是有了什么默契。

    不止如此,身边服侍她的仆从也有些怠慢,不似之前那么小心翼翼,这让西昌帝姬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挺着大肚子,深夜拜访花渊寻求对策,结果没看到花渊,反而看到自己的皇兄。

    西昌帝姬顺利妊娠后,这对兄妹就减少私下往来。

    虽说皇室常有龌龊事情,但不意味着皇室之人对兄妹骨科都能毫无芥蒂得接受。

    西昌帝姬就挺恶心这事儿的,若非为了生存和往后的长久考虑,她也不会轻易向花渊妥协。

    相隔数月再见面,兄妹二人的气氛略显微妙。

    只是,再尴尬也抵不上自己的性命重要,西昌帝姬急忙询问自个儿皇兄。

    西昌皇子看着比上次见面健硕不少,但近些日子没休息好,整个人瞧着无精打采的。

    “我们怕是中了花渊的算计了。”

    西昌皇子目光哀戚地看着自己的胞妹,带着浓浓的倦怠。

    西昌帝姬心中一紧,“中计?为何?”

    她死死盯着皇兄的嘴,担心他说出什么令人绝望的词儿。

    “我们当时想得太天真,低估了人心险恶,这才被花渊的花言巧语蒙骗。”西昌皇子疲倦道,“安慛死了,少主亡了,除你腹中这个,安慛明面上没有一丝血脉。按理说,众人应该奉这缕血脉为主,让花渊当托孤重臣。花渊便能通过你和孩子,名正言顺地掌控权利……”

    尽管这样做也是给人当傀儡,但至少能衣食无忧,日后孩子长大了,西昌帝姬还能通过母子关系将孩子拉拢到自己身边,努力架空花渊,来一招过河拆桥,最后达成咸鱼翻身的成就。

    西昌帝姬懵了,故作镇定地问。

    “难、难道不是这样?”

    “这计划看似顺利,实则需要三点前提,缺一不可。”

    “什么前提?”

    “第一,安慛遗留下来的势力足够坚固,能延续到你腹中这个儿子长大成材。”

    西昌帝姬哑然。

    安慛一死,他的势力几近土崩瓦解,敌人也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

    哪怕她是宅在内院的女子也知道这事儿很悬。

    别说二十年了,继续折腾,两年都悬。

    “第二,安慛指定花渊为托孤重臣,一切都摆在明面上。”

    西昌帝姬咬牙切齿,“可那人已经死了,什么都没留下来。”

    安慛死得太干脆利落,不仅让数十万大军陪葬,临终前也没留下继任者的安排。

    “不对,我还有这个。”

    帝姬抚着自己的肚子,宛若抓着最后一根稻草。

    皇子反问她,“谁说安慛的血脉就一定能继承安慛的基业?”

    帝姬被问懵。

    “你说有人会篡位?”

    皇子叹道,“古往今来,不乏有心胸宽大的诸侯,为了大局考量,将基业交托给重臣。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促成一段君臣美谈。当然也不乏有厚脸皮者,打着‘替先主完成未竟之志’的旗帜,堂而皇之夺权篡位的……你我先前都太天真了,如今明白也太迟了。”

    顶尖谋士一想就通的细节,他们兄妹却没这份心计,大意中了花渊的算计。

    帝姬俏脸煞白。

    “第三呢?”

    “第三,安慛的旧臣足够忠心,不会为了私欲而加害你们母子。”

    这就很难了,这些老臣本就蠢蠢欲动,虽然没有将私欲摆在明面上,但也露出些许马脚。

    西昌皇子以为第一个坐不住的人会是花渊,没想到却是安慛其他老臣。

    这些老臣平日没有太高的存在感,但资历深厚、家世出众,属于隐藏的实力派。

    反观花渊——

    这货居然没什么动静,实在是不科学。

    目前而言,西昌帝姬母子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来自花渊,而是那些觊觎安慛基业的老臣。

    他们兄妹将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等事情摆在他们眼前就齐齐傻眼了。

    西昌帝姬听了这一席话,娇躯忍不住颤栗,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他。

    “皇兄,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皇子也很绝望,“现下,唯一能庇护我们的便是花渊,只是他……”

    帝姬急忙问道,“他怎么了?”

    “自从他学生没了,他的脑子就不太清醒,时常疯言疯语,动辄鞭笞杀人……”

    帝姬惊愕道,“怎会如此?那位少主可是他亲自算计逼死的。”

    现在疯疯癫癫,早干嘛去了?

    皇子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帝姬心头一动,冒出一个逻辑上很说得通的猜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