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96:花渊的结局(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吕徵也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只是现在年纪大了,说话不似少年时候那么辛辣直白。

    于是,他嘲讽姜芃姬赢安慛赢得不光彩,全靠安慛的猪队友助攻才有如今局面。

    姜芃姬捻着棋子,思索下一步如何走,好让吕徵输得更加有节奏。

    “我可没有在安慛身边安插间谍。”

    她还以为吕徵是嘲讽她用间谍手段坑安慛。

    尽管这也是正常的斗争操作,段位不低,但没做过的事情她可不认。

    吕徵想起让他蛋疼的花渊,以及更加蛋疼的“柳羲”人格,冷笑不语。

    “安慛那一窝子的歪瓜裂枣,我就认识你这么一个。你不可能是我派过去的间谍,我也没有做过这事儿。”姜芃姬辩解的同时又损了吕徵,她继续道,“再说,运气也是实力一部分。真要怪,只能怪安慛识人不清,信任错了人,怎么能怪我太强大,目光如炬呢?”

    吕徵“……”

    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毒舌,熟悉的自恋。

    “不是旁人,是花渊。”

    未免姜芃姬继续自恋下去,恶心坏他,他选择主动解释。

    姜芃姬目露诧异。

    她的记性极好,自然知道花渊是谁,不就是那个精神分裂的倒霉蛋?

    “少音,你这话可就让人不懂了。我与花渊就见了一次面,我能策反他什么?”

    当年花渊代表安慛与姜芃姬达成结盟,只见一面,这么短时间姜芃姬能做什么?

    吕徵叹息道,“花渊有失心疯的病症。”

    好好一个谋士却是个蛇精病,实在是令人唏嘘。

    姜芃姬隐隐觉得这话耳熟。

    她暗中瞧了一眼卫慈,卫慈也曾跟她说过类似的话。

    “这个我知道,当年见面的时候就有感觉了,他的精神有些不正常。可这又如何?”

    “他失心疯发作,臆想自己是‘柳羲’。他将自己臆想成了你,又岂会真心诚意辅佐安慛?”

    姜芃姬落棋的手一顿。

    “他个蛇精病分裂出什么人格?”

    吕徵听不懂,姜芃姬又换了一个问法。

    “我是说,花渊这厮臆想自己是谁?”

    吕徵不说话,只是默默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意思很明显了。

    姜芃姬惊讶过后,很快接受这个设定。

    “这样又如何?没有花渊,我这边稳扎稳打,拿下安慛也只是年内的事儿。”

    吕徵幽幽道,“狂妄自大。”

    如果花渊没有插手,辅佐安慛的人就是他吕徵了。

    他会让姜芃姬一年之内就击溃安慛防线,拿下全境?

    姜芃姬笑道,“这叫自知之明,我从不虚夸自己的能力。”

    吕徵忍不住翻白眼。

    虽说“柳羲人格”真正上线的时间很短,但这货破坏力强大啊。

    他还是坚持认定姜芃姬是在敌人猪队友的助攻下躺赢了。

    殊不知,吕徵今生拿的是卫慈前世的剧本。

    卫慈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前世的陛下对战南盛才叫躺赢。

    前世的安慛执意耗费所有兵力去清剿南蛮四部,他赢了,却也元气大伤,最后被陛下这位邻居捡了个现成。大军所过之处,几乎没有碰到像样的抵御,一路势如破竹,兵临城下逼死了安慛。卫慈最近很少回忆前世了,如今扭头再看看,他发觉旧主安慛一世混得不如一世。

    上一世好歹是体面自尽,这一世却是被主公摁在祭台斩杀祭旗。

    落子之后,姜芃姬问吕徵,“花渊那厮没做什么恶心的事情吧?”

    尽管是花渊臆想出来的人格,但这个人格自称是“柳羲”,一想到对方顶着这个身份做了什么恶心的事情,姜芃姬就不大自在。对她没有实质性伤害,但是够恶心人啊。

    刚问出口,她想起一桩事情。

    她先前收到情报说被她轰走的西昌皇室兄妹被安慛收了一个,剩下一个赏赐给了花渊?

    一瞬间,姜芃姬的脸都绿了。

    她要亲自锤死花渊,谁都别拦着她!

    万万没想到,姜芃姬刚下定决心要锤死花渊,花渊就失踪了。

    没看错,他失踪了。

    起初众人还未在意,但等老管家发现自家老爷连续两日都没有回来,便派人去府衙询问,一问才知道他们也一两日没有看到花渊了。仆从心下咯噔,连忙将消息传给了老管家。

    全府上下的仆从婢女都派出去找了,一路打探,地毯式搜索,终于找到丁点儿线索。

    有目击百姓说形态穿着酷似花渊的人一路踉跄从城北出城,沿路再查,很快就断了线索。

    这时候,众人才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花渊……似乎不是装疯卖傻,他是真的疯了呀!

    “如今该怎么办?”

    不只花渊府上的仆从婢女惶惶无措,花渊曾经的同僚也慌了,那些明争暗斗的老油条更是直接停战。他们知道先主安慛如何器重花渊,后者手上拿着不小的兵权。若想集结兵力、齐心协力抵抗来犯的姜芃姬,花渊不能有失。现在花渊彻底疯掉,丢下他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啊!不信掘地三尺还挖不出他!”

    皇天总负有心人,半个月后,他们依旧没花渊的下落,反而找到不少似是而非的线索,派人过去找,但每次都扑空。如此兜兜转转,几乎要将地皮翻过来,他们连花渊的影子都没瞧见。讲真,要不是花渊真疯了,他们都怀疑这是不是花渊布下的另一个局。

    内患重重,外患不断,他们只能暂时放下花渊失踪之事,专心对敌。

    只是,姜芃姬可不管他们有没有做好迎战的准备,行军到哪里就打到哪里,沿路都不怎么停留,一路势如破竹。安慛帐下旧臣也不是没有眼色,事实上,他们明哲保身的本事比谁都强。见大势已去,姜芃姬注定要赢,他们便打算在姜芃姬用武力砸开城门之前,先带兵投降。

    投降是丢人的事情嘛?

    当然不是,这叫顺应天命!

    这一年金秋刚至,安慛老巢的城门大开,迎接新主入主。

    为表诚意,他们向姜芃姬奉上一份具有特殊意义的“献礼”。

    瞧西昌帝姬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姜芃姬的眼神都变了。

    拿孕妇、先主遗腹子向新主邀功,这一首操作真是骚啊。

    姜芃姬唇角挂笑,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生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