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97:花渊的结局(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是谁?”

    西昌帝姬的月份已经很大了,肚子沉得需要用两手扶着才能好受一些。

    姜芃姬是故作不识,但直播间的咸鱼是真的认不出来。

    【健身房减肥记】这个小姐姐有些眼熟啊,不过记不起来哪里见过了,有大佬记得吗?

    【糖果工厂】同觉得眼熟,虽然孕期浮肿厉害,但她的五官挺标致的,实际相貌应该很不错吧?直播间出现过的漂亮屈指可数,这么高的颜值,应该不会默默无闻才对……

    五百万咸鱼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总有那么几条咸鱼记忆比较好。

    【主播嫁给我】等等,我想起来了,难怪说她的脸比较眼熟,似乎是那位西昌帝姬啊。

    有人想起来了,也给出了提示词,但绝大部分咸鱼仍处于黑人问号脸的状态。

    西昌帝姬是谁?

    很出名吗?

    不过,光听“帝姬”这个称呼就知道人家出身显贵、地位超然啦。

    按图索骥之后,众人终于将西昌帝姬与丢在角落中的些许记忆对上号。

    不少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她呀。

    【两百斤的咸鱼】西昌帝姬?这个女人我有点儿印象,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当年有条咸鱼参加梦回千年,成为护送西昌帝姬与西昌皇子的护卫,直播间咸鱼也借着梦回千年的视角初次见到这对拥有神仙颜值的兄妹,他们都长着让人想一见钟情的脸。

    这才一年多没见,怎么西昌帝姬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其实,这也不难猜测。

    西昌帝姬如今的身份是安慛妾室,腹中还揣着人家的遗腹子,属于比较特殊的战俘。姜芃姬没打算为难她,但架不住某几个安慛旧臣想走捷径,主动献上西昌帝姬,借此邀功献媚。

    怀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西昌帝姬这一胎又不怎么安稳,再加上她时时担心孩子的血脉会被人戳穿,孕期就更加辛苦了。最近几个月又发生了这么多变故,让她做梦时候都提心吊胆,因此看着又憔悴又苍老,脸盘浮肿了好几圈,肥肉堆积出了双下巴,粗壮的脖子衬得锁骨都不见了,一双丹凤眼都被挤成了眯眯眼,哪里还有当年让人一见钟情的神仙颜值?

    若非五官还带着巅峰颜值时候的痕迹,怕是五百万咸鱼聚一块儿也猜不出这是谁。

    姜芃姬不动声色,主动献上西昌帝姬的降臣给她解释。

    “此人原是西昌皇室嫡出帝姬,后被先主安慛收为妾室,她腹中怀着的孩子是先主遗腹子。”

    听到降臣这么说,表情木然的西昌帝姬终于有了反应,像是很不堪一样,她用空出一只手掩住脸。

    姜芃姬收回视线。

    “安慛的遗腹子?原以为你们会顾念君臣一场,保住他最后一缕血脉。”

    那几个降臣脸色霍地变了,仿佛涂了一层厚厚的白漆。

    他们只听说过姜芃姬不好对付,但没想到她说话会这么刻薄,竟丝毫不给人留点儿颜面。

    她刚才那句话,只差指着他们几个的鼻子骂他们是狼心狗肺的小人了。

    一时间,几个人脸上都有些火辣辣,仿佛被人当着天下人的面扇了几巴掌。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们都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心理素质相当强横,不会因此变脸。

    不仅不会变脸,他们还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说辞给自己捡回点儿脸面。

    他们献上安慛的妾室和遗腹子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姜芃姬这位新主。

    既然姜芃姬才是天命所归之人,哪怕安慛是他们的旧主,他们也要与明主看齐。

    老天爷选了谁当真龙天子,他们就该顺应天命去辅佐谁,岂能为了一段错误的君臣缘分就做出违背天意的事儿?再者说,姜芃姬既然是真龙天子,有海纳百川之胸怀,她哪会小心眼儿得连手下败将的遗腹子都容不下?他们献上安慛的妾室和遗腹子,自然不是为了邀功献媚,不管是容得下还是容不下,他们说了该说的,做了该做的,尽到臣子本分,剩下的那是姜芃姬的事儿。

    他们也不愧是活成精的老家伙,拿捏很有分寸,若换一个有些好大喜功毛病的人,这番言辞效果巨大。哪个上位者会不喜欢听好话?只是,现在他们面对的人不是别人是姜芃姬!

    姜芃姬没有理会这些老家伙的溜须拍马,转而问西昌帝姬腹中胎儿多大。

    帝姬的声音窘迫得很,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第一次见姜芃姬,她还是一国帝姬的身份,受到了礼遇。

    如今却是姜芃姬手下败将的妾室,自然也是人家的俘虏,任人宰割的存在。

    姜芃姬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对方临盆就在最近一段时间。

    “你是安慛的妾室,腹中又怀着他的遗腹子,而我一向不喜欢刁难老弱妇孺。安慛这一脉只剩你腹中这一缕,那你就安心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吧,我会派人妥善安置你们母子。”

    她没什么情绪波动,仿佛帝姬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嗯……

    实际上也的确是个路人甲,不值得她放在眼里。

    帝姬本以为自己死定,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她能活着,腹中的孩子也能活?

    一时间,帝姬心中五味杂陈,万般思绪在心头纠结。

    这些日子,她为了活命绞尽了脑汁,惶惶不安这么久。

    对她而言关乎性命的大事情,搁在姜芃姬眼中却是不值一提。

    人家轻飘飘几个字就决定她的生死存留,决定她腹中孩子的未来……

    西昌帝姬内心的醋浪翻滚不息,酸味几乎要涌上喉头。

    这就是手握大权的滋味吗?

    一言定人生。

    一语要人死。

    直到这个时候,西昌帝姬才明白什么叫做“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姜芃姬没把西昌帝姬的事情放在心上,她更加在意花渊的下落。

    那个失心疯的疯子敢臆想自己是“柳羲”?

    哼,真想将对方眼珠子抠出来让他瞧瞧什么叫做“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