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698:花渊的结局(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花渊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怎么失踪的?”

    姜芃姬不太相信,花渊这个搅风搅雨的货就这么不见了?

    降臣回答,“犯了病,意识不清走丢了。”

    犯了什么病?

    看样子是失心疯犯了。

    姜芃姬是未来世界的人,她自然知道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手段,失心疯的结果就是个死。

    花渊的结局并不令人意外。

    一个时而清醒,时而疯癫,清醒时间会越来越短的人,不知会死在什么犄角旮旯。

    只是,花渊分裂出来的“柳羲”人格毕竟是个隐患,最好还是亲自确认对方死亡才能安心。

    姜芃姬道,“派人去找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些降臣心下有些不自然。

    一个已经疯掉的花渊让姜芃姬这么上心,他们这些有功之人却被对方冷待,当真不公。

    当然,这些话他们可不敢说出来,面上不见丝毫不满,反而越发虔诚恭顺。

    殊不知,姜芃姬根本不吃这一套,她扭头就对卫慈几个人道,“这些人不堪大用,先搁着观察一阵子,他们一直安分那就留着做些琐事,不安分就让他们滚回家去种红薯。”

    讨厌归讨厌,但这些人还是能用的,例如做些琐事,毕竟姜芃姬手上很缺人。

    南盛面积在五国中不算最大,也不算最小,若是加上南蛮四部那些土地,那就很可观了。

    庞大面积背后是对人才的急切渴求,姜芃姬能预见接下来的日子会是何等繁忙。

    南盛各个州郡原先的班底要先筛查一遍,能用的继续留用,不能用的清缴干净,空降新人。

    因为各个州郡都遭遇了十余年的战火,民生凋零,农田荒废,不少官府机构形同虚设,甚至还有地痞流氓或者土豪乡绅仗着自身势力,当起了土皇帝。这些都是挡在重建路上的绊脚石,工程浩大,姜芃姬决定先处理南盛的事情再去中诏,先让亓官让和孙文两个人玩着……

    “发一张招贤令吧,看看有多少人来应聘……”

    这就跟招工启事一样,感兴趣的就过来应聘,不感兴趣的就算了。

    只是,古代的招贤令是个相当严肃而又神圣的大事儿,姜芃姬却弄得跟招聘劳工一样……

    “应聘?”

    丰真手一顿,自家主公常常说些人不懂的词汇,多半还是她自己创造的,他们又不好多问,只能“望文生义”,自个儿理解了。幸好有一颗聪明的大脑,不然哪里跟得上节奏。

    “主公打算如何应聘?”

    姜芃姬以前也发布过招贤令,只是都没这次规模大,他们这次要的人太多了。

    “我给你写个章程,按照章程去发布招贤令,让应聘之人自己准备好材料,省了你们麻烦。”姜芃姬一边说一边提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若是应聘合格便可以征辟此人,倒是方便得很。”

    这个时代的用人制度有很大的毛病,人才消息的传递都靠着人脉举荐,也就是说,家里有人脉,家世出身好、长得又靓又帅的人当官机会就大,那些寒门就没这个机会了,只能毛遂自荐给人当个门客、依附强者,若是侥幸被看中了,说不定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姜芃姬现在急缺人啊,哪里有这么多时间磨磨唧唧。

    她将计划交给丰真,负责大致章程,招贤令具体内容让丰真几个去拟定。

    丰真瞧了几眼,眉头跳个不停。

    “主公,这不妥……”

    这是将人才当成大白菜挑剔啊,还要人家大白菜亲自上门……

    姜芃姬道,“哪里不妥了?我现在时间紧,人手缺,机会就摆在他们眼前,他们爱来不来。错过这次机会,谁还鸟他们?只是要考核他们的真才实学罢了,连这个都怂,别来自讨其辱。”

    丰真“……”

    唉,这么多年了,自家主公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当然,人家也有耍脾气的资本。今时不同往日,人家坐拥两国,那些眼巴巴想出仕的小年轻就要按照她的规矩来,没资格耍大牌。

    因此,这次的招贤令写得格外与众不同,几乎有了后世公司招聘的雏形。

    招贤令一出,南盛士族圈子又一次大地震了。

    这是将他们当成大白菜挑挑拣拣呢?

    奈何姜芃姬手握百万雄兵,南盛士族又在十余年的战乱中元气大伤,胳膊扭不过人家大腿。

    扭不过就扭不过,他们还不能冷暴力抗拒?

    一些气性高的士族就约束家中人才不去应聘,反倒是一些底蕴浅的想借此翻身。

    主动上门让人挑挑拣拣也无妨,忍得了一时屈辱,日后才有光明未来。

    因为初次使用这种招人模式,卫慈几个也担心途中会出岔子,太年轻、资历浅的压不住场,干脆由他们几个人轮番当面试官。随着姜芃姬一步步走高,他们也都成了外人口中的大腕儿。

    这个决定出乎所有人意料。

    这说明什么?

    说明兰亭公很重视这次招贤,居然舍得派出这么几尊大佬出面!

    由他们当面试官,那些前来应聘的士子心里也好受了不少。

    招贤令说得很清楚,每位前来应聘的士子都做足了准备,恨不得将自身的闪光点都写出来。

    要不是场合不对,估计还会冒出一岁说话,二岁识字,三岁读论语,四岁吟诗作对之类的简历。卫慈他们当然不是来听这些废话的,准备的考核都很有针对性,力求在最短时间内测试出对方的深浅。为了减少错漏,一旦被录用征辟,还会专门派人去考核审查应聘者的简历真假,若是哪里作假了,那就是欺瞒大罪,轻则有牢狱之灾,重则连累全家和全族名声。

    丑话说在前头,倒是将履历作假的歪斜之风掐灭了。

    “你怎么每回都来……”

    上一个应聘士子刚走,丰真抽空喝了杯浓茶醒神。

    卫慈反问道,“这不好?”

    “好是好,不是怕你身子吃不消。你要是累坏了……”

    说着,丰真瞄了一眼卫慈下腹,眼神透着猥琐。

    卫慈“……”

    这时候了还风流不正经,回去该跟万秀儿告个状!

    卫慈抿唇不语,丰真讨了个没趣,打着哈欠让下一个应聘者进来。

    没多一会儿,被点名的士子跟着侍从进来。

    丰真一瞧就差点儿被口水呛到了。

    没有自家主公那张脸和气质,别男装示人嘛,真当他们集体眼瞎了?

    反倒是卫慈眼睛亮了两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