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双倍月票开启】:花渊的结局(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相较于丰真的失态,卫慈的反应就镇定得多。

    他像是没看穿面试者拙劣的伪装,低头扫了一眼来人的“简历”。

    “胥舂”二字赫然在列。

    果真是她。

    “何名何姓何方人士?”

    面试工作由卫慈几个轮番担任,可卫慈每一班都来,自然不是他多么热爱这份工作,仅仅是因为他比普通人多了一份“先知”的优势,若是不好好利用这份优势创造价值,岂不可惜?

    例如这次面试,不少面试士子他都有些印象,这可比他们呈交上来的“简历”精确多了。

    有些是真的有才有德,任用起来也放心,但其中也夹杂着浑水摸鱼的混子,这需要面试官想办法检查鉴定。若是让心术不正的人顺利上位,最后倒霉的还是南盛境内的百姓。

    招贤令刚发出去的时候,卫慈就在想“胥舂”会不会出现,没想到还真来了。

    “学生姓胥,名舂,宁州人士,拜见二位先生。”

    “无须多礼。”卫慈直奔主题,丝毫不拖拉,“若你准备好了,便可以开始。”

    女子恭敬道,“学生准备妥当,还请先生出题。”

    丰真在一旁用余光向卫慈疯狂暗示,奈何人家选择间歇性眼瞎,没有理会他的小动作。

    这一场面试由卫慈主导,等面试考核结束,他才将面试考题的册子扣在桌上。

    “可以了,回去静候消息吧,三日后便会有结果。”

    女子行了礼,这才退下去,等另一位面试者过来。

    趁着这个空档,丰真道,“此人递来的内容多半是假的,你怎么看不出来?”

    卫慈道,“倒也不能说假。”

    “分明是个女子,若她真有意入仕,大大方方穿着女装过来也没人拦着她,何必以男装世人,欺瞒我等?”丰真想不明白了,招贤令又没有局限“人才”必须是男性,这般小心取了化名过来干嘛,没被征辟也就罢了,若是被录取征辟,她的简历一查就知道是假的。

    卫慈道,“此女名讳芈婳,胥舂是她的字。男装又如何?她可没亲口说自己是男子,世上也没哪里明文规定说女子就必须女装,男子就必须男装。名字作假无妨,人是真的就行。”

    自家主公当年也是用这套诡辩为自个儿以男装欺瞒世人开脱的。

    做人可以双标,但双标不能打了自家主公的脸。

    丰真一听,忍不住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猛瞧卫慈。

    “你与此女认识?不然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有了主公还有胆子对其他女子投以关注,活得不耐烦了?

    卫慈头也不抬道,“夜观星象,掐指一算,便知道了。”

    丰真顿觉槽多无口,这破理由卫慈用了多少年了,他不腻歪别人都腻歪了。

    “得,咱们的卫半仙,你还‘夜观星象,掐指一算’出了什么?”

    卫慈道,“芈婳是个很有故事的女子,正好也是主公需要的,她来得很及时。”

    此次招贤令共有三道门槛,光是参加第一道笔试门槛的人便有七百六十六人,这还只是第一批。不过,这么多人当中却没有一个女子。仅有一个女扮男装,以男装示人的芈婳。

    倘若芈婳不出现,卫慈都打算自导自演一场“千金买马骨”的营销了。

    “她能有什么故事?”

    “日后你便能知道。”

    卫慈语气软和几分,又替芈婳说了句。

    “不说别的,光是她能走到我们跟前就不易了。”

    “你这话倒是没说错。”

    丰真回想招贤令的规则,点头赞同。

    “倒是难为这些士子了。”

    面试是最后环节,前面两道门槛分别是“递交简历”以及“笔试”。

    “简历”环节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就是尽量扬长避短,各种吹嘘,让人看到他们的能力。

    第二道门槛就是“笔试”,篇幅不长,考题只有十道。

    因为篇幅有限,所以没有考繁琐浩瀚的经史子集,而十道题也测不出人家的真底细。

    他们便在自家主公的建议下改成了九道“应用题”以及一道半命题议论文章的考卷形式。

    题目不难理解,随便哪个读了两三年的小童也能明白题目考什么,但想要考高分可不容易。

    许多过来参加考核的士子都是信心满满地进来,一脸懵逼地出去。

    顺便在内心破口大骂一句——

    考的都是什么东西!

    考题画风清奇,士子想作弊都不容易。

    举个例子,某县发生一起凶杀案,被害者是女子,行凶者是丈夫,二者共同孕育一双儿女,儿女皆未成年,平时都是女子料理家务、照顾儿女、伺候公婆。但婆婆不满儿媳生性刻薄、吵架顶嘴打人,因此撺掇儿子杀妻再娶。如果考生是县令,这桩案子又该怎么判,原因为何?

    除了这种,还有“某某处河堤崩溃如何治理”、“某某地方发生民乱如何安抚”这种假设性的问题以及“中诏聂氏兵败后的处境”、“兰亭公何时出兵中诏”之类的时局猜想……

    这种题目根本没有固定答案,要从多方面多细节推测论证,似乎怎么回答都欠缺了点儿。

    如果只是简单回答“判某某人死罪”、“重兵镇压乱党”、“征召徭役修筑河堤”……不用看了,这种考生肯定要被刷下来,没有任何悬念。通过虐身虐心的笔试才能参加最后的面试。

    若士子连面试都通过了,征辟妥妥的。

    这种选拔用人的制度在南盛可是头一遭,不少士子一边大喊大叫说姜芃姬如何如何不好,一边参加考试被笔试环节虐身虐心。相较之下,面试环节的难度倒不大,顺便还能看到大腕。

    不论是笔试还是面试,芈婳的表现都相当亮眼,兴许还能拿个头三甲。

    作为万绿丛中一点红,她的资料就被呈递到姜芃姬跟前阅览定夺。

    姜芃姬仔细翻看,特别是芈婳的考卷,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子实,你们的意思呢?”

    她将芈婳的考卷、简历以及面试环节两位面试官的点评资料放在一边。

    丰真道,“臣与子孝商定之后,决定举荐她。”

    论实力与才华,这人也有被征辟的资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