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双倍月票开启】:花渊的结局(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芈婳考卷第一道就是丰真出的题,题目大意就是某某地方河堤崩溃该如何治理。

    一些考生的回答很肤浅,问如何治理河堤就老老实实回答如何治理,有些甚至是天马行空。

    芈婳的回答格外详尽且务实,不仅详细描述如何修筑、疏浚,还提到各种猜想,例如河堤

    崩溃有没有**,若是有**又该如何处理,河堤崩溃之后,被洪水祸害的百姓又该如何善后处置,洪水过境后又该如何恢复县内民生……这位还模拟算出各个环节需要的救灾成本。

    对方完全将自己代入题目中的虚拟角色,从角色本身出发,将各方面都顾虑周全。

    一道题两张纸,密密麻麻的字却让人看得格外畅快。

    丰真他们出这些题不是为了选拔会做题的才子,他们要选择能治理各个州郡县的人才。

    很显然,芈婳的回答姿势才是正确的。

    她回答得漂亮,画风与其他妖艳jian货有着本质的不同。

    除了这道题,其他八道也回答得很好,最妙的还是最后一道文章。

    旁人的答卷都只有五六张,多一些的十一二张,唯独她有二十三张。

    答卷多不意味着灌水,相反,她的考题内容几乎都是干货。

    人家有实力又是卫慈和丰真联名举荐,姜芃姬自然将她加入征辟名单的。

    倘若做出什么政绩,日后还能当做重点人才培养。

    只是——

    既然真名是芈婳,为何又要顶一个胥舂的假名过来?

    仅仅是因为女子的身份不如男子方便?

    姜芃姬生出几分兴趣,打算让人下去查一查,看看有什么内情。

    丰真领命退下,顺便去休息一晚,明日下午继续轮班。

    “这么一个女人,应该是挺有名的。”姜芃姬道,“不过,子孝是怎么知道她的真名?”

    虽然是笑着询问,但求生欲强烈的卫慈却知道自家主公略微有些吃味了。

    “主公这不是明知故问?自然是前世的同僚,今世才能认得出来。”

    姜芃姬笑道,“你说说,我听着,总觉得她会给我不同的惊喜。”

    如此出众的女人,若不是中途出了事儿,没道理在卫慈前世没有存在感。

    卫慈道,“喏。”

    前世姜朝初期,女性官员不多,但每一个都很能打,这个能打不是单指武力,例如芈婳手无缚鸡之力,但朝野上下敢正面跟她对打的却不多。再说了,人家的主场也不在朝堂。

    奉天子之命,巡察三江六河盐务,身兼数职,督查各地官员贪污受贿之事,手中持有一把尚方宝剑,有先斩后奏的权利。不管是盐务还是查贪官污吏,这都是十分得罪人的活计。

    得罪人也就罢了,还容易被暗算谋杀,要她命的人排着队能横跨整个三江六河。

    不过呢,芈婳的性格相当刚,软硬不吃,被她弄下去的官员都能在地府凑个百来桌麻将。

    这么彪悍的女人,战绩自然也很辉煌。

    柏月霞官拜工部尚书,退休前将自个儿画像送进金鳞阁天工榜,芈婳则是封侯拜相将自己的画像送入了文臣榜。文臣武将天工三个榜单,文臣榜的难度和竞争力是最可怕的,她能夺下一席之地,名次还不是垫底,可见多能打。如果芈婳不自己出现,卫慈还想去找她呢。

    直播间咸鱼已经接受卫慈拿着重生女主剧本的设定了,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

    【老司机连萌】这位芈婳小姐姐也太刚了。

    【想不出名字】疯狂为小姐姐打call,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人啊。

    【东风快递】突然超羡慕的,如果咱们历史上也有这样的朝代,大概女性的生存条件就不会这么艰难了。芈婳小姐姐别说搁在古代了,哪怕是搁在现代也能让无数人跪下喊霸霸。

    【燃烧的雪】不用羡慕别人啦,我们的古代历史也有很多又刚又帅的女性,只是很少有人宣传。不过,芈婳小姐姐是独一无二的,不能拿来比较。同样迫切希望看到真人!

    【哈哈哈】虽然是很好啦,不过我还是觉得主公最好。

    除了这些弹幕,不少咸鱼还让姜芃姬注意卫慈。

    毕竟,一个男人移情别恋的苗头就是他对另一个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欣赏。

    咸鱼们的担心有些多余,姜芃姬也没放在心上。

    听了卫慈的话,饶是她有了心理准备,也被芈婳的战绩惊了下。

    “那子孝可知道她为何以男装示人?”

    卫慈道,“主公有所不知,前世朝堂那些女官,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特征。”

    姜芃姬拧了眉头,试问道,“莫非是婚姻?”

    卫慈点头,这一点的确是很遗憾。

    家庭对于女性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顶着世俗给予的压力,冲破家庭的束缚一步步走到无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同样需要强大的内心,不然早就撑不住了。

    柏月霞嫁给史忠最后和离,芈婳也类似,只是她更加果断罢了。

    姜芃姬道,“你继续说。”

    卫慈道,“芈婳是南盛宁州人士,自小出身富贵,父母也是宁州有名的才子佳人,算得上一段佳话吧。不过,他们却在芈婳七八岁的时候遭遇不测,感染时疫病逝。芈婳被交托给其他亲眷照料。只是……究竟是个孤女,哪怕出身好也不免收了冷待。芈婳及笄之后,按照父辈留下的婚约嫁给了年纪相当的第一任丈夫。二人也过了一段琴瑟和鸣的日子,只是这位丈夫身体弱,娘胎带出的病根,没两年就因为一场风寒而病逝。芈婳寡居两年又在亲眷做主下改嫁了。这位才子也是芈婳最后一任丈夫,只是二人脾性不合,时常争吵……”

    第一段婚姻很幸福,第二段婚姻就是她与丈夫互相折磨的修罗场了。

    丈夫出身士族却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吃喝嫖赌,四毒俱全。

    相反,芈婳是个才女,第一任丈夫也是才子,对她极为敬重,夫妻二人又有共同话题,谈天论地什么都能聊,互为知己。第二位呢?烂泥扶不上墙,还不知道进取。

    芈婳如何瞧得上?

    那位纨绔便嘲讽了,嘲讽的结果就是芈婳反击,夫妻二人的关系剑拔弩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