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花渊的结局(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时常争吵?”

    这个时代的夫妻吵架了,一般都是女方比较吃亏。

    碰上个涵养好一些的丈夫还好,顶多嘴上对骂,要是碰上一个渣渣,怒火上来就喜欢用拳头捶人。一般情况下,成年男子的力气根本不是正常女子能比的。若是打起来,真心会吃亏。

    按照卫慈的描述,芈婳第二任丈夫是个相当没有底线的纨绔。

    卫慈与她心有灵犀,说道,“主公无需担心,芈婳并未吃多大亏。”

    芈婳再婚,第二任丈夫暗爽自己娶回来一个才女,倒是新鲜了几天。

    可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啊,心思狭隘又爱嫉妒,二人哪有共同话题?

    而且芈婳陪嫁过来的千册藏书,七成是她父母留下的,剩下三成都是前夫留给芈婳的。

    每回看到这些书,学渣丈夫便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偏偏芈婳还喜欢泡在书房,沉迷读书,无法自拔。这一表现搁在学渣丈夫眼中就是芈婳怀念前夫的表现,让他心头妒火丛生。

    心里念着前夫还不算,居然还留着对方留下的遗物?

    不忠的女人!

    不到半个月,学渣丈夫就原形毕露了。

    他的狐朋狗友还火上浇油,讥笑他娶了寡妇,也有人嘲讽说芈婳前夫是白月光,他连地上屎都不如!学渣丈夫就火了。某次醉酒,他发酒疯要烧掉芈婳的藏书,二人因此起了冲突。

    肢体冲突的时候,芈婳被对方甩了两拳头。

    学渣丈夫还不解气,口中嚷嚷着要将人打死为止,芈婳就怒了,她喊来陪嫁侍从将这位学渣丈夫五花大绑捆了起来,一顿鞭子给对方醒醒酒,将人抽得哭天抢地,谁劝都不好使。

    这次冲突后,这对新婚连一月都没有的夫妻彻底决裂。

    姜芃姬听得津津有味,这么刚的妹子,实在是让人喜欢。

    “芈婳鞭打她丈夫,公婆没有意见?”

    卫慈道,“这桩婚事本就是芈婳公婆求来的,他们替儿子求娶芈婳,自然是看中芈婳的能力。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偏偏独子又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若是二老去了,几代人积累下来的家财都要败光。儿子有错在先,他们又对芈婳有所求,这事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学渣丈夫不满意芈婳,但公婆满意极了。

    芈婳过门第二天,二老就将管家大权交给她。

    她也没有露怯,一上来就将乌烟瘴气的夫家整顿得井井有条。

    芈婳的能力还不是二老最满意的,最满意的是她陪嫁过来的千册书籍。

    要知道他们几代人的藏书还不及芈婳陪嫁的两成。

    若芈婳有孕,生下的孩子也能教得很好,二老就不愁这个家会衰落下去。

    再说,他们儿子也太不像样,居然对当家主母动手,半点涵养都无,倒像是个泼皮无赖。

    只要没将人打死,抽一顿鞭子让他吃教训也无妨。

    公婆选择袖手旁观,芈婳掌控家中大大小小的权利,学渣丈夫奈何她不得。

    “丈夫不靠谱,公婆的脑子还算拎得清楚。”

    姜芃姬却不赞同。

    “哪里是脑子清楚,分明是私心作祟。若是换一个人,怕是要被磋磨死。”

    “主公说得有理。”

    公婆可不是因为通情达理才没帮儿子,还不是指望芈婳替他们扛起这个家。若他们真是好的,当初就不会费尽心机、散了钱财打通芈婳的亲戚,借着亲戚的手逼着芈婳再嫁。

    自家儿子是个什么德行,是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良人,他们心里没点儿ac数吗?

    若非芈婳本身有能力,前夫临终前又给年轻的妻子做了打算,这日子过得如何还不知道呢。

    “对于寻常女子,这日子是糟心了点儿,但也不是过不下去,芈婳怎么跑这儿了?”

    卫慈笑道,“主公不也说是‘寻常女子’么?”

    芈婳不是寻常女子,不可能一直容忍这个沙比丈夫,

    “今生芈婳出仕的动机不清楚,前世倒是知道一些。陛下入主南盛,正值用人之时。芈婳公婆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软磨硬泡让她多多教导儿子学习,二老再走点儿门路给儿子谋个小官。芈婳照做,但她丈夫却是不成器的,越是摁着他的头学,他越是不肯。最后还辱骂芈婳‘妇人为师,丈夫之耻’,芈婳一怒之下便道‘小人愚不可及,吾若出仕,易如探囊取物’。”

    芈婳这么说,学渣丈夫就不愿意了。

    怎么滴,兰亭公是你爹还是你娘,你说你出仕就能出仕,当人家府衙是你家菜市场呢?

    你一个内宅妇人要是能出仕,劳资就跪着吃下这卷竹简你信不信!

    智商限制了这位学渣的想象力。

    芈婳冷笑着收拾行囊参加招聘,用实力给丈夫演示什么叫做“探囊取物”。

    临走前还让后厨研究竹简的烹饪菜式,她要亲眼看着这沙比将竹简吞下去!

    “前世是因为这个原因,今生多半也类似吧。”

    姜芃姬被逗笑了。

    “这理由倒是挺独特,她最后可有甩了那个丈夫?”

    卫慈道,“那人年老色衰就被芈婳逼着和离了。”

    用比较社会的话来说,芈婳受够这沙比,年轻时候好歹还有脸能看,作死就作死吧,她忍着,年纪大了还这么没脑子,搁在她眼前碍她的眼,趁早踹了她还能少受点气,多活两年。

    e……

    姜芃姬看着满屏幕的666,哑然失笑。

    若像咸鱼这么单纯也是幸福。

    她倒是觉得芈婳与第二任丈夫和离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家庭矛盾。

    若是因为家庭矛盾,她那个学渣丈夫早被踹无数次了。

    依姜芃姬之见,他们和离还有外界的影响。

    正所谓挡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私盐利润多大,看看韩彧前妻娘家陶氏就知道了。

    贪污受贿就更不用说,这是不少官宦发家致富的法宝。

    断了这两条路,几乎是断了人家的活路。

    他们自然会恨上芈婳,巴不得拿放大镜找出人家身上的污点,再将她拉下马。若是找不到芈婳的污点那就找她丈夫的,芈婳想稳住官位,保全家人,和离撇清关系是个不错的选择。

    “派人去查查吧,若是芈婳没有问题就征辟她入仕,树立个榜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