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花渊的结局(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夫人回来了。”

    芈婳刚回来,迎面走来个身穿水绿色衫裙的年轻女子,女子梳着已婚妇人发髻,媚眼含春,唇角含笑,明亮温柔的光在她眼中漾开。女子抬手帮她卸下肩上的重物,瞧着十分贤惠。

    “奴家已经命人备好了热水,夫人不妨去梳洗缓一缓。老爷在屋内等着,脾气还没下来。”

    芈婳心里撇嘴。

    “我知道了。”

    女子给芈婳端来折叠整齐的女式衣裳,侍奉她洗漱又帮她穿衣梳发。不多时,原先做男装打扮的女子便成了俏丽的妇人,只是唇角习惯性压着,双眸沉寂,瞧着有些不苟言笑。

    “夫人考得如何?”

    女子半跪着帮芈婳将腰间的系带打成蝴蝶结,仔细调整位置,抚平褶皱。

    “还行,有些把握。对了,他怎么也来了?”

    女子调笑道,“约莫是担心夫人真让他吃了竹简吧”

    芈婳道,“哼,我可不是与他说笑的。”

    收拾整齐,芈婳去了正厅,还未进屋便瞧见里面正坐着个年纪不足而立的白面郎君。

    只看相貌的话,男子也算得上中上之姿。

    只可惜,他实际上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芈婳刚来,男子便抱怨开了。

    “这都什么时辰了,为何还不用膳?”

    芈婳不理他,径直坐到自己的席垫上,水绿衫裙的女子替她端来食案,摆好碗筷。

    男子看了更加火大,对着水绿衫裙的女子大声嚷嚷道,“真是没有眼力劲儿的蠢东西!我才是这一家之主,你作为妾室待她这般殷勤做什么?还不快过来伺候用膳,莫要惹我生气!”

    一个两个都是眼瞎了,他的妾室,个个都向着芈婳这个女人,有病是吧!

    他娶芈婳之前,内宅有七八个伺候的女人。

    曾经为了他争风吃醋的女人,自从芈婳嫁了过来,一个个像是被人灌了**汤,绞尽脑汁去讨好芈婳。说好的内宅宅斗呢?他才是她们的男人,讨好芈婳有什么用?真是气死他了!

    这次就更过分了,一介妇人不在内宅安分待着,非要出来与一群男子一争高下。

    她不守妇道,内宅那几个妾室的脑子也坏了,争破了脑袋要随她一道出门,沿路伺候她。

    这些小妾去伺候芈婳了,谁来伺候他啊?

    小妾听后手一顿,芈婳面无表情地道,“不用理他。”

    疯犬狂吠罢了,过耳既忘,无须在意。

    小妾笑道,“喏。”

    男人“……”

    这都谁的小妾?

    他忍住想要掀桌的冲动,忍下翻滚的怒火。

    “看什么看,还不端上来,你是想诚心饿死老爷我是吧!”

    男人在芈婳这里受了气,扭头就将火气撒到别人身上,直到食案端上来了还是余怒未消。

    “用膳!”

    说完,男人余光瞥见芈婳那边早就动筷,险些没气出心梗。

    他这一家之主还没说能动筷用餐,她居然敢先用?

    芈婳瞧男人愚蠢的模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么多年了,脑子还是这么蠢。

    满后院的小妾为何这么讨好她,这人心里就没点儿ac数吗?

    自然是因为伺候芈婳的利益比伺候男人更多,活儿也轻松。

    不是为了利益,那是为了什么?

    没有女人会想当妾,当了妾去争宠,不过是为了从男人身上汲取安定的生活和优渥的条件。

    芈婳嫁过来之前,这些小妾的待遇都不怎么样,府上乌烟瘴气的,不少妾室为了几道菜肴、好看的缎子或者冬日供应的几斤炭火都能争起来。那没什么见识的模样,委实让人想笑。

    她嫁过来之后,她就用手段让这些女人都认清一个现实——

    男人不成器,真正能给她们带来优质生活的人不是男人而是她这个主母!

    小妾争风吃醋,塌上地上累死累活的,最后得到的利益还不如讨好身为主母的芈婳来得多。

    也有眼皮浅的不信邪,结果就是被芈婳教做人。

    至于生子争宠分家产就更可笑了。

    若是芈婳不经营,哪怕妾室靠着儿子争到手了,那也只是个被败光的空壳,有什么好争的?

    她们还巴不得芈婳怀孕有子或者事业有成,多积攒家财,自个儿的孩子还能多分一杯羹。

    谁让所谓的一家之主根本就靠不住呢。

    如此简单明了的道理,男人却不懂。

    难怪越来越不受妾室待见,果然是个蠢的。

    男人揣着一肚子的火,吃什么都不香,匆匆用了几口就搁下筷子。

    一抬头,正瞧见小妾跪在食案旁,用那双纤纤素手替芈婳剥螃蟹剪蟹腿,火气蹭得上来

    他阴阳怪气道了句,“兰亭公发下的招贤令,你真的去了?”

    芈婳道,“去了。”

    男人冷笑,“没被人赶着打出来?”

    芈婳抬了眼皮瞧他。

    眼神自己体会。

    “妇道人家待在内宅相夫教子就行了,别整日做着不切实际的梦。”男子道,“你的事儿,不少人都知道了,你让友人如何看待我?趁着丢人还没丢大,你尽快与我回去,日后安分了。”

    芈婳冷笑道,“倘若家中男子能撑起门楣,比妾身更优秀,何须妾身出头?”

    男人的脸刷得一下气成了绛紫色。

    “我何曾短你吃穿?用得着你抛头露脸、丢人现眼?”

    芈婳道,“这话就好笑了,郎君一年一人开销便要九千贯,府邸女眷、婢女、仆从以及护卫的各项嚼用固定五千贯,公爹与娘的开销三千五百贯,逢年过节的人情往来也要四千三百贯……只是,府上良田店铺收益却不足一万贯,剩下这么大空缺,难道是郎君你填补的?”

    芈婳嫁之前,府上账本连年赤红,亏损达到三十多万贯。

    如今能转亏为盈,府上吃穿用度还能越来越好,还不是靠了她?

    吃软饭还不摆正自己的态度,脸也真大。

    男人说不过他,反驳没有理由,不反驳自己又憋得慌。

    “总之,你回不回去?”

    芈婳平淡道,“兰亭公的征辟文书不日便到,此时若是走了,你也不怕被责问。”

    “征辟?就你?”男人差点儿笑了,“兰亭公若是征辟你,我便跪着生吃这桌子!”

    芈婳“……”

    不是吃竹简就是吃桌子,这男人的口味真是越来越奇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