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花渊的结局(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是猜测花渊去了宁州?”

    卫慈被姜芃姬秘密召过来,告知了花渊的事情。

    姜芃姬道,“我是这么猜测的,若是记得没错,你说过花渊前世也是在宁州病逝?”

    “的确如此,只是这一世……没想到花渊还是走向了相同的结局。”

    倘若不是幼年遭遇,花渊也不至于患上失心疯,更不会将一生过成这个样子。

    倘若他神志清醒,不说如何功成名就,但安稳活到寿终就寝还是不难的。

    “主公打算如何处置他?派人将其擒拿还是就地格杀?”

    卫慈为花渊感慨却不会同情对方,毕竟花渊再可怜,他做过的错事也是不可饶恕的。

    姜芃姬双手交叉抵着下巴,抬眼瞧着卫慈。

    “我打算亲自去看看他,做个了断,子孝要一起去吗?”

    哪怕花渊臆想出来的人格是假的,但不亲自处理了,她心里不舒服。

    打仗打了两三年,她与子孝都没什么独处时间,倒是能借着这次机会相处一阵子。

    卫慈笑道,“您在关键时刻撇下子实他们,若不给个理由,怕是他们又要抱怨了。”

    特别是让卫慈跟着,真担心丰真几个会误会自家主公假公济私。

    姜芃姬无所谓地道,“南盛大战是停了,但各地还有大小不一的民乱,彻底平复需要一阵时间。我身为主公岂能坐视不理?为了保证百姓安稳,这些虫豸必须铲除,刻不容缓!”

    她是假公济私的人嘛?

    她明明是为了大局、为了百姓,处理花渊这个隐患的同时给沿路百姓带来安定和平。

    不论是听几次看几次,卫慈都忍不住感慨自家主公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果真无人能及。

    “这些话,烦请主公与子实他们说,慈就不僭越了。”

    姜芃姬托腮,“唉,子孝也学皮了,谁带坏的?”

    过去的子孝可是贴心小棉袄,不会这么皮的。

    卫慈轻眨右眼,调笑道,“主公以为呢?”

    姜芃姬道,“我以为……这叫夫妻相。”

    日子久了,二人某些地方会越来越相似,越来越有默契,称之夫妻相。

    卫慈不争气得红了脸。

    论说骚话的段数,十个卫子孝也比不上一个姜芃姬,后者骚话等级已经达到巅峰。

    果然,姜芃姬的提议得到了丰真几个的白眼。

    面上笑嘻嘻,心里p。

    办公就办公呗,单独带上子孝是几个意思?

    姜芃姬挑眉笑道,“没几个意思,你们心心念念的少主,我一个人也造不出来不是。”

    丰真露出内涵的眼神,抬手抚掉姜芃姬搭在他肩上的手。

    一面故作正经地压下扬起的嘴角,一面义正辞严地道,“主公所言甚是,平定民乱,还百姓安定才是当务之急。子孝行事稳重细致,有他在主公身边辅助,臣也就安心了……”

    天大地大没有少主大。

    等少主长大成人了,他就不用忍受脾气各种糟糕的主公了,想想也是美滋滋。

    刚才还翻白眼呢,现在却巴不得姜芃姬立马卷铺盖拐走卫慈。

    呵呵,男人!

    宁州距离姜芃姬此时的位置不算太远,但也不近,快马加鞭也需要赶上好几日。

    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的小伙伴横插一脚。

    “你来做什么?”

    姜芃姬不满地看着吕徵,这货诚心搅局是吧?

    吕徵道,“听闻兰亭公要去寻花渊,在下与他有些积怨,正好趁此了结了。”

    姜芃姬正欲开口拒绝,没想到卫慈却用眼神给吕徵求情……

    “好气啊,还要带上两个大瓦数电灯泡!”

    尽管不情不愿,但她还是带上吕徵以及吕徵的义女康歆童。

    出发前两日,第一批征辟名单新鲜出炉,位列第一的赫然便是芈婳。

    芈婳,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女子,事实上也的确是个女子。

    排在她后面的士子脸都黑了。

    哪怕心里咆哮着有黑幕、不公正,面上还是矜持得互相道贺,一派和谐景象。

    征辟文书由专人送到各个士子暂居的落脚地点,当庆贺的敲锣声从巷口传到府上,芈婳正站在院中眺望远方的云。一旁替她打伞遮阳的小妾还纳闷道了句,“外头怎么这么吵?”

    “我倒是不觉得吵,反而好听极了。”芈婳意味深长地道,“嘱咐后厨去准备吧。”

    “夫人,我们一刻钟前刚用了午膳。”

    芈婳道,“竹简炒桌子,给老爷置备的。”

    小妾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立即喜笑颜开给芈婳道喜。

    这一日,最绝望的怕是芈婳的丈夫。

    当征辟喜讯传来的时候,他像是听到了丧钟响起,脑海盘旋着“吾命休矣”四个大字。

    “不吃!死也不吃!”

    宁愿跪死也不吃。

    好歹是几年夫妻,他知道芈婳的性格最认真了,说要让吃竹简炒桌子就一定会给他塞下去。

    “老爷,趁着夫人还没想起来,咱们先溜了吧?”侍从苦着脸,真情实感地建议自家老爷,“等过阵子,说不定夫人就忘记这事儿了。这会儿再留着,夫人就该来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男人匆忙卷了行囊,带上护卫溜之大吉,好一段时间不敢出现在芈婳跟前。

    芈婳单手端着一盘竹笋炒木耳,瞧着凌乱的房间,冷笑不语。

    “果真是扶不上墙的,由着他去吧。出了这事儿,他也能消停一阵子。”

    小妾在一旁看得冷汗涔涔,再一次感慨自家夫人厉害。

    有点儿脑子都知道不可能真吃竹简桌子,偏生自家老爷当真了,不仅当真了,还被吓跑了。

    芈婳名列榜首的消息插了翅膀一般飞了出去。

    “让一妇人居于吾之上,简直是奇耻大辱!”

    芈婳是谁?

    内宅妇人!

    他寒窗苦读二十余年,怎么可能不如一个妇人?

    这里面一定有黑幕!

    排名第二十一的士子不爽了,他有铮铮傲骨,坚决不肯服输,拒绝征辟。吃瓜群众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士子跳脚,再一脸懵逼得看着信使将征辟文书往怀里一揣,转身走人。

    士子“……”

    这样就走啦?

    不挽留一下嘛?

    “兰亭公不也是女的?”某个吃瓜观众小声哔哔。

    士子又不是不知道姜芃姬是女的,忍受不了女人居他之上,那他跑去考核做什么?

    闲得蛋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