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05:花渊的结局(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唉,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我倒是能明白这话的心酸了。”

    吕徵瞧着自家义女忙上忙下的背影,说话便带了几分醋味,酸溜溜得酸掉牙了。

    姜芃姬瞥了他一眼道,“亏你还是先生教导出来的学生呢,这话能随便这么乱用?”

    说得好像她是拐走吕徵贴心小棉袄的渣男一样。

    吕徵冷哼道,“自打见了你,她茶饭不思的,真像是害了相思病。现在又殷勤伺候你左右,那劲头看得人眼热,连老父亲都忘了。你说说,我刚才的话哪里用错语境了?白疼她了!”

    “你当年祸害琅琊郡的贵女也就罢了,连个小辈都不放过,你家子孝知道吗?”

    姜芃姬冲旁边努嘴,说道,“他不就在这里,耳不聋眼不瞎的,当然知道。”

    无辜被战火波及的卫慈只能露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此次前往宁州,路途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顾虑到随行还有卫慈和吕徵这两个文士,以及康歆童这个小丫头,姜芃姬便派人多准备了几辆马车,随行扈从千余人,一切轻装简从。她去见花渊是真,但平定沿路小范围民乱也是真,只带几十个人是不切实际的。不说丰真几个答不答应,光是卫慈这一关就过不去。

    刚出城没多久,姜芃姬便有些不耐烦了,邀请吕徵几个来下棋聊天。

    卫慈不会拒绝姜芃姬的提议,但吕徵就不同了,他对这个邀请表示了拒绝。

    下棋是不可能下棋的,永远都不可能下棋的,要是在义女跟前被姜芃姬摁在棋盘上摩擦,他当义父的威严还要不要了?一番心理建设,最后却毁在自家义女闪闪发光的眸子之下。

    唉——

    闺女,你是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爱豆了,但你可知老父亲要遭受何等蹂躏?

    这对x男女联手欺负他一个,他哪儿还有翻身的机会?

    翻身是不可能翻身的,永远都不可能翻身的,只能躺平任嘲被摁在地上摩擦才能过活。

    “唉——”吕徵看着已经无力挽救的棋局,啪的一声将棋子丢了回去,嘴上道,“时至今日我都想不通,子孝这般专情忠贞的人,最后怎么栽倒在一个浪子作风的人身上。”

    姜芃姬笑道,“少音可知道人的本质是什么吗?”

    吕徵不解何意,忍不住用眼神询问。

    “人的本质就是重复又重复。你每回见我都要说类似的话,你不腻,我都听腻了。子孝是你师弟又不是你闺女,你像个被人抢了闺女的老父亲一样,一见到女婿就抓着女婿叮嘱了又叮嘱,伤心了又伤心。唉,老天爷开开眼吧,让你这辈子只有生儿子的命,要是生了个亲女儿,等你女儿及笄嫁人了,不相当于挖了你的心,你还不知要多难过……”

    吕徵“……”

    这个诅咒太恶毒了!

    吕徵这会儿有些后悔了,为何要跟着过来呢?

    姜芃姬像是吃错了药,隔三差五对他精准打击,打击得吕徵开始怀疑人生。

    一想到后半辈子都要面对这样的主公,吕徵顿觉人生都灰暗了,看不到一丝光明。

    卫慈忍不住替吕徵说了几句好话。

    姜芃姬环着他的脖子轻笑,温热的气息打在卫慈敏感的颈窝,哪怕卫慈心里没什么羞赧,但生理反应却很难克制,耳朵很主动得染上剔透血红,衬得肌肤越发细白。他抬手托着姜芃姬的两腋,免得她滑下去。此时的心情便如三月春风轻拂柳枝,一颗心几乎化成了水。

    “谁让少音没眼色,难得寻到机会与你同行,偏偏又多了他们父女,有些事情不大方便。”

    姜芃姬一想到这个就咬牙了。

    她伸腿踩着卫慈的下摆,不着足袜的双脚在层层叠叠的石青色衣衫的衬托下更显细白。

    卫慈瞧了眸色略暗,右手往旁边摸索了一下,抓来散落的足袜给她套了回去。

    姜芃姬道,“你也是,不知情趣。”

    尽管姜芃姬认为穿着比基尼到处跑也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一截光裸的手臂、一只脚都算得上隐秘部位。双足对于那些闷骚的文人而言,杀伤力甚至比不着寸缕更大。

    卫慈被她挑拨得鼻尖都红了,抿着唇将足袜给她套上,系好带子。

    “坐好!”

    姜芃姬撇撇嘴,挪了一下坐到他对面不远处。

    卫慈这才暗松口气。

    他前后两辈子都是克制守礼之人,男女之事在他的记忆里应该发生在晚上,地点仅限于房间,哪怕白日嘴花花,身边也应该只有彼此。现在呢?车厢内的确只有他们俩,但车厢外还有其他人。哪怕卫慈修了两辈子,他的脸皮还是不足以支撑他去做出格的事情。

    姜芃姬瞧卫慈通红的耳垂还有鼻尖晕染的些许薄汗,唇角忍不住勾起。

    天地良心,她现在真没有当禽兽的意思,没看到她还开着直播间呢?

    哪怕她要办了卫慈,那也会先关了直播间啊。

    “我听人说,闷骚的男人都有一个特征,闷完就会骚得一发不可收拾,怎么这话就套不到你身上呢?”姜芃姬无不遗憾地摇头,双脚不老实地搭在卫慈的大腿上,“我可等你主动呢。”

    “歪理,这般调侃正人君子,着实失礼!”

    卫慈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清心咒,垂下眼睑继续翻看未看完的书籍。

    痴迷读书,无法自拔。

    远离美色,超然成圣。

    姜芃姬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闲着无聊用脚趾夹住他腰间挂着的配饰丝绦,听那些玉饰撞在一块儿叮叮当当得响。声音不大,还远不及车轱辘滚动的声响,偏偏卫慈的耳朵却只听得到玉饰撞击的清脆声,双目也忍不住从一个一个黑白字上面挪到她的脚背,心躁得很。

    姜芃姬一手撑在凭几上托着下巴,身子半躺在车厢席垫上,目光从卫慈手指滑过。

    那枚钻戒还戴在他的手指上,长年累月勒出勒戒,光泽依旧明亮如昔。

    她笑道,“子孝可还记得我送你钻戒那天的事情?”

    卫慈控制不住地回想,各种不和谐的画面在眼前飘过,没多一会儿就臊得红晕飘飞,心头的火焰烧得他有些难受。一遍清心咒压不下去,再背一遍好了,卫慈越发不敢看她。

    姜芃姬道,“那日送你的另一样东西,其实我准备了不少。本来以为也就用个三五年,可瞧你这般不主动,我倒是觉得能用到下辈子。你说,我们何时才能将它们用完,换一批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