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一颗糖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换一批新的?

    这几个字在卫慈的脑海循环反复地播放,原先还算镇定的脸色窘迫得不成样子。

    换什么东西,二人心知肚明,姜芃姬能大大方方说出口,卫慈这个老正经却难以启齿。

    “胡闹!”卫慈勉强稳定心神,用窘迫的声音在她耳边呵斥,仿佛怕极了隔墙有耳,听到二人不足为外人道的私密话题,“白日宣淫,成何体统!正经一些,莫要被人瞧见了——”

    说罢,他抬手将手中的书放在一旁,眼尖瞧见姜芃姬把刚刚套上的足袜又蹭下来,一把抓起足袜,另一手抓住她乱晃的脚,一本正经地重新套上。这次系上了死结,瞧她怎么蹭开!

    “卫子孝,你真是没救了!”

    姜芃姬见他还端着假正经的君子作态,哀嚎似得向后仰躺,泄愤似得用足尖踹他的大腿。

    当然,卫慈是个名副其实的瓷美人,她也不敢用大劲儿,免得一不留神就将他踹残废了。

    她这个力道与其说是泄愤,倒不如说是撩拨人,还是隔靴搔痒那种。

    咸鱼们都看不下去了。

    虽说姜芃姬拿捏着分寸,对于咸鱼位面而言动作不算过分,但考虑卫慈的身份,咸鱼们都忍不住替这位仁兄捏一把冷汗。杀人不过头点地,姜芃姬折磨卫慈的手段就是让人生不如死。

    【偷渡非酋】子孝碰见主播也是倒霉了,道德水准高的男人,哪里经得起这种撩拨。

    【夜半成猫】这大概就是柳下惠本惠吧,光是看着都心疼子孝。

    【食堂打饭阿姨】慈美人用实力告诉每一位盯裆猫他是个有节操的男人,果然纹丝不动。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更别谈这个直播间大部分都是开着火车的老司机,一个比一个污。他们敢用人格担保,这些闲鱼肯定都在找小帐篷的踪影。

    【久远未远】盯裆猫、纹丝不动……噗,远古大神的汉文造诣果然是吾等凡人所不能及。你们真是污得可怕,主播心眼那么小又那么爱吃醋,你们也不怕她吃味将直播间关了……

    什么叫做乌鸦嘴?

    这大概就是乌鸦嘴吧。

    这位咸鱼刚说完话,直播间屏幕陡然一黑。

    姜芃姬用实力演绎她究竟是多么小心眼爱吃醋,觊觎她的人,不怕斩神刀伺候啊。

    行了一路,天黑落日之前,众人抵达一处略显破败的驿站。

    因为战争波及,这一处驿站已经荒废了小半年,但收拾收拾还能住人。

    姜芃姬用驿站只有一间房的拙劣借口让吕徵和康歆童睡马车车厢,弄得对方莫名其妙。

    驿站只有一间房?

    这种拙劣的借口她是用脚指头想出来的吧?

    奈何形势比人强,吕徵心有一万句p也只能咽进肚子,别提多憋屈了。

    古人没什么娱乐活动,天一黑基本就洗白白睡觉觉了,富户人家还能点个烛火晚点睡。

    姜芃姬不是穷人,吕徵归顺她自然不会连个烛火都点不起,因此就点了一盏灯多看会儿书,顺便检查康歆童今日的学习情况。作为一个严格的义父,他对孩子的教育抓得很紧。

    赶了一天的路,马车也颠簸了一天,康歆童自然倦极了,但还是强撑着接受教考、预习明日的功课。油灯烧了两盏,吕徵见康歆童实在撑不住了,这才打发她回自己的马车睡觉。

    吕徵是成年人,精力比小孩儿旺盛一些,现在还不困。

    他便想着去找卫慈聊天,结果却发现卫慈不在自己的马车里。

    吕徵“???”

    卫子孝去哪儿了?

    他问了几个守夜的扈从,有些摇头说不知道,有些则说卫慈刚才出去了,不知去了哪里。

    吕徵第一反应是卫慈出事了,第二反应才想到另一种可能。

    他将目光投向驿站方向,脸色像是打翻的调料盘一般的五彩缤纷。

    卫慈真是出事了,贞洁不保的大事儿。

    毕竟是成年人,有功夫做些有趣的事情也是正常,但吕徵一想到二人主臣关系便觉得别扭。

    “男未婚女未嫁的……柳兰亭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羞耻,现在连子孝都教坏了……”

    嘴上这么说,可一想到未来少主,他又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等未来少主能独当一面了,他立马踹了如今这个不靠谱的大猪蹄子!

    可惜,吕徵的想法短时间内无法达成了。

    漆黑的室内不见五指,只剩小猫挠人一般的喘息声,仔细一听似乎有两个人

    等月上中天,这些断断续续的小动静才渐渐少了,不多时听到一女子略带沙哑的笑声。

    “子孝不是说不敢僭越么?”

    卫慈涨热的脑子降了温,理智重新归拢,回忆先前的片段,脸颊的温度直线飙升。

    姜芃姬道,“这种事情上允许你僭越,毕竟要两人配合才觉妙处嘛,我们可以多研究一些。”

    她这么说,卫慈也不好继续装聋作哑了。

    “若是让外人晓得了,如何是好?”

    “闺房之趣,外人怎么可能知道?若是连这也担心,那也担心,干脆你我都缴了头发,一个去当和尚,一个去做比丘尼,断了七情六欲。既然断不了,那就安安分分做个滚滚红尘的俗世男女。”姜芃姬道,“我倒是觉得刚才不再束手束脚,更能体味先人说的如鱼得水。”

    一成不变多无趣啊,开发创新才是真道理。

    姜芃姬努力想将卫慈往“衣冠禽兽”的歪路上拐,奈何卫慈的节操太多,收效甚微。

    “悖言乱辞。”

    “行行行,你说悖言乱辞就是悖言乱辞。”贴着些许薄汗的光裸双臂灵巧得环上他的脖子,姜芃姬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件东西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唇角勾起,笑得像是一只能吃人的女妖精,至少在卫慈眼里是这样的,“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子孝可去白云乡?”

    这一胡闹又是胡闹了好久,直到下半夜才相拥睡去。

    吕徵他们心心念念好久的少主都被姜芃姬无情丢到地上,等明日一块儿烧了,毁尸灭迹。

    真是so  sa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