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终见花渊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吓到了?”

    姜芃姬坐在溪边净手,顺便擦拭斩神刀以及刀鞘,洗净上面的血迹。

    低头洗的时候发现吕徵家的义女正瞧着自己,姜芃姬笑着对她招手,将人唤到跟前。

    康歆童如梦初醒,不知想到了什么,红着脸蛋小步上前,恭敬行了一礼。

    “奴婢并未吓到。”

    说罢,康歆童还重重点头肯定自己没吓到。

    姜芃姬用微湿的手拂过她的发顶,动作不重但给人的感觉却格外厚重有力,哪怕隔着头发也能感觉到对方手掌心传来的温柔。康歆童动也不敢动,只是小脸的红晕加深了一个色号。

    “吓到就是吓到,我刚才看你的脸都快比天边的白云还白了。畏惧并非可耻的情绪,更别谈你还是个孩子。”姜芃姬让康歆童坐自己身边,小丫头矜持地做了小半边,眼睛不住乱瞟。

    康歆童道,“奴婢的确是很害怕,但是、但是兰亭公在这里,什么都不怕了。”

    姜芃姬瞧着她眼底不加掩饰的崇拜和欢喜,唇角忍不住勾起。

    “得,少音知道了该气死了,费心养的闺女这么被我拐走。”

    姜芃姬甩掉手上的水渍,用帕子将斩神刀刀身的水珠擦干净,收回刀鞘。

    康歆童道,“义父十分欣赏兰亭公的,私底下赞誉不绝!”

    姜芃姬忍俊不禁,吕徵听到这话要哭的呀,小姑娘。

    一想起卫慈口中的“红莲圣女”,姜芃姬觉得还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更加可爱一些。

    人生本有无数种可能,希望康歆童走的路是通向幸福终点的。

    “兰亭公……”

    姜芃姬应了一声,示意康歆童继续说。

    康歆童深吸一口气,红着脸蛋道,“奴婢可有习武的天赋?”

    “你不是跟你义父学文了?我听他说起过,你似乎有与天下士人一较高低的宏伟志愿。人不可一心二用,哪怕你天赋再高,分薄一些给了其他的方面,说不定就达不到你的目标了。”

    康歆童道,“奴婢可以每日少睡一个时辰。”

    “胡闹,小小年纪正值长个子的时候,少睡一个时辰小心长不高了。”

    康歆童听后沮丧垂头,视线盯着足上套着的木屐。

    “为什么要学武?”

    姜芃姬对待孩子都比较有耐心,康歆童也不例外。

    “兰亭公方才的英姿怕是连神将也有所不及,奴婢心悦之!”

    **辣的表白不带着一丝成人世界才有的浑浊颜色,那是纯粹而炽热的。

    不等姜芃姬有所反应,直播间咸鱼已经先起哄了。

    【鬼才郭奉孝】在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直播间,除了宫斗环节看不到,你可以看到任何一款你们萌的情节。不论是男人与男人的基情、男人与女人的激情还是女人与女人的姬情,多种爆款,任君选择。不是我说你,主播你能不能收一收你的荷尔蒙,小孩子就别祸害了。

    【天命之主】我再也不相信这是个正经的直播间了,主播更加不是正经主播……

    【小贼无双】倾家荡产买一票新cp股,尽管注定是亏的,但是买了不后悔。

    姜芃姬失笑道,“因为这么一个理由?”

    尽管她的目的是花渊,但铲平沿路民乱也是真的。南盛地域广阔,姜芃姬的大军名义上收复了整个南盛,但还有很多消息闭塞的地方被乱民暴匪霸占,当地百姓饱受欺凌。

    刚才端了一个千余规模的乱党,乱党都是一群毫无组织毫无纪律的暴民,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奈何两方人数相差不大,倒是让一波乱匪冲了进来,姜芃姬只能顺手将他们清理掉。

    正巧,这一场景就落在康歆童眼中。

    这丫头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现在过来跟她说想要习武。

    康歆童眨了眼,眼底带着坚毅的光。

    “奴婢也想执刀握剑,若是发生意外,不至于没有自保之力。”

    自家义父都能拔出佩剑,唯独她是个拖累,除了躲在车厢别无他法。

    让她难以接受的不是那些乱民的尸体,不是直面死亡,而是直面死亡却无反抗之力。

    姜芃姬道,“你想学,让你义父给你聘一个武师。”

    康歆童道,“武师?”

    “最好是女营退役的武师,她们所学的格杀手段更加适合女子研习。”

    康歆童点头,眸子却闪过一分失落。

    姜芃姬道,“女营兵卒学习的手段,全都是我传下去的。”

    康歆童一听这话,眼睛又亮了,展露笑颜的同时露出一双小小的酒窝。

    吕徵听了康歆童想要学武的事情,眉头一皱,似乎不太赞同。

    文章都没学好就去学别的,不怕一事无成?

    “学了也好,她不可能永远不落单也不会永远没有危险,有些保命手段总是好的。”

    吕徵叹了一声,默认了这事儿。

    正好随行也有女营士兵,倒是能给康歆童打打基础。

    等他们抵达宁州,一路上不知杀了多少乱民暴匪。

    姜芃姬喝了口水润唇,派人去花渊老宅以及族地附近打听有没有类似的人出没。

    她的运气比较好,这一趟没有白来,的确有百姓看到酷似花渊的人。

    “明日去看看吧。”

    正逢季节交替之时,天气一日冷过一日,清晨还下了一场小雨。

    吕徵让康歆童待在驿站等,散人一道出门,身边只带了四个随从护卫安全。

    姜芃姬他们换上不起眼的装束,来到村民口中的疯子“居所”。

    说是“居所”,其实就是一间废弃的破庙,既不遮风也不挡雨。

    思及昨夜的风,今早的雨,再想想花渊如今的状态,卫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他有前世的经验。

    姜芃姬与吕徵也做了心理准备,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现实与想象有出入的。

    “此处倒是宁静。”

    沿着崎岖山路往上,隐约能瞧见半山腰上有缕缕炊烟。

    此处有一个不足三十户的小村子,走近了还能瞧见走动的人影。

    村子不远处是间破庙,姜芃姬大老远便听到那里传来孩童的嬉笑,还有类似野兽般的低吼。

    那“野兽”越是咆哮挣扎,几个孩童就笑得越发天真。

    听到动静,卫慈的脸沉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