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09:你自我了断吧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花渊撑着一根树枝,一瘸一拐上了山,那条残废的腿只能拖在地上。因为山路崎岖不好走,他才走了一半路就累得额头冒汗,干裂的唇卷起皮。吕徵瞧了一眼,不忍心地挪开视线。

    外人看了都替他疼,花渊本人却像是失去了痛觉,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的神情,反而带着些许释然和迫切。越是靠近目的地,他的步子就更加急切,最后几步更是单条腿蹦着过去。

    众人没有出声,只是有个扈从走路不小心踩到什么,发出咔嚓的折裂声。

    听到动静,姜芃姬扭头瞥了一眼,发现扈从踩到了一截脏兮兮的,埋在泥里的人骨。

    花渊倒是没什么惊讶的,他扭身走了过来,费劲儿蹲下来将扈从踩到的骨头捡起,神情带着几分恍惚,叹息道,“南蛮之祸发生后,人人自危、惶惶不安,族人为了避祸只能搬离。阖府上下只剩几个忠仆留下来打理祖宅、看守族人墓地,以免附近百姓上山掘坟……”

    他说得很平静,但其他人的反应却不太一样。

    卫慈眼观鼻鼻观心,姜芃姬面无表情,吕徵用余光暗中观察姜芃姬。

    姜芃姬这货可没少干这事情,帐下摸金校尉不少。先前她与安慛对战,粮草急缺也是靠着这手段缓过来的,为此还激怒了汾州等地的南盛士族,以至于南氏叛变,最后还被她一锅端。

    【月舞凤栖】哈哈哈,吕徵的眼神简直绝妙啊。

    【有情人终成兄妹】超级想将话筒塞进主播嘴里,采访一下她此时的心情如何。

    【人从众】不用采访了,我赌上主播的节操,她现在肯定是面上笑嘻嘻,心里p。

    【今天几更呢】貌似主播挖过的坟能跟曹老板有的一拼了,摸金校尉了解一下?

    姜芃姬作为主播中的劳模典范,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偶尔有延迟但从不缺席。咸鱼们几乎是看着她从十二岁走到了现在,见证她十余年的发展成长,对她的底细是数如家珍。

    当她下令挖坟补充军需的时候,不少咸鱼也曾表示了反对,但更多咸鱼选择了沉默。倒不是这一波咸鱼冷漠无情,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理智告诉他们,姜芃姬的行为搁在她的时代背景是没有错的。作为看客,他们能做的就是发发弹幕看看戏,无法左右姜芃姬的人生。

    时过境迁,如今再提起这事儿,咸鱼们只剩嘻嘻哈哈了。

    花渊像是没有没察觉现场气氛的尴尬,继续用喑哑的嗓音道,“山上山下有几个村落,村中常有不事生产的混混做着不正经的生意,偷偷上山打盗洞,偷盗墓中随葬拿去贩卖。若只是这般,倒也无妨。死者随葬若能让生者存活,勉强也算是死后积了阴德。可惜,那些村民大多卑劣贪婪,不止偷走棺材外的随葬,连棺材内的东西都要拿,最后还将棺材劈了拿去烧火,可怜这些族人,生前也算是显赫一时,死后却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这一点上,姜芃姬还算是有节操。

    帐下摸金校尉有掘坟盗财,但不至于连人家尸体上戴着的东西都扒下来,连口棺材都不留。

    当然,这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花渊父母的坟墓也遭了毒手,附近有被填埋上的盗洞,看着坑坑洼洼的。

    尽管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但也能瞧出死者生前的家财底蕴,这不是普通百姓能有的规格。

    附近坟墓大多都是荒草丛生,有些还被小动物当成了窝,唯独花渊父母这座坟看着挺干净,周遭杂草都被人仔细拔了,外头也没有散落的尸骨。这都是谁整理干净的,似乎不用猜了。

    花渊瞧着这座坟,神情带着几分恍惚,眼眶溢满水汽。

    父母在他幼年便感染时疫病逝,叔父婶母欺他年幼、夺他家财,让他从幼年到青年,一直活在痛苦之中。倘若当年那场时疫能将他也带走了,他也不用平白受这三十多年的折磨。

    花渊跪在父母墓前低声细语,姜芃姬没有出声打扰,只是安静地看着,只当自己是背景板。大概过了快一刻钟,花渊的眉心才舒展开来,仿佛了却一桩心事,浑身的气息都变得平稳了。

    花渊对着姜芃姬行了一礼,诚挚道,“多谢兰亭公。”

    姜芃姬道,“你可知你失心疯发作的时候,曾自称‘柳羲’这事儿?”

    花渊不意外她的询问,除了这事儿,他也想不出堂堂诸侯出现在他跟前的动机。

    “先前并不知道,后来才知晓的。”

    花渊说起这事儿,气息发生了些许波动。

    他似乎在抑制自己的情绪,但眼神却暴露了真实感情,懊悔与痛苦几乎将他淹没。

    当然,这些情绪并非冲着姜芃姬而是其他人,例如他待若亲生的少主,例如他的主公安慛,以及那些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这些人的死并非他的本意,但又的的确确是他害的。

    花渊也不想为自己脱罪辩解,只望一死求个解脱。

    “我能见见他么?”

    姜芃姬的提议超乎花渊的预料,以至于他的表情定格在愕然的样子。

    “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兰亭公有所不知,那东西似乎格外畏惧您……”

    花渊能清醒过来,暂时恢复理智也是因为姜芃姬的气息离得近。

    姜芃姬道,“你是说,你没办法让他出来么?”

    花渊惭愧地道,“此事并非渊能控制……”

    他要是能控制那些糟心的人格出现或者不出现,他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下场。

    姜芃姬道,“如此,倒是有些遗憾了。”

    当年初见花渊的时候,她便看出对方体内存在很多人格,如今再一瞧,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格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浊又破碎的“次人格”,倒像是人格互相吞噬后的产物。

    这个“次人格”大概就是所谓的“柳羲”了。

    哪怕将其唤醒,那也是个毫无理智的“怪物”。

    “在父母墓前杀人亲子,我还没这么丧心病狂,给你个机会,自己了断吧。”

    姜芃姬放在斩神刀上的手落下,丢了一把匕首给花渊。

    花渊瞧着匕首笑了。

    “多谢兰亭公成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