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10:死了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小心!!!”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姜芃姬刚转过身的功夫,捡起匕首的花渊突然面色狰狞,手持匕首便要捅向姜芃姬的后背。

    卫慈几人离得比较远,这个距离根本赶不及护驾,只来得及出声示警。

    坐在屏幕前的咸鱼观众更是被神展开吓得魂不附体,不等他们的尖叫冲出喉咙,被花渊偷袭的姜芃姬像是背后长了一双眼睛,斩神刀刷得一声出鞘,刀背击中花渊的手腕,击落匕首。

    望着前后判若两人的花渊,姜芃姬道,“你出来了——”

    一瞬间压制主人格,这个自称“柳羲”的次人格还真是顽强而有心机。

    此时的花渊表情狰狞,目光凶厉,喉咙间发出类似野兽的低吼,扈从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将花渊制服。近乎油尽灯枯的花渊如何能与几个壮汉扈从相比,自然被压制得起不来身。

    “还给我——还给我!!!”

    花渊,不,应该说次人格“柳羲”用怨毒仇恨的目光盯紧了姜芃姬的脸。

    姜芃姬平静问对方。

    “还给你什么?”

    “身体还给我,我才是柳羲,我才是天下之主,我才是——你根本不是,我才是!”

    他张着五指,试图去抓姜芃姬的衣角,后者却用近乎悲悯的眼神看着发疯的他。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不觉得这样太悲哀了?”

    对方哪里肯听她说了什么啊,努力大半天也靠近不了,最后只能痛苦地咆哮,布满眼球的红丝让他瞧着格外可怖。失控状态下的他还挺有力气,扈从无奈只能用了非常手段。

    其中一人摁着花渊的脑袋让他俯首。

    “你这妖孽!!!你夺舍了我的身体!!!你才是妖孽!!!”

    他的声音带着野兽般的嘶哑,哪怕被几个扈从禁锢着,他也用尽浑身力气去反抗。

    “你们去抓她啊!!!她是妖孽!!!”

    吕徵与卫慈二人赶上前,吓得气息都乱了,面上还残留着惊吓。

    “主公没事吧?花渊怎么突然就失心疯发作了?”

    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谁能想到“花渊”会突然暴起偷袭?

    若非主公武力高超,怕是要被偷袭个正着。

    光是想想那个场景,卫慈的脸色便像刷了白漆的墙,惨白惨白的。

    姜芃姬温声安抚二人。

    “无事,区区一个疯子还伤不了我。我有多大能力,你们还不清楚么?”

    莫说姜芃姬一直揣着戒备,哪怕她毫无防备,对方也伤不到她半根汗毛。

    卫慈暗中瞥了一眼疯癫的花渊,低声建议。

    “主公还是将他交给慈与少音处理吧。”

    刚才那一幕还让他心有余悸,真担心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姜芃姬摆手拒绝。

    让卫慈两个面对失心疯的花渊,她更加不放心好么。

    “无妨,我有些话想对他说,说完就好了。”

    卫慈二人扭不过她,只能听从她的命令退下。

    扈从退下之前还用麻绳将花渊五花大绑起来,用了很大的劲儿,几乎将人勒得瘦了一圈。

    姜芃姬看着无法挣脱的花渊,唇角勾起一抹不善的笑。

    她用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问道,“你说你是柳羲?”

    花渊的次人格用怨毒的眼神盯紧了姜芃姬,似乎要用眼睛将其凌迟而死。

    “我说你可怜,你是真的可怜,这一生活得这么痛苦,分不清真假。”姜芃姬也不介意,反而笑着蹲下来与他视线平齐,“柳羲,十二岁就已经夭折了。你眼前这个顶着柳羲身份的人,只是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人。你说,你究竟是‘柳羲’呢,还是你跟前这个‘我’呢?”

    这个人格,准确来说应该是花渊臆想中的“姜芃姬”才对。

    之所以自称“柳羲”,仅仅是因为姜芃姬的真实身份从未公开过。

    “你什么意思?”

    次人格喘着粗气,似乎要从姜芃姬面上看出虚假。

    姜芃姬道,“意思就是说,世上根本没有柳羲这个人。既然没有柳羲,你又是谁呢?”

    “你骗我!”

    姜芃姬冷笑道,“究竟是不是骗你,你心里不是最清楚的嘛?”

    说着,她伸手用双指点着他的眉心。

    平平淡淡的动作却让对方的身体不住地颤栗,抖得像是筛糠。

    “你想干什么?”

    他试图扭过脸避开她的手,奈何屡屡失败。

    “睡吧,一觉睡醒,什么都结束了。”

    随着话音落下,次人格感觉有一股力量将自己往外抽离,四肢百骸都传来剧痛。

    妖、妖术?

    不多一会儿,姜芃姬的手虚握成拳,好似将什么东西握在手心略微用力,将其捏碎。

    次人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而尖锐的尖叫,很快又归于平静。

    做完这些,姜芃姬的视线也没离开花渊,亲眼看着那双眸子从浑浊变得清明,理智回归。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花渊只得苦笑。

    “兰亭公的美意,渊还是辜负了。”

    姜芃姬好心给他自尽以保全尊严的机会,没想到隐忍蛰伏的次人格会跳出来生事儿。

    兜兜转转,还是要她亲自动手。

    “若有来生,睁大眼睛投个好胎吧。”

    她的确不喜欢花渊,但这份厌恶大部分是冲着那些惹是生非的次人格。

    相较之下,这个主人格倒是有些无辜,

    花渊松了口气。

    “多谢!”

    即将赴死的他不仅不悲戚,反而露出释然的笑。

    对他而言,死亡才是解脱和新生。

    两个字刚说完,眼前闪过一道极其绚烂的白光,只是脖子隐约有些冰凉。

    他甚至还未感觉到痛苦,脑袋已经咕噜落地。

    “你们去将他的尸首收殓下葬了,在他父母坟墓旁重新砌个坟吧。若是撂着不管,多半会成了附近野兽的晚餐。”姜芃姬把斩神刀收入刀鞘,对着扈从下令,“给他凑一具全尸。”

    下山的时候,卫慈见自家主公始终抿着唇,以为她还在生气花渊的事情。

    “主公看着兴致不高……是因为花渊?”

    姜芃姬道,“有一半是,有一半不是。”

    按照卫慈的说辞,花渊上辈子就是个失心疯患者,但他这辈子分裂出一个“柳羲”就让姜芃姬有些在意。亲自过来瞧一眼,还以为会有什么线索,没想到就是单纯的精神分裂。

    她不欲多回答,卫慈也识趣没有多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