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保底月票】:宁州水患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南盛是天下五国中最倒霉的一个国家,先是南盛灭国、南蛮屠戮再到各家诸侯揭竿而起、结盟伐蛮,历经战乱十余年。各州郡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但时不时还会有暴民乱匪作祟。

    姜芃姬有心治理,但这是个漫长的工程,不是三两日就能解决的。

    一切都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行。

    处理好花渊的事情,姜芃姬也没有急着带人离开宁州,因为有事情绊住了她的脚步。

    “宁州的水患居然这么厉害?”

    姜芃姬一行人暂居在宁州州府,此处州府多年未曾修缮,瞧着连寻常商贾的私宅都不如。

    幸好,州府不是什么豆腐渣工程,稍微打扫打扫还能住人。

    姜芃姬在这里住了两天,闲来想起州府应该有往年案卷,这也是了解宁州情况的最好途径。

    她让人将州府堆积的案卷整理出来,众人刚打开库房就吓一跳,成堆成堆的案卷杂七杂八得搁着,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里面腐臭的空气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他们整理了两天才将库房的案卷搬出来,不少案卷都被蛀虫毁了,分门别类收拾好,再由姜芃姬挑着看过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里面不仅有堆积多年的冤案错案假案,还有很大一部分的水患记录。

    看了这些姜芃姬才知道宁州每隔几年都会发生水患,水患不来还好,一来就是水漫金山,死伤百姓无数,良田庄稼几无幸免。姜芃姬让卫慈他们把治理水患相关的竹简找出来,结果却无语发现类似的记载连一成都没有,很多内容还敷衍得不行,费劲儿整理才弄出不少干货。

    “子孝,你派人去找找有没有长居在宁州的百姓,询问一下各年水情如何。”

    吕徵问道,“治水并非短日之功,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巨甚,你打算在这里耗多久?”

    做事要分得清轻重缓急,水患也不是年年都有,治理起来也不是一两年就有效。

    姜芃姬待在这里耽误时间,倒不如去做别的,尽早将南盛彻底掌控在自己手中。

    若是耽搁时间久了,中诏那边缓过气来,她便错失了收复中诏最好的时机。

    吕徵这还不知道亓官让和孙文对中诏做了什么,信息不对等,故而考虑有些不太正确。

    若是他知道这两位大神在中诏搅风搅雨、弄得人家全国上下不得安宁,怕是不会说这话。

    姜芃姬道,“正因为治水牵连甚大,我才更加不放心交给不熟悉的人,生怕他们做得不好。至少……还是要了解详细,争取做到心中有数,交给再别人处理也不怕对方会欺上瞒下。”

    短期内不会再有战事,姜芃姬要尽可能争取时间,恢复当地民生,让百姓能安定下来。

    得民心者得天下。

    只要百姓归心,她在前线打仗也不怕后方百姓被人撺掇着造反。

    吕徵见姜芃姬有自己的打算,出于对她的信任,不再多劝。

    经过两日调查和整理,姜芃姬基本查出宁州水患的根源,顿时又气又笑。

    “南盛被灭国还真是咎由自取,不能全赖在南蛮四部身上,自己根子都烂了。”

    要死晚死都是死,南蛮四部送南盛早早归天罢了。

    宁州水患不在于其他,主要在于河道堵塞以及官府纵容士族霸占泄洪河道附近河床,甚至有人运土造田,再加上下游河道淤泥堆积,以至于宁州境内的水系越来越堵。一到雨季,雨水正常还好,一旦超过了正常的量,便容易发生水患,以至于江水倒灌,淹没庄稼……

    南盛国还没灭的时候,宁州每年都会拨下一笔银钱治水,定期派人输通河道,尽管里面还有贪污受贿的情形,但老天爷给面子,偶有水患,但规模都不大。自从南盛灭国,各个州郡县一面承受着南蛮的侵略,一面还要面对本土地头蛇势力霸占,自然无人会拨钱去清理河道。

    在很多眼皮浅的人的眼中,治理河道就跟将钱丢在河里一样,听个声儿,不赚钱。

    这么做的恶果很快就来了,战乱这十余年,宁州发生了两次大水患,五次小水患,死亡百姓约有上万,历年损失的农作物价值近百万贯。根据村民描述,这几年的水患一次比一次厉害。

    今年运气还好,雨季下雨量不大,河道没什么动静,但明年就说不准了。

    姜芃姬让人带她去各处堵塞河道看看,回来画了一幅简略的图。

    “直接治理主干河道不太现实,时间赶不及,财力人力都不够。”姜芃姬道,“倒不如先清理这几条支流,扩展河宽,分担主干河道的压力。等缓出时间,再对主干河道进行疏浚。”

    姜芃姬又圈出几个地方,说道,“这几处拐弯不如改了,裁弯取直,让泄洪洪水更加顺畅。”

    吕徵倒是没多大意见,“主公打算交予谁来做?”

    宁州原先的府衙机构都已经崩了,姜芃姬攻打过来之前,宁州的内政都被当地士族把持,几乎成了土朝廷。她清理了一波,蛀虫是干掉了,但也没了可用的人……

    姜芃姬想了想道,“前阵子不是发了招贤令,第一批征辟已经下达,从里面挑选几个可靠的过来……对了,那个叫芈婳的人就不错。我记得她的答卷有一题就是模拟如何治理河道,她的假设建议相当有可行性,不是一昧的纸上谈兵。可见这人也是个实干派,值得重用。”

    姜芃姬用人一向不管对方什么出身,什么资历,只看对方的责任心与能力。

    尽管这种用人制度不符合这个时代,但姜芃姬才是制定规则的人,只有旁人服从她的份,没有她妥协的道理。三言两语,姜芃姬就决定将宁州的事情交给芈婳这位初出茅庐的新人。

    “我书信一封让她过来上任,等她人来了,我们再走。”

    饶是芈婳对自己有信心,可当这一封任书摆在她跟前,她也有种做梦的错觉。

    兰亭公这个决定……当真不是一拍脑袋,随便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