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12:芈婳上任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夫人,这是真的吗?”

    正值晚膳时候,小妾准时替芈婳送来丰盛的吃食,没想到对方正看着一封任书出神。

    她随口问了一句写着什么,芈婳说这是兰亭公命她去宁州上任的任书,小妾就惊了。

    芈婳道,“这封任书是兰亭公心腹亲手交予我的,断断不可能有假,只是……”

    小妾替她说完,“只是您觉得这个好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芈婳叹道,“我虽有青云之志,但也有自知之明……”

    这的确是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可芈婳担心自己没吃到馅饼先被馅饼砸死啊。

    小妾笑道,“妾身还是头一回听夫人说这般不自信的话。”

    在小妾的印象中,自家这位大夫人可是个能耐人。

    不论碰到什么事情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多大的难事儿到了她手里也能迎刃而解。

    芈婳道,“这不是有自信就能解决的事情……我与兰亭公未曾见过一面,她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那次招贤,这人是得多大胆才会重用一个不知根底的人,一上来就交托这般重任?”

    小妾不懂官场上的事儿,只是听芈婳的意思,这并非好事儿啊。

    “那怎么办?莫非这事儿还有其他隐情,这是抓夫人去抗罪?”小妾有些急了,她是真心芈婳的安全,毕竟这个家基本是靠芈婳撑起来的,若是芈婳出事儿了,仅凭那个没担当的男人,那一后院的妾室可都没了依靠了,“夫人,这事儿能不能推了?总不能白白去送死啊……”

    眼瞧着小妾越想越离谱,芈婳好笑地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很疑惑兰亭公此举用意,但也没将她想得这般不堪。”芈婳动手将桌上的任书收了起来,仔细叠好,每一个角都抚平了,这东西可是她进入仕途最关键的钥匙,未来究竟是青云直上还是碌碌无为,全看这一次,她道,“不过,我也听闻兰亭公是个相当‘出人意料’的女子,行事最喜剑走偏锋,寻常人无法揣度预测她的路数……”

    小妾被芈婳安抚住了,但还是担忧得看着她。

    “我们也能将事情往好了去想,兴许真是兰亭公慧眼识英,一眼便看出你家夫人是个大才呢。这事儿先不急,我们先用膳。”芈婳心里也没底,但她不想将不安的情绪传染给眼前的内宅女子,让对方白白替自己担惊受怕,“再说,兰亭公能有如今声誉,她也不会做出自毁长城的事情。这事儿多半是你家夫人的机遇,若是把握住了,日后……必有我一席之地。”

    小妾也不懂这些,但芈婳这么说了,她也只能这么信。

    用了晚膳,芈婳书房的烛火就没有熄灭,一直燃到了第二日朝阳升起。

    芈婳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翻出治水相关的书籍笔记,每一处都温习一遍,摘录有用的内容集成册子。剩下的时间则在找寻宁州相关的情报,做好功课,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是,熬夜的下场就是精神颓靡,她补了两个时辰的觉,梳洗过后,匆匆赶去州府。

    芈婳抵达之前,丰真正与杨思提及她。

    外人不了解姜芃姬,但他们都是近十年的老臣,自家主公什么德行,他们心里有数。

    姜芃姬从来不做无用功,她既然选择了芈婳,必然是因为对方能够胜任而非其他原因。

    只是,这事儿搁在外人来看,大概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吧。

    “主公的任书怕是吓到那位了……这个点还未过来点卯,莫不是被吓跑了?”

    临近饭点,杨思早早让后厨将膳食端上来。

    南盛的饮食与东庆不同,后者味重而前者寡淡,制作也更加精细一些。

    姜芃姬打仗打到哪里,这货便搜罗美食到哪里,最近还打算写一本美食心得呢。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丰真的吐槽过了他的耳,仅仅停留了数秒就删干净了。

    “杨思,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杨思道,“听着呢。”

    丰真道,“那你倒是说说,那个芈婳什么时候过来?”

    杨思呷了一口汤,汤水香浓而不腻,吞下腹中,口齿留香,的确是美味。

    “你家不是有夫人了,这么关心芈婳做什么?”

    丰真“……”

    这货果然没听他说了什么!!!

    杨思见丰真有脸黑的迹象,轻咳一声,稍微认真一些。

    “主公瞧上的女人,哪个是简单的?这个芈婳也是一样,你就少操心了。”杨思道,“哪怕是同僚,但人家也是有夫之妇,而你是有妇之夫。人言可畏,保持距离总没有错处……”

    杨思的确没有听清丰真说了什么,还以为这货老毛病犯了,故而提醒了两句。

    丰真彻底黑了脸。

    “我是问你,那个芈婳是不是被主公这次没头没尾的重用吓跑了……你想得也太偏了!”

    杨思“……”

    强大的求生欲让杨思转移话题。

    “说起来,这个芈婳究竟有多大才能,居然让主公这般重视?”

    一下子就空降到准高层的位置,坐窜天猴上天也没这个速度啊。

    丰真哪里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只是没等他开口,外头有人说芈婳来了。

    二人心中起疑。

    “不去点卯做正事,寻我俩做什么?让她进来吧。”

    芈婳过来的时候带了一堆竹简还有布帛。

    她是过来请教的。

    “昨日收到主公任命下官前往宁州上任的任书,心中惶恐,深感才能低微,唯恐辜负主公厚望。连夜寻了不少治水相关的内容,只是下官经验浅薄,仍有许多不懂的地方……”

    芈婳将姿态放得很低,对待杨思二人更是恭敬,丝毫没有一朝得势的骄傲自满。

    她没有入过官场,但也知道自己一来就被重用,多少会引来一些人的不满和仇视。

    杨思与丰真如何看待她,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要摆正态度,尽可能减少仇恨。

    若是能从二人身上学到什么,让她少走一些弯路,那就更好了。

    丰真与杨思对视一眼,明白彼此的意思。

    这个芈婳倒是有意思。

    若是一直如此,倒也不讨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