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14:夫妻之间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只要不涉及阴谋,姜芃姬做事儿都是光明正大得来的。

    因此,她任用芈婳的事儿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南盛士族圈子。

    哪怕经历了十余年战乱,士族元气大伤,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想要查一个人,消息速度不比千里马慢。再者说,芈婳出身士族,年少有名,不少人都听过她的名讳,认得她的。

    芈婳是有名的才女,她的亡夫也是声名远播的才子,这对可是当年有名的金童玉女。

    后来亡夫病逝,芈婳成了寡妇,沉寂几年,渐渐淡出这个圈子。

    有人隐约记得她与亡夫年少的趣事儿,但却不知道她被娘家亲眷逼着再嫁。

    谁也想象不到,芈婳这个名字被人重新提及,不是因为士族子弟追捧的才华、美貌,也不是因为她是某某人的妻子,仅仅是因为她是芈婳——一个刚被征辟就被赋予重任的女子。

    深挖之后,外人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有人称赞她是正室楷模——因为她作为大妇,将丈夫的后院打理得井井有条,妻妾和谐,还能赚钱养家撑起门户,作为她的丈夫,什么都不用烦心,回家只用吃喝玩乐就好。

    有人抨击她是谄媚迎上的“叛徒”——在南盛士族默契抵制招贤令的时候,她居然不知道避嫌,为了些许荣华富贵就忘了士族的傲骨,冲着一个外来者摇尾乞怜,实在是可笑至极。

    有人斥责她牝鸡司晨,颠倒阴阳——姜芃姬这样大逆不道的女人,迟早要覆灭,芈婳自小饱读圣贤书居然不懂乾坤阴阳的正理,反而学着姜芃姬一起离经叛道,不怕气死列祖列宗啊。

    当然,也有人嘴上责难,其实心里酸溜溜的。

    按照目前的格局,姜芃姬问鼎天下的步伐无人能挡,谁帮助她,谁便有开国从龙之功。

    芈婳是祖坟冒青烟了,她才能撞了这个大运啊。

    这些人约莫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嘴上哔哔,心里嫉妒极了。

    扒着扒着,他们把芈婳这一任丈夫扒出来了。

    本以为第二任丈夫就算比第一任差,那也差不到哪里去,结果嘞——

    “这个男人真是走了好运道啊,娶了这么一个妻子,他连真是什么都不用干了。”

    娶了芈婳这样的老婆,哪里是少奋斗三十年啊,分明是少奋斗三辈子!

    于是,有些听到风声的狐朋狗友就过来说酸话了,有些则是趁机蹭些交情,说不定日后有需要对方的敌方。芈婳丈夫还以为自己发达了,平日对他冷淡的人都找他说话。起初是这么想的,越听越不对劲,仔细一问才知道芈婳刚被征辟就被重用,如今可是炽手可热呢。

    知道这事儿,芈婳丈夫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他的耳朵灌满了旁人对自己的艳羡吹捧以及对芈婳的恭维奉承,还有人暗暗嘲讽他被老婆养着的样子跟上门的赘婿无异。他心下愤怒却说不出反驳的话,只能憋着闷气不敢吭哧。

    他能怎么办?

    他如果有骄傲的资本,这会儿甩给芈婳一封休书,大家伙一拍两散,省得还有人因为芈婳的事儿嘲讽他无能吃软饭。事实却是,他没这个胆量,父母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莫说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哪怕是说出口,家中二老也会将他摁在祖宗面前打断他的腿。

    天大地大没有家族荣耀传承大。

    生下的儿子不争气,但好歹娶来的儿媳有本事,他们岂会让这么好的儿媳走了?

    闷了两天,他收拾包袱去找芈婳,浑然忘了他还有一顿“竹简抄桌案”没吃。

    “你来做什么?”

    芈婳刚抵达宁州,第一次正经八百见过了主公姜芃姬,寒暄两句就被丢了一堆任务。

    她忙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抽空回到家中休息一会儿,下人禀告说丈夫又来了。

    “还不是你闹出来的好事儿?老家那边待不下去了——”

    投奔芈婳,自然是为了耳根子清净。

    芈婳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他,匆匆用过午膳准备抓紧时间休憩一会儿养养神。

    丈夫问道,“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芈婳打了个哈欠,困意渐浓,随口问了一句。

    “说什么?”

    丈夫道,“和离之类的,你又是读书又是出仕,不就是为了这天?”

    作为弱势一方,芈婳提出和离,他还真没辙,谁让芈婳现在的靠山是诸侯姜芃姬呢。

    芈婳蹙眉道,“有谁在你耳边胡言乱语了?”

    丈夫道,“我只是觉得,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芈婳笑了笑道,“和离又不是多难的事儿,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为了与你和离才费尽心机出仕?我出仕,仅仅是因为我是女子,男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女子生来的意义不是及笄嫁人,一生困在后院。我出仕是为了站得跟男人一样高,甚至是比他们高,不然你以为呢?”

    心愿达成一小半,芈婳的心情不错,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那不是更有理由和离?”

    芈婳沉默了一下,她道,“我很惧怕打雷。”

    丈夫表情怔住,露出些许的不自在。

    父母在春雷交加的黑夜病逝,第一任丈夫则是在旱雷阵阵的夏日午后逝世。

    芈婳平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唯独碰上打雷会吓得整个人颤抖。

    如今这位丈夫真是哪儿都渣,但再渣的人也有些许闪光点。例如对方无意间知道芈婳怕雷,每逢雷雨天,不论他是宿在妾室屋里还是在外宴客会友,都会匆匆赶回来陪她。

    因为这些细小的闪光点,芈婳才忍了对方。

    再渣也是名义上的丈夫,算是半个亲人,她实在不想回归孤身一人了,那种感觉太糟糕。

    当年,亡夫病逝,她作为寡妇孤立无援,被所谓亲戚逼着嫁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和离?

    以后也许会,但现在还不急,至少等她有了自己的血脉再踹了对方。

    这个男人其他地方很渣,但这张脸是真的好看,跟满屋子小妾一样赏心悦目。

    这回对话之后,二人也不谈什么和离,恢复往常的生活模式。

    另一厢,姜芃姬把宁州事务丢给芈婳,不意味着她就能当甩手掌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