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17: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一栋屋】女人生个孩子多容易啊,简单得像是拉一坨很粗的屎,欧皇你说对吗?

    【筱竹儿】欧皇大宝贝,顺产的孩子更加聪明,你就忍一忍嘛,一个大老爷们还能比你老婆你老妈更加怕疼吗?生个孩子,喊得跟杀猪一样,现在就这么嚎,等会儿会没力气的。

    【来一杯冰阔乐】哈哈哈,欧皇果然是快乐喷泉,我刚才都绝望得想要关闭直播间了,没想到……哈哈哈,没想到这货居然成了正在生产的产妇,哎呀妈,我知道幸灾乐祸是不对的,但容许我先开心完了再忏悔自己。欧皇有没有觉得这坨屎特别特别得粗,拉不粗来?

    欧皇“京城第一花花公子”的网络名言就是【生孩子就跟拉一坨屎一样,说疼的女人都是矫情,我妈那一辈的哪里有这么多破事,她还吵着不生了……她不给我生一个儿子就滚蛋】。

    这话不仅惹怒所有女性网友,连一群男性网友也替男人中间出这么一个沙比感到惭愧。

    说这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去体验一下再哔哔!

    结果……e……欧皇就中标了。

    他有幸从亿万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了新一任欧皇,拿到了体验古代孕妇生产的资格。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脑子有些昏沉,浑身上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阵生命难以承受的剧痛从下边儿传到了全身。随着意识清醒,他感觉到的痛处就越深,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试图用手去抓让他痛苦的源头。一抓……他的手心摸到圆滚滚又紧绷的肚子……

    圆滚滚又紧绷的肚子?

    意识到这一点,欧皇突然浑身打了个激灵,意识彻底惊吓清醒。

    他发现这具身体以半坐着的姿势坐在床上,两条白花花又细长匀称的腿向两边大张。

    欧皇视线向下看去,发现圆滚滚的肚子阻碍了他的视线。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这个架势分明是古装电视剧常有的生产梗!

    欧皇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捶打肚子。

    什么破穿越,踏马坑人啊,谁要生孩子……

    只是这具身体情况不太妙,他的举动并未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反而惹来一阵更加强烈的宫缩,疼得他鬼哭狼嚎。这时候,一旁像是产婆的中年妇女急忙道,“娘子啊,现在别浪费力气了,您这一胎个头太大,生产时辰又不对……您按照奴家说得来,一定能平安生产!”

    欧皇没来得及反驳什么,产婆便命人给他嘴里塞了东西,防止等会疼得咬到舌头,同时又命两个有力的仆妇将她架起半蹲,一边还解释道,“奴婢给人接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少农家妇人生产的时候为了生产顺利都会这样蹲着,这样能使得上力气,您先缓一缓,攒攒气力。等会儿有动静了,鼓足劲儿将孩子生出来,您跟着奴婢说的用力……”

    于是,欧皇就被一屋子的仆妇、丫鬟和产婆逼着上了梁山……不是,逼着生孩子。

    只是,孩子哪里是那么好生的?

    欧皇过来前,这位产妇已经耗费大半力气,整个人痛得失去了意识,眼瞧着就要一尸两命。

    欧皇的到来给这具身体注入崭新的活力,足够欧皇支撑到分娩胎儿。

    这具身体大概会很感谢欧皇的付出,只是欧皇本人嘛……

    他的内心疯狂国骂,奈何身体被仆妇误以为是疼痛乱动给摁住了。

    欧皇头一回见识到常年干粗活的妇人的力气如何可怖,两个人一左一右架着他,他怎么挣扎都是纹丝不动,肚子疼、下边儿跟被人用刀子割开一样,这种过程让他生不如死。

    产婆见欧皇有些消极,立马用言语激励他。

    早点儿生完少受罪,若是不生,结果绝对是一尸两命!

    欧皇一边刷刷流泪,一边疯狂国骂疯狂呐喊,牙根几乎要将塞进嘴里的东西都咬碎了。

    他以为自己用力就能结束痛苦,万万没想到产程将是多么漫长,这种刀子剁肉的感觉始终伴随着他。因为他是欧皇,系统对欧皇有保护机制,所以他想痛昏过去都属于奢望。

    【遇萤】我知道孕妇生产很痛苦,这种严肃的场景应该报以祝福,但我真的忍不住啊。一想到这具身体的灵魂是那个狗币渣男,躲在被窝看直播的我就忍不住笑出来,笑得很开心。

    【故人叹】噗,这一坨屎太粗了,欧皇不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吧?

    【凉了凉了】留下心理阴影算什么?最好一辈子举不起来,别出来祸害无辜少女。

    欧皇好歹是给他们带来欢乐的喷泉,咸鱼们嘲讽归嘲讽,但也没有说的太过分。

    不过,欧皇还是一炮打响了。

    直播间可是唯一一个全球老百姓都关注的节目,欧皇相当于在这个全球性平台打出了自己的名声。日后谁提起他,见了他,第一印象都是——哦,原来是那个直播生小孩儿的渣男啊。

    咸鱼们开心得像是过年,一时间,相关热搜又一次实现了全屏霸榜,服务器也紧跟着崩溃。

    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战役,自认为身经百战的程序猿脸黑了。

    姜芃姬让人给她端来一盘瓜子。每当欧皇痛眯着眼,呜呜痛嚎继而扭曲一整张脸,她就咬开一颗瓜子。因此,卫慈一进来就听到自家主公在咔嚓咔嚓嗑瓜子,唇角扬起愉悦的弧度。

    卫慈问,“主公可有喜事?”

    姜芃姬笑道,“方才听闻西昌帝姬终于要生了。”

    卫慈表情诧异,似乎没想到西昌帝姬还没生,算算时间,这都过了大半月了吧?

    “这时辰不对!”

    西昌帝姬是安慛的小妾,腹中孩子是他的遗腹子。

    自家主公要拿这对母子彰显自己的仁义,不论是西昌帝姬还是孩子,二者都不能有事。

    晚了这么久才生,多半是有问题的。

    姜芃姬道,“谁知道呢,反正我是仁至义尽了。”

    根据她的推论,西昌帝姬腹中的孩子九成九不是安慛的种,时辰对不上也正常。

    。